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大家好,我是克里斯。

我從2013年開始研究非主流訊息,至今已告一個段落。當一個人已經漸漸了解了這個世界的情況,他就不能僅僅繼續停留在資料的研究,而需要再跨出一步,採取實際的行動去創造和成為自己想要看到的改變。現在我選擇了「凱史科技」作為我下一個階段投入的領域,作為我創造改變的支點和工具。

現在我已經把心力轉移到我新創建的《Plasma Lab:Keshe社群實驗空間》,而《地球未來》網站的資訊更新將會變少。

歡迎有興趣的朋友,與我一起投入凱史科技的學習和研究。或加入各地自發組成的凱史社群(台灣香港)。

另外,第一次造訪本站的朋友,建議先閱讀〈歡迎:新手引導〉補足相關的背景資訊,以便理解其他文章的內容。也提醒讀者:本站無法保證所蒐集之訊息的正確性,請自行評估求證。

2014年7月29日 星期二

古典女神信仰的煙硝血淚史


公元前44年凱撒遇刺身亡,羅馬人的生活頓生變局。羅馬政府從先前的民主共和政體,短時間內就淪為獨裁的寡頭政治。後來的皇帝們透過屢次背叛盟友和暴虐的手段獨攬大權。統治者奢迷而且頹廢的生活作息沒多久就腐化了全帝國上下的百姓。

時間來到公元100年,整個羅馬帝國的主要城市都成了把宗教當成雜耍的馬戲團。街道上滿是呼求神明保佑的民眾、算命半仙和江湖術士。隨處可見新奇古怪的精神修煉和新興的各路神祇。傳承正統的靈性知識都已經消失殆盡。崇拜信仰已經是亂成一團。各家宗派喧囂塵上,全都在爭奪名氣和經濟利益。就連傳統悠久的希栢利祭司團…也開始跟著隨波逐流。

由於大眾期盼有顯赫男神的社會氛圍,阿提斯從原本掌管農業的小神明,一路晉升成跟希栢利女神同等地位的主神。這無疑是人類宗教史上最嚴重的抉擇錯誤。

死後生活的概念在當時流傳開來,希栢利祭司團也開始用高得嚇人的價格為特定人士提供特殊服務。公元150年左右,他們發起了聖牛血祭儀式:獻祭一頭牛,將牛血塗在人身上,以祈求長生不死。

後來,全國上下開始風靡天文學和占星術;阿提斯也跟著升格成月神,隨後又再升格成太陽神。這種宗教信仰明擺著討好社會大眾的做法根本是玩火自焚。許多古代宗教因而威信掃地,最後接二連三地被信眾唾棄。

時間來到公元300年,帝國威勢江河日下。羅馬已經是一座道德淪喪,百姓如同行屍走肉的城市。政府官員的貪腐問題猖獗。這個曾經透過征服和劫掠獲取財富的帝國如今面臨了版圖嚴重過度擴張的窘境:軍隊接連敗北;武裝叛亂四起,國家的經濟急遽惡化。隨著帝國逐漸瓦解,焦頭爛額的群眾發瘋似地找尋解脫之道。基督教就是在這種充滿焦慮和恐慌的社會氛圍中,開始萌生對社會和政治的影響力。

基督教被精心設計成包山包海,無孔不入的信仰系統。它不僅汲取當時最熱門的宗教話題,例如:死後的生活、人模人樣的神祇、處女生子、死者復活等等,更厲害的是,它在靈性方面提供信眾們簡單到不行的解決方案。例如:耶穌基督受難的寶血會洗淨人類所有的罪惡,所以民眾光是信仰他就保證可以上天堂。

基督教利用簡單教條來吸納信眾的方式跟與阿道夫‧希特勒在德國經濟大蕭條期間吸引德國民眾的手法如出一轍。如同後人詫異納粹的恐怖一樣,羅馬人日後也發現到:基督教這一帖精神毒藥遠比精神空虛還要可怕。任何基督徒取得政權的地方之後都會出現恐怖統治,而且民眾受騙上當後的生活毫無自由可言。.

公元312年,擁護基督教的君士坦汀皇帝登基,基督教在羅馬政府的地位開始鹹魚大翻身。他即位後的首要政策就是頒發米蘭詔書,藉由法律保護基督徒的宗教。接著他開始金援基督教的神職人員,為他們興建教堂並賦予高官厚祿。君士坦汀的政治庇蔭持續了將近20年,而基督教已經奠定了穩固的權勢地位…準備好展開它禍害千年的死亡之翼。

公元331年,君士坦汀下詔剝奪所有非基督徒的身家財產,並且沒收他們神廟中的金銀財寶。非基督教的神職人員的生計頓時陷入絕境,同時也害得他們與信眾的社經地位跌入谷底。更糟糕的是,這道詔書使得大量的財富轉移到他們最可怕的敵人手上...也就是當年大喇喇地想消滅其他宗教的基督徒

公元337年君士坦汀一世駕崩。他的三個兒子同時繼位並且瓜分了帝國。君士坦提烏斯二世起先控制著埃及、近東和中東地區。經過一番手足相殘,兵戎相見的皇位競爭之後,他最後成為了羅馬帝國唯一的皇帝。他在統治帝國東方期間下令關閉非基督徒的神廟(現在被稱為異教徒)、禁止他們公開進行儀式並且對任何發表預言的人處以死刑。 另一方面,他免除所有基督徒神職人員的納稅和勞役責任,同時賦予他們世俗法律的豁免權;等同放任他們肆意迫害異教徒。

過沒多久,基督徒開始殘暴的迫害和屠殺異教徒。阿斯塔拉女神在巴勒斯坦的神廟被夷為平地,神廟的祭司和女祭司都慘遭毒手。隨即尼羅河神廟的祭司也無一倖免。當地群眾發起暴動不久便遭到軍隊殲滅,神廟群和圖書館付之一炬,而所有的女祭司都被凌辱至死。

整個帝國都陷入了恐怖的宗教狂熱:所有老百姓都被強迫改信基督教,不然就是酷刑或極刑伺候。公元386年,敘利亞的宙斯神廟被踏為平地;接著卡萊和希拉波利斯的神廟群也無一倖免。公元389年,狄奧多西皇帝頒佈了狄奧多西諭令,繼續摧殘異教徒。亞歷山卓的愛希斯神廟,接著是迦太基的坦尼特神廟以及無數的小神廟陸陸續續的慘遭破壞。

希栢利女神宗教對基督徒而言更是如同眼中釘,肉中刺。一來它有著淵遠流長的歷史:公元前6000年的史前時代就已經在加泰土丘紮根…幾乎可說是人類的第一個,也是最古老的宗教信仰。二來它長久以來都受到民眾的崇敬,堪稱古代文明的精神支柱。

因此之後登基即位的君士坦汀二世便明令:爾後全帝國任何人發表預言都將處以死刑。這對西碧女祭司和神諭祭司們而言等同是趕盡殺絕。另外,由於許多異教徒宗教(由其是希栢利女神神廟)任用許多跨性別的神職人員,基督教領導階層就向狄奧多西皇帝進獻讒言:跨性別是違背自然而且邪惡的行為。

於是在公元390年,狄奧多西一世下詔將所有的跨性別女祭司處以酷刑至死或者用火刑柱燒死。這道詔書也成了基督徒攻擊殘存神廟的藉口。這幫屠夫接著在帝國全境燒殺擄掠,塗炭生靈。幾年之後,幾乎所有在土耳其、埃及和中東的小神廟都被破壞殆盡,異教徒祭司和女祭司都已經殉道身亡。
譯註: 當年的跨性別祭司並沒有做變性手術。他們多半是男扮女裝,過著等同女性的生活。不論有沒有自願接受閹割,他們的社會地位都是受到高度尊重的知識分子和神職人員。

不論藝術、文學、科學都盛極一時的希臘羅馬文明霎時間分崩離析...雄偉的神廟和圖書館淪為廢墟。悠久的文化和傳統走入歷史,留下無限感慨。曾經是古文明中心的德爾斐神殿被下令查封。公元393年,神諭祭司傳下了最後一道神諭:

『稟吾王:豪宮華殿皆傾頹。
阿波羅流離失所;神聖月桂凋零殆盡;
聖泉乾涸;詠嘆止息;
萬事俱休矣。』

到了公元410年,抄掠神廟財產也只能杯水車薪。沒多久帝國全面破產,社會結構連帶崩潰,到處可見官逼民反。隨後西哥德國王─亞拉里克率領軍隊攻陷羅馬並且大舉劫掠;西羅馬帝國滅亡。

拜占庭(東羅馬)帝國則是苟延殘喘延續了很長一段時間。公元5到6世紀,帝國在查士丁尼和提比略二世皇帝的統治之下,殘存的異教徒神廟持續遭受人為破壞;異教徒祭司和女祭司也接連地殉道犧牲。就連拒絕接受基督教的民眾也慘遭血腥鎮壓。

許多偉大的教師、醫師、科學家和知識分子慘遭屠戮,只因為他們是異教徒。無數圖書館付之一炬,因只為館中藏書的作者們是異教徒。焚書坑儒讓整個西方世界進入人類歷史上的黑暗時代:一場長達將近1000年的貧病交加,無知迷信的文明噩夢。

正當人類準備從宗教大屠殺中稍加喘息振作之際,基督教的狂熱份子們已經完成了針對西方世界的宗教洗腦,並且建立起凌駕各國政府的宗教霸權。更嚴重的是,他們儼然成為了西洋歷史書的唯一代言人。但是總有一天,他們必須為摧毀人類祖先的宗教信仰,以及掩蓋自己反人類的惡劣罪行付出最沉痛的代價。

※原文:〈The Final Years〉(http://www.cybele2.com/TFY.html)
※翻譯:Patrick Shih
※更多訊息請見:華人區事件聯合行動團隊導航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