公告

大家好,我是克里斯。

我從2013年開始研究非主流訊息,至今已告一個段落。當一個人已經漸漸了解了這個世界的情況,他就不能僅僅繼續停留在資料的研究,而需要再跨出一步,採取實際的行動去創造和成為自己想要看到的改變。現在我選擇了「凱史科技」作為我下一個階段投入的領域,作為我創造改變的支點和工具。

現在我已經把心力轉移到我新創建的《Plasma Lab:Keshe社群實驗空間》,而《地球未來》網站的資訊更新將會變少。

歡迎有興趣的朋友,與我一起投入凱史科技的學習和研究。或加入各地自發組成的凱史社群(台灣香港)。

另外,第一次造訪本站的朋友,建議先閱讀〈歡迎:新手引導〉補足相關的背景資訊,以便理解其他文章的內容。也提醒讀者:本站無法保證所蒐集之訊息的正確性,請自行評估求證。

2014年1月13日 星期一

【介紹】醒來吧 光之工作者

【轉載】依內在的知曉來行動—光之工作者的特徵

光之工作者就是內在帶著強烈渴望,想在地球上散播光—知識、自由和自愛—的靈魂。他們覺得這是自己的使命,而且通常會對靈性和治療類的工作感興趣。

       由於內在深刻感受到賦有使命,光之工作者通常覺得自己與別人不同。他們一路上經歷各種不同的障礙,生命透過這種方式激發他們去尋找自己獨一無二的路。光之工作者幾乎總是單獨的個體,並未融入固定的社會結構中。

何謂「光之工作者」?

       「光之工作者」一詞容易引起誤解,這樣的說法似乎特別將一群人凸顯出來,暗示著這些人比其他人(那些「沒有為光工作的人」)優越,這樣想就違背了光之工作的本質和目的。

        首先,聲稱某人比較優越,通常是未開悟的行為,會阻礙你發展出自由而充滿愛的意識。第二,光之工作者並不比任何人「更好」或「更高尚」,他們只不過是跟那些不屬於這個群體的人來歷不同罷了。因為其特殊的歷史,光之工作者擁有某些心理特徵,讓他們被區別開來。第三,任何靈魂在發展的某個階段都會成為光之工作者,所以「光之工作者」這個標籤並不是某部分靈魂的專利。

        儘管可能造成誤解,我們還是使用「光之工作者」,因為這個詞會引發聯想,喚醒內在記憶,幫助你想起自己是誰。還有一個原因是,當代的靈性相關文獻中已經頻繁使用了這個詞。
光之工作者攜帶了快速覺醒的內在種子,如果他們選擇這條路,將會比絕大多數人更快達到靈性覺醒。再強調一次,這並不是因為光之工作者的靈魂「比較好」或「比較高尚」,而是因為他們比此刻轉生在地球上的絕大多數靈魂要老—這裡所說的老,指的是經驗,而不是年紀。

        光之工作者轉生到地球上,並開始他們的使命之前,就已經到達某個開悟階段。他們有意識地選擇被這個「生命的業力之輪」圍住,體驗其中各種形式的迷惑和幻相。

        他們這樣做是為了充分理解「地球經驗」,好讓自己能夠完成使命。唯有親身經歷過無知和幻相的各個階段,最終才能掌握方法,以幫助別人到達真正快樂和開悟的狀態。

        為什麼光之工作者要冒險讓自己長久迷失在地球生活的沉重與困惑之中,發自內心地去從事這份幫助人類的使命呢?我們後面會深入討論這個問題,現在,我們只能說這跟星系業力有關。

        人類在地球上誕生的前夕,光之工作者就已經在場,參與了人類的創造,他們是人類的共同創造者。在創造的過程中,光之工作者做出了一些讓他們事後深感遺憾的選擇和行為。現在,為了彌補當初的決定,他們回到地球來了。

       在進入這段歷史之前,我們先來列出光之工作者的特徵,就是這些特徵將他們區分出來。這些心理特點並不專屬於光之工作者,也不是所有的光之工作者都認為自己擁有這些特徵,之所以列出來,只是想勾畫出光之工作者的心理特性。關於這些特徵,外在行為遠不如內在的動機或意圖重要;你內在所感受到的,比你顯現在外的重要得多。

光之工作者的心理特徵

        童年起,他們就感受到自己的不同,常常覺得自己跟別人有隔閡,覺得孤獨、被誤解。他們往往會變成個人主義者,不得不在生命中尋找自己獨一無二的路。

        光之工作者天生就反權威,十分抗拒那些完全基於權力或階級制度所產生的決定或價值觀,所以在傳統的工作或組織架構中覺得很不自在。即使他們看起來膽小又害羞,反權威的特質一樣存在,這跟他們的地球任務的本質有關。

        光之工作者會被吸引去做治療者或導師,以幫助別人。他們可能是心理學家、治療師、導師、護士等等。即使他們的職業不是直接去幫助人,也有為人類更大的福祉而貢獻的意圖。

        他們對生活的願景帶有靈性色彩,認為萬事萬物彼此相連。他們內在有意識或無意識地攜帶著光的記憶—不屬於地球的記憶。他們偶爾會懷念光之領域,覺得自己在地球上像個陌生人。
他們十分尊重生命,通常表現在對動物的喜愛、對環境的關注上。人類行為對動植物王國的某些部分所造成的破壞,帶給他們深沉的失落和悲傷。

        他們仁慈、敏感、有同理心,面對攻擊性行為可能難以招架,而且通常無法為自己出頭。他們可能會有些愛幻想、天真或高度理想化,不夠腳踏實地。由於他們很容易吸收周圍人的負面感覺和情緒,所以不時地需要獨處,這樣他們才能分清楚哪些是自己的感覺,哪些又是別人的。他們需要獨處的時間,來接觸自己和大地之母。

        他們在地球生活的許多世都跟靈性或宗教有關,曾經大量出現在舊有的宗教體系中,當時的身分是和尚、尼姑、隱士、靈媒、女巫、薩滿巫師、修士、修女等等。他們是可見與不可見的世界之間的橋梁,連結了地球上的日常生活與死後生命的神祕領域—神與善惡靈魂的國度。為了履行這個角色,他們總是被排斥、被迫害。你們當中有許多人曾經因為自己的天賦而被判火刑,這種迫害在你的靈魂記憶中留下深刻的創傷。現在,這種創傷也許會表現為「不敢完全扎根於此」,也就是對「全然地臨在」有一種恐懼,因為你記得你曾經因為你的本來面目而被殘忍地攻擊。

迷失—光之工作者的陷阱

        和其他人一樣,光之工作者可能會被捲入無知與幻相中。雖然他們和別人的起點不同,但衝破恐懼與幻相而達到開悟的能力,卻可能被許多因素阻擋(這裡所說的開悟,是指了解到自己本質上是光,任何時刻都有能力選擇光)。

        光之工作者開悟的障礙之一是沉重的業力負擔,這可能會讓他們長期偏離自己的路。如同我們前面提過的,這個業力負擔跟他們在人類誕生之初所做的決定有關,那些決定基本上對生命很不尊重(我們後面會談到)。現世的光之工作者都希望彌補他們過去所犯的一些錯,從而修復並珍惜那些因自己的錯誤而被破壞的事物。

        當光之工作者經歷過業力負擔,也就是放掉對權力的需求時,就會了解到自己本質上是光之存有,進而幫助其他人找到真我。他們必須自己先經歷這個過程,通常這在內在層次上需要非常大的決心和堅持。因為社會灌輸的價值觀和看法違背他們自然的本能,許多光之工作者會迷失,陷入自我懷疑、自我否定,甚至是抑鬱和絕望的境地,這是因為他們無法融入現有的秩序之中,所以認為自己肯定出了什麼大問題。

        此時光之工作者要做的是,停止從外在—從父母、朋友和社會—尋求認同。在某一刻,正閱讀這段文字的你將不得不進行重大的一躍,以到達真正的開悟,意思就是你會真正相信自己,真正尊重並按照自己的天性和內在知曉而行動。

        我們請求你這樣做,而且保證會陪著你走每一步—在不久的將來,你也會像這樣陪在其他人身旁。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