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大家好,我是克里斯。

我從2013年開始研究非主流訊息,至今已告一個段落。當一個人已經漸漸了解了這個世界的情況,他就不能僅僅繼續停留在資料的研究,而需要再跨出一步,採取實際的行動去創造和成為自己想要看到的改變。現在我選擇了「凱史科技」作為我下一個階段投入的領域,作為我創造改變的支點和工具。

現在我已經把心力轉移到我新創建的《Plasma Lab:Keshe社群實驗空間》,而《地球未來》網站的資訊更新將會變少。

歡迎有興趣的朋友,與我一起投入凱史科技的學習和研究。或加入各地自發組成的凱史社群(台灣香港)。

另外,第一次造訪本站的朋友,建議先閱讀〈歡迎:新手引導〉補足相關的背景資訊,以便理解其他文章的內容。也提醒讀者:本站無法保證所蒐集之訊息的正確性,請自行評估求證。

2014年2月14日 星期五

【柯博拉】2014年2月4日訪談(文字紀錄)

Alexandra:
大家下午好,我是Alexandra Meadors。今天是2014年2月4日。
又到了我們每月定期的Cobra消息更新,回顧一下全世界發生的事件和影響。
通過一個銀河的視角審視它們,看看Cobra能否與我們分享更多的情報。
嗨,Cobra,你好嗎?
Cobra:
大家好。我很好,謝謝。
Alexandra:
很好。很多變化在發生。我想從這個話題開始。有很多消息說昨天超級碗橄欖球大賽會可能會有虛假事件(false flag)。這是不是一次典型的炒作,把我們的注意力從某些更邪惡的事情上轉移開。

Cobra:
基本上,在這個星球上每件重大事件裡,總有人說將發生虛假事件。
奧運會,超級碗,凡你說得出的都有。你可能已經注意到,通常最後什麼都沒發生。
有意外是很罕見的,可能每十年才有一次。安全保障極大地改善了。
光明勢力比20年前更加強大。我會說從現在起,在這些重大事件上不太可能發生這些。
Alexandra:
很好的消息。這讓我想到其中一個問題。
我無意中看到一篇非主流媒體上的文章,所寫的是一個非常明確的專題,關於全球特別反對行動的數字,提到這一數字驟然上升。
這是否代表光明勢力發起了更多反抗。
還是代表著他們進行著更多的全球戰爭?
Cobra:
實際上局勢正在加速。
你可能在過去兩個星期已經注意到,事情正慢慢地開始加速。
這也意味著那些人會更活躍。
Alexandra:
你上次跟我說1月1日是3個連續事件的開始,來自抵抗運動的,你認為這是正面的行動。
你說到第一階段很順利,第二階段在2個星期內進行,然後開始第三階段。
大家想知道你能不能給我們說一下最新的情況?
Cobra:
除非全部3個階段都成功完成,否則我不能說太多的細節。
Alexandra:
很好。你能不能告訴我們它是關於金融系統,還是政治系統?
Cobra:
這是關於金融以及朝向【事件】的整體進度。
Alexandra:
很好。
1月30日你在博客上寫了一些神秘的信息並貼了一張漫畫。
那幅漫畫說:我也看見他了,但我們不想討論。
有一隻大象在房間裡。
然後你貼了一張圖片顯示著包含一顆恆星的G2(星雲),有一個L1點和洛希瓣(兩個星體相互引力形成的氣體膨脹部分)。
下面那張圖是一個女孩捧著一隻復活節蛋,旁邊有一隻兔子和獨角獸。
你想向地表的人表達信息,你能不能給我們更多的細節。
Cobra:
這個信息是給那些開始思考和鑽研的人。
他們一思考,某個內在的過程就會發生。
這將讓人們為下一階段,也就是這些圖片裡隱含的事件做好準備。
Alexandra:
是的。
我在推測L1點代表著實際的事件或者是零點?
Cobra: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Alexandra:
那就代表其他的意思。
我想談談你過往文章的一些話題。
你在1月24日的文章提到網路基礎設施是多麼脆弱。
這是由什麼造成的?
Cobra:
對於網路的過度依賴。
舊的基礎建設:食品生產、工業生產系統全部依賴網路。
網路不是一個非常穩固的基礎設施。它有著正反兩面的影響。
正面的影響是抵抗運動的光明勢力在【事件】期間可以對行星的基礎設施造成重大衝擊。
我們實際上用這個基建的弱點在【事件】的時候來宣傳光明勢力。
這能緩和整個過程。
Alexandra:
是的。我注意到電腦和網路有些很奇怪的事情。
例如我的滑鼠從螢幕上消失,經常這樣。
Cobra,關於特別提款權你能不能給我們說一下美國/中國的關係。
給聽眾解釋一下,這是IMF發明的"特別提款權利",用於網絡會計。
你說過不只是銀行,就連國家自身都處於嚴重的財務困境。
在2月裡你認為情況如何。
因為一月的時候抵抗運動說我們有很大希望在金融上能把銀行釘住。
這件事發生了嗎?
如果發生了,這是因為內訌,或者說美中的分裂?
Cobra:
不止中國和美國,這是一個全球的過程。
在每個國家都有正負兩個派系。
正面派系打算用這個特別提款權的工具來支持金融重置。
當然陰謀集團有自己那一套“重置”,但這不會成功。
陰謀集團想建立全球中央銀行系統,部分由黃金支撐,但這個系統仍然是隱藏和不透明的。
光明勢力有一個計劃建立一個開源透明的銀行體系,那是完全開放和完全由黃金支持的。
兩個系統都能用特別提款權作為他們的核心貨幣,這個核心貨幣當然會擴展到包含其他一籃子貨幣:美元,英鎊,歐元和日圓。
還有其他一些貨幣需要包括進去。


Alexandra:
我剛想問一下這個。從地表人類的角度看來,我們著眼的,而不被其他消息誤導的關鍵在於:這應該是完全透明和100%由黃金支撐的金融系統。
Cobra:
是的,它將是完全透明的。每一個人將能理解並跟隨新金融系統的運作。
Alexandra:
我想問一下關於貨幣籃子的問題。
現在有4個主要貨幣,你提到人民幣和法郎會加入。
會不會有一天所有貨幣都加入這個籃子?
Cobra:
沒有這個必要。
我們只需把主要的貨幣包括進去。
將會由該國生產力決定的新兌換匯率。
這就是價值重估(RV)。
這個估值不包含或者預測伊拉克第納爾的大幅升值。
不像一些人預測的那樣,那個國家的生產力沒有高到為一次全球行動而受到資助的程度。
所以關於第納爾的事情不會發生。
Alexandra:
對那些買了第納爾人,例如我,這是注定失敗的?
Cobra:
不,或許你也能賺到一些,但不會一日暴富。
Alexandra:
好的。你也提到德國聯邦銀行(Bundesbank)更多是被光明勢力滲透,它將是揭露美聯儲沒有任何黃金的其中一個觸發點。
其他銀行也是這個情況嗎。
有沒有其他銀行是光明勢力成功滲透的?
Cobra:
比起私人擁有的銀行,一個國家的央行通常對光明勢力更加開放。
沒有什麼通則,但這些例子發生得更多了。
有其他銀行正在被光明勢力滲透。
在每間主要銀行里都會有光明勢力的代理人在秘密地工作。
他們在時機適當時就會行動。
Alexandra:
噢。你幾乎想像得出這個銀行網絡。
下面這個問題我們都想知道。
有很多人討論和猜測那個2500人的金融重置會議,是陰謀集團在瑞士山區舉行的。
他們稱這個會議為“重塑世界,社會政治和商業的影響”。
從你得到的情報,能不能跟我們說一下那個會議的要點?
Cobra:
他們開會的目的是計劃著陰謀集團版本的金融重置。
他們接受一個如何實施的戰略計劃。
這個陰謀集團會議是耶穌會這幾個月激烈遊說的結果,他們讓陰謀集團相信他們那個版本的重置。
這正是他們努力實現的。
基本的構想是讓耶穌會坐在新金融系統的頂端。
這就是他們想創造的。他們現在就位於當前金融系統的頂層。
當然這不會發生。
Alexandra:
是的,他們想平級調動。
說說天朝政府,根據很多評論文章說他們在打擊貪腐。
你覺得真是這樣嗎?有個報導說182個官員被懲處。
Cobra:
是的。
這是對在中國的陰謀集團中級管理層的清洗。
他們有些人被逮捕了,有些人逃出國。
這就是現在所發生的。
Alexandra:
這真是好消息。我看到這個很震驚。
它說中國履行承諾拆除100個勞教所,釋放數以萬計未經審訊而被囚禁的人。
你有什麼評論?
Cobra:
就是這樣。這在幾個月前就開始了。這個過程會繼續。
Alexandra:
為什麼是幾個月前?為什麼像開燈那樣,他們突然決定清理這些?
Cobra:
你看,這樣的行動有很多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光明勢力要滲透進政府架構。
第二是準備行動。
第三階段才是光明勢力開始行動。
通常行動會造成一些轉變,但大部人都看不到那數月或者數年的準備階段。
現在星球的情況已準備好讓光明勢力在很多國家進行越來越多對系統的滲透。
Alexandra:
太讓人興奮了。
很顯然中國也准許了設立3到5間私人銀行作為小規模試驗。
這是一個樣板嗎?我意思是其他國家會效仿這樣來進行他們的金融重組?
Cobra:
我不同意。現在中國仍然有兩個派系。
在中國仍然有陰謀集團的代理人。
在中國裡有很多人有著不同的議程。
有人想要強大的中國帝國主義,這不是光明勢力的計劃。
中國在新金融系統裡有一個正當的角色,但不會是一個統治世界的超級強權。
Alexandra:
好的。你把我帶到下一個問題上。
“Removing the shackles”貼了一篇很長的文章,頗令人信服。
還有另一篇文章我忘了是哪個博客的。
他們做了很多研究,有關中國與匯豐銀行以及人道主義事業等等的關係。
他們發誓說吳女士(注:前副ZL吳Y ),王(黃)和李將軍不是白龍會的,不是好人也不是救星。
你能不能評論一下?
Cobra:
正如我以前說過,在中國政府的高層裡面仍然有很多陰謀集團的代理人,也不是每個人都在心裡想著整個星球的利益。
另外,白龍會也有自己的議程。
他們正支持光明勢力,但他們不是100%純潔和光明。
所以這是一個正在組織的過程,在中國也是。
光明勢力在增加他們的力量,他們也與光明勢力的計劃對齊,但這個過程還沒有完成。
這不是非黑即白的。
Alexandra:
是的,有很多不同的灰色(黑白混合)。
我發現所有博客作者都更受到信息篩選的挑戰。
人們發表有很多不同的視角觀點。
Cobra:
我的博客也提到信息戰爭正達到頂峰,因為其中一邊現在.....。
很多真假信息都被釋放出來。特別在未來幾個星期這都將會持續。
Alexandra:
是的,這是非常微妙的,你完全可以辨別。
你在1月24日的文章說到執政官的角色,他的角色是維持行星地球的隔離狀態,不讓某些事情發生。
你能不能詳細說說那是什麼事情?
Cobra: 不,我不能說。

Alexandra:
好的。我知道你會這麼說。
有人寫信來問1月12日你談到執政官的沒落。
你提到星門G2雲團很可能包含一顆恆星,增加了核心爆炸的機率。
她問如果陰謀集團擔心這個,那我們要不要擔心?
這是不是意味著有大災難正來到地球?
你能不能說一下?
Cobra:
你不需要擔心,他們才要擔心。
Alexandra:
好的,簡潔明了。
你提到乙太亞聲技術。
這很有趣,兩個月前有另一個人也跟我說過,他們打算用某種聲音技術來反擊那些(低頻)振動和共振之類。
能不能跟我們說一下光明勢力有沒有取得什麼進展把那些技術扼殺?
Cobra:
是的,那個技術的大部分都清除了,剩下的我認為很快也會消失。
Alexandra:
很好。你曾說到業力之主(lords of Karma),談到死亡的過程並提及Cameron Day的文章,那真是一篇非常好的文章。
我在其他地方看到(歷史上)只有70個人成功提升逃離出矩陣。你同不同意?
如果真是這樣,你能不能給我們說一下怎麼做?
Cobra:
以前有70個人已經達到了揚升大師的境界。
我會說有大約450到500人能夠逃出矩陣和封鎖,並超越二元性。
他們大部分人在1996年,剛果入侵之前就揚升了。
剛果入侵之後只有5到6個人成功。
Alexandra:
哇。你說過剛果入侵是這個星球上其個一件最壞的事件,是嗎?
Cobra: 是的。

Alexandra:
我真不知道。
我的問題是:歐巴馬發表了國情咨文,他說美國軍隊會完全撤出伊拉克和阿富汗。
為什麼他們真的這麼做?
Cobra: 僅僅因為他們沒錢了。

Alexandra: 是不是也由於毒品走私到了盡頭?

Cobra:
對,也是的。
這是光明勢力其中一個大行動-切斷毒品交易讓陰謀集團無法像以前那樣利用它作為收入來源。
Alexandra:
你覺不覺得美國政府仍然在支持敘利亞總統巴沙爾?
Cobra:
這要看你怎麼定義“美國政府”。
那裡有不同的派系。
正如你知道,直到最近他們還在支持叛軍,或者我們不應該說叛軍而是叛軍背後支持陰謀集團耶穌會議程的力量。
Alexandra:
好的。我要給你讀一下這個。
他宣稱一個國家需要為巴勒斯坦人而存在,但一個以色列的猶太國家也必須存在。
現在情況你覺得會怎樣發展?
顯然以色列正忙於建造大量巴勒斯坦人定居點。
你有什麼看法?
Cobra:
這是中東的一次大重組。
當陰謀集團的代理人被迫從這裡移除,這個大重組最終會為那個區域帶來和平和穩定。
隨著我們接近【事件】,你會看到很多讓人驚訝的事情發生在那裡。
Alexandra :
很好。我要告訴你這個,我也是偶然看到。
你知不知道他宣布的那個新的聯邦政府退休計劃。
猜猜它叫什麼?它叫MYRA。你不覺得這是巧合?
Cobra: 這沒有什麼巧合的。

Alexandra:
我在想那些政治家,銀行家和知名人士被揭發出販毒,洗錢,兒童性騷擾和戀童的事情。
我知道這是光明會對付那些受賄了但想掙脫束縛的人的做法。
他們通過把這些信息公開來讓這些人身敗名裂。
如果他們想對付某個人,就會說他是販毒者或者其他什麼罪名。
你覺不覺得這種揭發長久以來如此猖獗,但(背後的原因)從未被揭露,是因為人們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我的問題是你覺不覺得現在人們真誠地感覺要拿起勇氣,因為有這麼多的告密者。
Cobra:
現在洩漏信息更加容易。
更容易公開地說出來,因為與幾年前相比現在有更多光的支持。
Alexandra:
你是否認為也是由於抵抗運動在一個振動的光等級上和地表人員在一起?
Cobra: 對,是的。

Alexandra:
梵蒂岡的神職人員Nunzio Scarano因為洗錢被逮捕,這裡有什麼意味。
這是一件大事,或者只是另一次裂縫,表明他們無法攫取更多錢?
Cobra:
這是一條小裂縫,但也是一個煙幕讓人們覺得有事在發生。
你知道梵蒂岡想扮作改革的樣子,最後變成一個誠實的好人,但這不是真的。
這是耶穌會的策略,稍微改變一下梵蒂岡在人前的印象。
現在我們正進行清理,一切都會沒問題。
Alexandra:
他們裝得不太像,至少在我們看來。
我也想想給你說一下這個。
你有沒有聽說EPA宣布一萬人口的懷俄明州里弗頓市不再是美國的一部分。
你有聽說過嗎?
Cobra:
過去在這個方向上曾有很多努力。
這是(取回)主權的一個運動。
Alexandra:
我覺得這件事傑出,真不敢相信。
下面這個消息來自英國。
一份向媒體洩露的蘇格蘭場報告顯示,英國的刑事司法系統受到犯罪分子的滲透,他們收買陪審員並恐嚇他們作出有利的裁決。
最吸引我的是這是蘇格蘭場的報告。
蘇格蘭場被光明勢力滲透了嗎?
Cobra: 光明勢力到處都有。

Alexandra:
很好。關於整個匯豐銀行醜聞以及告密者Everett Stern,你有沒有更多情報?
Cobra:
我在那個方向上沒有特別的消息,這是一個拆除舊金融系統的總體過程。
Alexandra:
這件事鬧得很大。
在聖誕節針對Target公司購物者信用卡的網絡攻擊。
這是光明勢力的任務,還是因為網絡基礎設施太弱?
Cobra:
光明勢力在2012年7月已成功地電子測試過金融系統。不需要再測試。
Alexandra:好的。他們只是讓事情自己展開。

Cobra: 是的。我會說這是一個逐漸的拆除過程。

Alexandra:
 34名戰術核導彈空軍軍官被停職,你有什麼看法?誰在幕後?幕後的人想得到什麼?
Cobra:
陰謀集團想從軍中清洗正面勢力的軍隊,但他們不會成功。
Alexandra:
我記得以前跟你談過22個高級將領辭職或者被請出軍隊。
你也說這是陰謀集團做的。
你有沒有什麼信息是關於他們這些人重組並從事他們自己正義軍的任務等等?
Cobra:
我不允許說得太多。
我唯一能說的是正義軍有一個計劃,足夠強大來抵受陰謀集團對他們的影響。
Alexandra:
很好。關於梵蒂岡的性犯罪和兒童性騷擾有很多報導,有影片、告密者和證據出現。
四面八方的。
更有部分是關於托尼.布萊爾和Jimmy Saville,這些已眾人皆知。
這能不能減緩對兒童的騷擾和販運之類的事?
Cobra:
肯定這些已經大大地減少了。
現在陰謀集團第一次在擔心自己被捉。
Alexandra:
太好了。我有一天看到墨西哥把治安維持會合法化以對抗販毒集團。
政府在治安會逮捕了為販毒集團工作的本地警察後,就合法化他們。
我很震驚。這就像....過去60天以來照明開關逐漸打開一樣。
Cobra :
這開始於1月21日左右,當第三階段的行動完成,開關就開了。
在21日那天你看到關於光明勢力的進展的新聞開始更加正面。
Alexandr:
大家都想知道,現在你對比特幣的看法是什麼?
2個比特幣領導人似乎因為洗錢被逮捕了。
Cobra:
基本上因為比特幣對陰謀集團是重大威脅,這就是原因。
Alexandra:
這就是他們被逮捕的唯一原因,他們佔了陰謀集團的道路。
你現在是不是仍然認為比特幣一條更好的道路?
Cobra :
比特幣是一個可選方案。
它不會是新金融系統的脊柱。
在過渡時期持有一些是好的,因為過渡時期光明勢力有更多力量。
Alexandra:
有個人來信問:你是否覺得普京是為光明勢力效力?
Cobra:
我會這麼說:他是一個人,也有他的瑕疵。
我不同意他做的每一件事,但他現在正支持光明勢力的議程。
Alexandra:
很好。你之前沒說過這方面。這很重要,謝謝。
關於Chrome瀏覽器的信息,你有什麼方法反駁?
它有一個語言辨識應用,錄下你在電腦旁邊說的一切,即使是它沒有打開。
Cobra:
不要用那個瀏覽器。
我會建議用火狐。
就私隱而言這是目前最安全的瀏覽器。
Alexandra :
我支持。這是我唯一使用的。很多IT人也這麼說。
我問你一下關於富爾福德的問題。
他提到教皇和歐巴馬簽署一份有關藏在棉蘭老島黃金的主協議,用來支持一場大型運動來結束貧困,停止環境破壞。
這是梵蒂岡轉變的信號還是更多是一次宣傳。
Cobra:
富爾福德說的那個地方沒有黃金。
這個所謂的協議只是煙幕。它沒有效。
Alexandra:
之前我說過布萊爾現在備受壓力,被揭露是戀童癖。
而我們上次談皇室的事情是很久以前,你能不能給我們一些新消息。
富爾福德說伊麗莎伯女王正把她的職責交給查爾斯王子。你認為這裡隱含著什麼?
Cobra:
我會說正面聖殿騎士團現在英國非常活躍,他們正揭露皇室和英國政府內的陰謀集團成員。
Alexandra:
他又說他們正推動大麻合法化,以這個雪球效應來減少他們的可用資金。
你是否認為這真的在全世界發生嗎?
我看到有些文章提到墨西哥和北韓。
Cobra: 我完全同意他的說法。

Alexandra:
哦,好的。關於沙特阿拉伯你有什麼看法?
很顯然東方的國家在接近他們,並威脅說如果他們繼續支持美國陰謀集團的話,所有的關係就此割斷。
你同不同意這個說法。真的發生這樣的事嗎?
Cobra :
沙特正處於交火中心,因為他們過去幾十年支持了陰謀集團。
現在他們肯定要轉換盟友,這個過程對於沙特內部的死硬陰謀集團來說並不容易。
但他們不得不這樣做。
這是他們在未來幾個月存活下來的唯一出路。
這是沙特的一次重大轉變和混亂。
他們不得不切斷與布西,光明會的關係,並跟東盟談判。
這就是現在的情況。
Alexandra :
我想聽聽你對這個評論的看法:上週1月21日清算日來到。
如果任何主要銀行,比如JP摩根不能交付實物黃金,要是在2月中旬之前還拿不出的話就要被清算。
1.你是否同意這個消息。
2.這是不是真的。
我們現在有沒有足夠的力量來清算像JP摩根這樣的大銀行?
Cobra:
這是一個可能性。
在2月7日到11日有一個時間窗口,一些大事會在全球金融系統內觸發。
我不能保證,但光明勢力確實會採取一些行動,可能會引起行星金融系統的劇烈轉變。
這是一個很大的可能性。
我們會看看它怎樣發生。
7日到11日這個時間窗口一些大事可能會在金融系統裡發生。
我不是說重置,而是一些能引起大眾注意的事件。
Alexandra:
很好。我有個問題,這有點離題,你一定知道紅色月亮。
在2014年、 20 15年好像會出現4次。
這在金融系統崩潰裡扮演什麼角色?
Cobra:
不只是關於金融系統崩潰,而是關於星球解放的整個進程。
一個新周期的開始,紀元的轉變。
所以占星學上的運動都觸發一些能量,然後在這個行星上引發一些轉變。
Alexandra:
能不能給聽眾說說紅月亮是什麼?為什麼如此強大?
Cobra:
它通常發生在春秋分。
特別在今年它們指向非常重要的猶太節日,對猶太人來說這是一個大徵兆。
上一次它發生在公元79年,當時羅馬人在耶路撒冷摧毀了神廟。
從他們的角度,它發生在一個具歷史意義的時刻。
你知道陰謀集團痴迷於耶路撒冷和那裡的神廟,所以對他們來說這也是一個重大象徵的日子。
Alexandra: 他們在乎神廟是因為?

Cobra:
因為一些光明會牧師的血統來源於耶路撒冷神廟。
Alexandra:
說回貨幣情況。
你同不同意美國在二月會用光了錢?我指陰謀集團方面。
Cobra:
我不會說花光了錢,而是用光了方法來維持金融系統的幻象,不足夠讓人信服整個系統仍能像以前那樣運作下去。
Alexandra:
很好。我們真的取得很多進展。
所有這些一直在幕後發生,你和我不斷討論並給人們帶來一些覺醒。
現在這些事情變得明顯了。
Cobra:
是的,正變得更加明顯。
會有一些階段將到來,到時會更明顯。
Alexandra:
活在這個時期真讓人激動。
富爾福德說的關於德國總理默克爾的事情你有什麼看法。
她遇到滑雪意外。人們懷疑她是德國之路的領頭人。
你認為這是真的嗎?
Cobra:
她跟陰謀集團有緊密的關係,我聽到一些謠言說她受到威脅。
這不太像是一次意外。
Alexandra:
他們製造那場滑雪意外。
我記得Sunny Bono也遇到過滑雪意外,甘迺迪也是。
Cobra:
是的。他們通常用滑雪意外或者飛機墜毀。
這是他們喜愛的手法。
Alexandra:
有一個評論是關於猶太復國主義者的。
他們正受到孤立,在許多國家被系統地移除,最終公開逮捕所有高層的猶太復國主義領導人。
這個評論說這將會通過電視播放,聽起來跟你以前說的很像。
Cobra:
是的,這將在【事件】的時候發生。
因為猶太復國主義者是位於陰謀集團架構的主要位置上,他們只能在【事件】發生的時候被逮捕。
Alexandra:
噢,所有事情都聯繫到一起。
他有個評論是關於華盛頓的政治集團,他說他們很清楚那些地下基地都被接管了,所有政治家都很害怕他們的未來。
他非常具體地說到如何解放美國,他說要佔領和國有化12間聯邦銀行分行來審計所有參議和眾議員,並逮捕那些收受賄賂的。
換掉最高法院法官,因為他認可了小布西欺騙性的選舉(注:2000年美國總統大選雙方得票相近,最後由大法官裁定選舉結果)。關閉“美國公司”,恢復共和。
國有化那些一直在進行欺騙衍生品交易的銀行。
移除所有軍隊和機關受賄的職員。
核銷所有債務,無論是公共還是私人的。
用政府發行的貨幣重建美國。這是否就是你所說的,也是我們一直在尋求的新社會。
Cobra:
富爾福德描述了【事件】以及【事件】不久之後的計劃的一部分。
Alexandra: 富爾福德完全與你們抵抗運動合作嗎?

Cobra:
我們聯繫過他幾次。他合作得不太積極,但他有很多有趣的信息來源。
Alexandra:
是的。關於2012年12月21日,當時大家都在期待【事件】發生。
(沒事發生)是不是因為行星地表的振動不夠高?
Cobra:
我很久以前說過,12月21日大家在期待揚升發生和第一次接觸。
在當時沒有發生是因為世界還沒準備好。
僅僅因為大家都沒準備好。
Alexandra:
是的。為了讓人們抵擋得住(高頻率),順利通過啟蒙過程,你是否覺得戒掉所有上癮,停止吃肉,完全的身體治療這些是不可避免的?
Cobra :
人們需要理解,揚升是意識的轉化。整個過程需要通過你的意識。這不是什麼外在的東西,這是發生在你內在的。它可以使用先進的靈性科技來支持,但這個過程需要發生在你內在。
所有的外在轉變,例如飲食習慣,只是內在靈性轉變的結果。
Alexandra:
謝謝你的解釋,人們一直來信問這個問題。
Cobra這個問題有點麻煩,他們問你對Keenan,Swis...ten...和中國的看法,我意思是有很多互相衝突的信息。
我收到人們的一些郵件,大家都在搖頭。
Cobra:我建議使用你們的洞察力。

Alexandra:
顯然那個Swis...ten...信託和K...sh合同是要讓人們簽名。
人們指責這是另一種方式來劫持我們的主權。
你同不同意?
Cobra:
如果你不想的話,你不需要簽任何文件。這不是你要做的。
Alexandra:
我同意。
你能不能說明一下速子、Orgon(在1930年代由一個叫Wilhelm Reich的人提出的一種假設性的能量)、標量波和零點這些概念的不同之處?
Cobra:
這是4個完全不同的東西。
速子能量或者速子是那些運動得比光還要快的粒子,是解放宇宙生命轉變的基礎。
零點能量場是真空能量場,能傳輸信息到量子波動中。
Orgon能量是以太的能量流動,存在於乙太層。
標量波技術是一種駐波技術,通過駐波(頻率和振幅均相同、振動方向一致、傳播方向相反的兩列波疊加後形成的波)傳輸信息。
這都是簡短的說明。當然我們可以說得更深入。
Alexandra:
很好,你已經向人們解釋了。
這裡有另一個問題,究竟有多少個宇宙?
如果說有若干個,是不是每個宇宙只有一位造物者?
是誰創造這些造物者?
Cobra:
只有一個宇宙,它有很多個方面(aspects)。
只有一個創造者,我甚至不會稱之為造物者,而是稱為合一(one)。
Alexandra:
是不是有個主造物者,然後在宇宙裡有很多層級?
因為人們談到7個次宇宙(sub-universe)。
Cobra:
我不同意整個關於造物者的概念。
實際上宇宙有很多個“面”,這是兩股非常強大的對立能量之間的磁張力的結果。
這是造物有意識的行為,是兩股能量之間的動態交互作用。
Alexandra:聽起來有點像“大爆炸”。

Cobra:
某程度上可以這樣說,大爆炸是那個過程其中一部分的簡化描述。
Alexandra:
跟我們說一下地下基地的事情。
你說過它們已經完全清理了,一些光明勢力進駐到不同區域。
但有很多謠言說到中空地球。他們說裡面是一個大洞。
我看過一個1987年的影片,有光從某個地方照出來。
但似乎那個地方已經關閉了。你怎麼看?
Cobra: 大部分那些影片是虛假信息,假的。

Alexandra:
噢。我看到有個影片顯示...我不知道怎麼形容,好像一個能量場從那個洞裡產生。
Cobra:
我需要看看影片才能夠判斷。
極面打開這個說法是虛假信息,事情不是這樣的。
Alexandra;
有個人來信問:你說過那些與陰謀集團有關係的富人,這些人可能會猛烈反對光明勢力,所以抵抗運動建議大赦那些沒有深入牽連到非人道行為的人。
這個情況下,俄羅斯的....夫斯基是不是一個特赦的例子。
Cobra:
這是由人們來決定的,要一致的同意。
當然那些人需要通過審訊,如果光明勢力和地表人類都同意特赦,那才會實行。
我建議人們不要陷入復仇模式,因為這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Alexandra:
是的,說得對。我們也不想把自己的下降到他們那個頻率水平。
Cobra:
對,是的。當然那些被特赦的人將來在這個星球上不會獲得什麼權力。
Alexandra:
這裡有個突然的消息。
最近有三篇銀行家死亡的報導。
一個上吊,一個跳樓,一個猝死。這是不是陰謀集團的戰爭。
Cobra:
那些人主要想揭露黃金價格被操控的真相。
他們被陰謀集團封口了。
Alexandra:
好的,聽眾應該得出答案了。
另一個問題是,有篇文章說一個大學生看到一顆行星在飛過來。
有一個鏈接。你怎麼看。
我給你讀一點:“那顆50年代末發現的著名白色星體,Strange博士說它是真的,並朝地球飛來。”
根據Rob Potter說,Frank Strange博士是見過那個叫Thor的金星人接觸者,文中說有個天體會來到這裡。
Cobra:沒有行星朝地球飛來。

Alexandra: (笑)你聽起來不太耐煩,Cobra.

Cobra: 我只是重複以前說過很多次的話。

Alexandra:
我知道。
關於執政官,人們有以下的問題:如果說有執政官這麼一群人,他們是不是能分離出轉世的使命,例如他們想搞清楚他們轉世到這裡的工作是什麼,他們如何知道自己的合約或者使命?和我們一樣?
Cobra: 他們不斷轉世投胎到同一權力位置上的主要血系家族裡。

Alexandra: 我意思是他們是不是像我們那樣簽有某種(靈魂)合約?

Cobra : 每個人都有一份合約。

Alexandra: 你同不同意Cameron Day所說的:我們選擇合約是沒必要的。

Cobra :
這是一個複雜的情況。
在某個時刻,你不得不做決定讓自己牽涉進這個過程而來到這裡(地球),但從那一刻開始,你就被強迫簽合約。
所以你不得不取消所有合約,包括讓你牽扯到整個進程的最初那個決定。
Alexandra:
這更說得通了,你看到95%的家庭都是問題多多的。
Cobra: 是的。

Alexandra:
這裡有一個好問題。
這個人問:我聽說陰謀集團通過媒體、音樂、頒獎,例如葛來美獎,來宣傳那些邪惡的象徵符號。
這實際上是一個大規模的(宗教)儀式。
你能不能技術上解釋一下這些是如何給予他們能量?
這些能量是如何使用的?
Cobra:
其中一個方面是用那些符號增強了他們更深層的思想編程,以此加強了他們對整個系統的控制。
其次他們用那些符號控制了大眾的潛意識,給人們洗腦以聽從陰謀集團的命令。
這就是他們如何使用這些符號。
Alexandra:《綠野仙踪》一直被用在這種思想控制裡。

Cobra:是的。這是一個明顯的例子。

Alexandra:
關於靈魂之所(seat of the soul),你認為是在腹腔的太陽神經叢,還是在心臟?
是來自心臟還是來自靈魂之所,你覺得哪個更重要?
Cobra:
靈魂之所位於腹腔神經叢這是古代中國的靈性傳說。
人們在通過一些階段後往心臟(靈)方面發展,下個階段是整合所有脈輪,於是能量漩渦就完全啟動和完全......。
Alexandra:
很好,謝謝你的說明。
大家都想知道,包括我,你有沒有以優異的成績畢過業?
人們對你的知識豐富深感震驚。
Cobra:
這不是來自正規的教育,這是來自我關於“我是誰”的接觸,還有我的源頭記憶。
Alexandra:
我們快要到時間點了。
Cobra我想知道你對那個影片的看法。
有個來自國外的影片,我想是葡萄牙。
他們把你和Tolec關於ISON彗星的看法做對比。你想談一下嗎?
Cobra:好的。

Alexandra:
你想不想評論一下。因為網上的信息太多了,很多人都在討論。
Cobra:
我已經說過我所有關於Ison的看法。
人們可以用他們想要的方式來解讀。
Alexandra:
例如有些評論說它有輻射電磁場包裹著,但在一個籠子裡並且掩蔽起來。
Cobra:
你看,人們有問題是因為我的觀點和Tolec的不同,而人們想調和兩者。
我所說的是Ison彗星是一個普通的彗星,沒有飛船在它裡面,外面或者附近。
重要的是喚醒大眾知道星球外面有東西存在。
另外就是太空船都處都有,在這個行星各個軌道上,在太陽系裡。他們不限於任何彗星軌道,而是到處都在。
Alexandra:
這個和霍皮族預言的藍色彗星或者藍色克奇納神有什麼關係嗎?
Cobra:這不是霍皮族預言的那個。

Alexandra:
哦,那就是說還沒到來。
我們快到一個小時了。
我看到你今天有一篇很酷的文章。
我看了很驚奇:Cobra越過帷幕。
我以為你登上了自己的飛船起飛。
我們結束前你有什麼要說的。
Cobra:
是的。多年之後我又再次體驗到帷幕外的感覺。
這是一次非常釋放的經歷,真實地讓我確認了一些從抵抗運動那裡得到的信息。
是的,我們將會自由。
Alexandra:很好。你是什麼時候飛的?

Cobra:大約一個星期前。

Alexandra:很好。我等不及想要同意的體驗了。

Cobra:
【事件】之後越來越多人都可能這樣做,因為每個人都應自由地旅行,不只是近太空,而是去更遠的地方。
為了這個星球的每個公民能成為宇宙公民,解除這裡的隔離狀態是非常重要的。
Alexandra:
很好。請到他的博客看看。
Cobra談到我們能用平流層氣球來給這個矩陣造成更多傷痕,讓我們一起努力。
Cobra:
是的,這不是那麼困難和昂貴。
人們對【事件】有點不耐煩,其實還有事情可以做的。
Alexandra:
謝謝Cobra帶來的1月最新消息。
我們大約1個月後再見。你期待三月是非常正面的月份嗎。
Cobra: 從現在開始事情會加速,所以將會非常有趣。

Alexandra:
各位都聽到Cobra說的了。
請坐下並聽好,我們需要的是置身在恐懼之外,我們沒有時間恐懼。我們是強大的,需要聯合起來,就好像陰謀集團聯合起來一樣。
Cobra: 他們需要合作求存,我們需要合作求勝。

Alexandra:
對,我同意。我想把這句話放到網站上。
感謝收聽,如果有問題請寫信給我。
植入物移除的信息在博客最高位置。
謝謝Cobra,感謝你為光做的一切。
Cobra: 謝謝大家收聽。

Alexandra: 再見。

http://galacticconnection.com/all-interview-transcripts/cobra-alexandra-meadors-transcription-february-4-2013/

※來源:http://3d-5d.blogspot.tw/2014/02/cobra201424.html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