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大家好,我是克里斯。

我從2013年開始研究非主流訊息,至今已告一個段落。當一個人已經漸漸了解了這個世界的情況,他就不能僅僅繼續停留在資料的研究,而需要再跨出一步,採取實際的行動去創造和成為自己想要看到的改變。現在我選擇了「凱史科技」作為我下一個階段投入的領域,作為我創造改變的支點和工具。

現在我已經把心力轉移到我新創建的《Plasma Lab:Keshe社群實驗空間》,而《地球未來》網站的資訊更新將會變少。

歡迎有興趣的朋友,與我一起投入凱史科技的學習和研究。或加入各地自發組成的凱史社群(台灣香港)。

另外,第一次造訪本站的朋友,建議先閱讀〈歡迎:新手引導〉補足相關的背景資訊,以便理解其他文章的內容。也提醒讀者:本站無法保證所蒐集之訊息的正確性,請自行評估求證。

2014年2月21日 星期五

【摘要統整】烏克蘭的人們正遭受的獨裁與迫害

我是烏克蘭人

發佈於:2014年02月10日

「我是烏克蘭人,在基輔出生長大。現在我在基輔獨立廣場上,在我城市的中心。我想讓你們知道,為什麼來自全國的好幾千人,都走上了街頭。只有一個理由:我們想要脫離獨裁。我們想要脫離那些只為自己利益著想的政治人物,
那些人開槍、毆打、傷害人民,只為了保住他們的錢,他們的房子,他們的權力。在這裡抗爭的人們有尊嚴、有勇氣,我希望他們有一份正常的生活。
我們是文明人,但是我們的政府是野蠻的。這不是蘇聯。我們不想要貪腐的政府。我們想要自由。
我知道,明天我們的電話和網路通訊可能會被切斷,屆時我們將會是孤獨的。當黑夜降臨時,警察會一個一個地把我們擊倒。這就是為什麼現在我在這裡請求你們的幫助:自由在我們心中,在我們腦中。
現在我請求你們,幫助我們在我們的國家起造這份自由。你們透過這個方式就可以幫助我們:告訴你的朋友這裡發生的事,把這段影片散播出去。請這麼做。和你的親戚、朋友、政府討論這件事,讓他們知道:你支持我們。」(中譯:旅居波蘭台灣詩人林蔚昀)
※原版影片網址:http://www.youtube.com/watch?v=Hvds2AIiWLA
※請參考烏克蘭作家安卓霍維奇(Jurij Andruchowycz)的公開信(請見下文)

烏克蘭作家安卓霍維奇(Jurij Andruchowycz)的公開信

發佈於:2014年01月24日
(附圖為烏克蘭作家安卓霍維奇, 感謝旅居波蘭詩人林蔚昀女士 (Wei-Yun Lin-Górecka) 賜稿)

親愛的朋友們,或者更重要的:國外的記者和編輯們!

這幾天我得到你們之中許多人的請求,要我描述基輔 ── 還有整個烏克蘭 ── 目前的情況,評估眼前的事件,並且推測未來的走勢(任何走勢)。因為我無法為每家報章雜誌分別寫一篇長篇分析,所以我試著準備了這份簡短的呼籲,讓你們每個人都能視自己的需要來使用它。

我想告訴你們的最重要幾件事如下:

在過去不到四年的執政期間,(烏克蘭總統) 亞努科維奇的政權把我們國家和社會的忍受程度推到了極限。更糟的是,它進入了一個沒有出路的絕境,必須無所不用其極抓住權力不放,否則等著它的就是嚴厲的判決。這個政權犯下的竊盜和篡奪罪行,已經超越了任何人對貪婪二字的想像。

這個政權對過去三個月以來的和平抗爭做出的唯一回應,就是暴力 ── 越來越強烈、「檯面下」的暴力:除了特警在獨立廣場上對抗議者發動的攻擊,還加上對反對派活躍人士以及參與抗爭的普通平民進行個別迫害(跟蹤、毆打、燒車、燒房、強行進入住宅、逮捕、審判)。關鍵字是:威嚇。

因為之前的手段都無效,而抗爭越演越烈,政府便打算用更嚴厲的方法來壓迫人民。他們在一月十六日為此目的創立了「法律的基礎」,那些完全被總統掌控的議員打破了議會規則和投票程序,甚至憲法,在幾分鐘之內(!)就舉手表決(!)通過了所有的條文。他們把這些法律付諸實現,在一個獨裁國家,在非常時期 ── 甚至沒有宣佈這個非常時期的到來。比方說,我現在撰寫、散布這些句子,就已經觸犯了幾個關於「抹黑」和「煽動」的條文。

長話短說,如果我們要認同這些「法律」,我們就等於承認,在烏克蘭所有不被政府允許的事,都是被禁止的。而政府只允許我們做一件事:在它面前卑躬屈膝。

::::不要相信,這是一些「激進份子」:::::

不同意這樣的「法律」,烏克蘭的人民在一月十九日再次成群結隊走上街頭,為了捍衛自己的未來。

今天在來自基輔的電視新聞上,你們可以看到抗議者戴著各式各樣的安全帽和面罩,有時候手裡還拿著木棍。不要相信這是一些「激進份子」、「煽動者」或是「極右派」。我和我的朋友們現在就是穿戴類似的裝備,走上街頭去遊行。在這樣的定義下,我,我的妻子,我的女兒還有我們的朋友們都是「激進份子」。我們沒有別的選擇:我們得保護自己和所愛的人的生命及健康。特警部隊向我們開槍,狙擊手殺死我們的朋友們。過去兩天,光是在政府部門的區域,被殺死的人數(根據不同的消息來源)就有五到七人。而在整個基輔,高達數十人不著痕跡地失蹤。

我們無法停止抗爭,因為這表示,我們同意居住在一個無期徒刑的監獄。烏克蘭的年輕人在後蘇維埃時代長大、成熟,他們很自然地拒絕所有形式的獨裁主義。

如果獨裁者勝利,歐洲必須對這樣的未來有心理準備:北韓就在自己的東線後方,還有 ── 根據不同消息來源 ── 五百到一千萬的難民。我不想嚇你們。

:::::我們有著年輕人的革命:::::

政府正是對這些年輕人進行著隱密、沒有公開宣布的戰爭。夜色降臨後,一群不知名的「便衣」就開始在基輔的街頭出沒。他們主要的目標是年輕人,尤其是帶著歐洲廣場或歐盟象徵的人。他們把這些年輕人綁架到森林,把他們的衣服剝光,然後在嚴寒中對他們施以酷刑。奇怪的是,犧牲者經常是年輕的藝術家 ── 演員,畫家,詩人。似乎,在這個國家巡弋著「死亡的騎兵隊」,它們的任務就是毀滅那最美麗的。

還有一個重要的細節:在基輔的醫院,警力對受傷的抗爭人士進行埋伏,逮捕他們(我重複 ── 受傷的!),把他們帶到不知名的所在偵訊。即使你只是一個不小心被警察投擲的塑膠彈碎片傷到的路人,去醫院尋求幫助也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醫生只會聳聳肩,然後把病患交給那些所謂的護法人員。

讓我們做個總結:在烏克蘭正進行著對全人類的犯罪,罪魁禍首正是目前的政府。如果在這個情況中有某些激進份子,那他們就是國家的最高政務官。

至於那兩個你們提出的,對我來說一向都是最困難的問題:我不知道接下來會怎麼樣,也不知道你們現在可以為我們做什麼。你們可以在可能範圍內,利用自己的聯繫,把我的呼籲散布出去。

還有 ── 對我們抱持同理心。想著我們。我們會勝利, 雖然他們會暴跳如雷。這麼說一點都不誇張,烏克蘭為了捍衛歐洲的自由和公平社會價值流血。我希望你們知道它的珍貴。

::: 安卓霍維奇(Jurij Andruchowycz, 1960 – ),烏克蘭作家,詩人,翻譯。曾將波蘭作家布魯諾‧舒茲的作品《肉桂店》譯為烏克蘭文。

請參閱:信件波蘭文版本
本文原載於2014.01.24 (五)「選舉報」(Gazeta Wyborcza)網站
波蘭文翻譯: Iwona Boruszkowska/Urszula Pieczek
中文翻譯: 林蔚昀 (Wei-Yun Lin-Górecka旅居波蘭詩人, 曾翻譯辛波絲卡等數位波蘭名詩人作品)
※以上內容取自Taiwan EU Watch相片

【報導】立維夫宣佈脫離烏克蘭獨立 安全部隊投降

發佈於:2014年02月20日
新頭殼newtalk2014.02.20 洪聖斐/編譯報導

《國際財經時報》(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以及《華爾街日報》旗下網站Live Mint在台灣時間今日凌晨均報導,烏克蘭西部地區立維夫(Lviv)宣佈獨立,脫離中央政府管轄。

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BC)於台灣時間今日凌晨的報導指出,安全部隊向示威群眾投降。該公司的俄羅斯記者伊凡希娜(Olga Ivshina)指出,這些士兵都是被迫服役的,但卻支持示威群眾。

《國際財經時報》的報導指出,內政部警察部隊投降數小時後,立維夫的地區人民議會(Rada)宣佈控制該地區。

《華爾街日報》旗下網站Live Mint則報導,立維夫的地區人民議會宣佈獨立,並成立1個行政委員會,取代地區政府的功能。

立維夫地區人民議會發表聲明,斥責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ich)的政權對基輔的示威群眾展開戰爭,表示該政權「已經展開積極的軍事行動來對付人民。在基輔已經有數十人被殺害,數百人受傷。為實踐社會的意志,立維夫地區人民議會的行政委員會,將承擔起責任,守護本地區及公民的命運。」

擁有250萬人口的立維夫地理位置接近波蘭,支持與歐盟拉近關係,並對家鄉位於東部地區的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頗有反感。晚近,該地區成為帶頭反抗亞努科維奇的主力之一。

根據當地媒體報導,在烏克蘭西部城市如赫梅利尼茨基(Khmelnitsky)、伊萬諾-弗蘭科夫斯克(Ivano-Frankivsk)、烏日格羅德(Uzhorod)和捷爾諾波爾(Ternopil),反對派群眾也都蜂擁到公部門大樓。

立維夫當地反對群眾在1月份已將州長薩羅(Oleh Salo)趕下台,當地人民議會隨即受到反對派控制,昨天宣佈獨立。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報導來源:http://newtalk.tw/news/2014/02/20/44593.html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