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大家好,我是克里斯。

我從2013年開始研究非主流訊息,至今已告一個段落。當一個人已經漸漸了解了這個世界的情況,他就不能僅僅繼續停留在資料的研究,而需要再跨出一步,採取實際的行動去創造和成為自己想要看到的改變。現在我選擇了「凱史科技」作為我下一個階段投入的領域,作為我創造改變的支點和工具。

現在我已經把心力轉移到我新創建的《Plasma Lab:Keshe社群實驗空間》,而《地球未來》網站的資訊更新將會變少。

歡迎有興趣的朋友,與我一起投入凱史科技的學習和研究。或加入各地自發組成的凱史社群(台灣香港)。

另外,第一次造訪本站的朋友,建議先閱讀〈歡迎:新手引導〉補足相關的背景資訊,以便理解其他文章的內容。也提醒讀者:本站無法保證所蒐集之訊息的正確性,請自行評估求證。

2014年8月31日 星期日

美國藥品史話-洛克菲勒制藥帝國的真相

《美國藥品史話》是由已故美國出版家Morris A. Bealle經過深入調研後所撰寫的對當時美國藥品界卡特爾-洛克菲勒家族-的運作手段、利潤分配以及其對美國人民健康造成的巨大損害等鮮為人知的內幕予以揭露的調查報告。儘管身處“新聞自由”的國度,該書作為美國最重要的健康政策報導之一自1949年問世以來時至今日仍一直受到利益集團的封鎖和打壓,但這也不能阻止其創造到1975年再版33次的傳奇經歷。在其中“殖民化”一章中,作者著重披露了1917~1949年間洛克菲勒家族對中國所進行的慈善募捐,興辦醫科大學、藥學基金會和學會等活動,以 “拯救中醫中藥” 的美名,打著“中醫藥現代化、科學化”的幌子,從而企圖達到潛移默化地使中國人對自己的中醫藥學術的根源與體系產生懷疑,進而使之厭棄經過多少個世紀檢驗的安全、有效卻又廉價的草藥和無法通過大規模動物實驗來驗證的古老針灸,最終達到佔領中國醫藥市場的戰略目的。

克里斯註:以下轉載之文章,為 Hans Ruesch (漢斯.魯斯克)針對《美國藥品史話》(The Drug Story) 所撰寫的摘要評論(中譯版),非該書內容本身。

如要閱讀 Morris A. Bealle (莫里斯‧A‧比利)所著之《美國藥品史話》原文書請點此連結,或點此下載PDF檔 (備用載點)。

The Truth About the Rockefeller Drug Empire: The Drug Story
美國藥品史話──洛克菲勒藥品帝國的真相

摘要評論:Hans Ruesch (漢斯.魯斯克)
翻譯:呂嘉戈

20世紀30年代,曾任原來的《華盛頓時代先驅報》當地新聞編輯主任的莫里斯‧A‧比利經營著一家縣級地方報紙。當地的電力公司每周都在這家報紙發布大量的廣告。每當廣告費到帳時,比利的經濟壓力就會減輕很多。

但是,根據比利自己的陳述,一天,該報維護了一些受到電力公司劣質服務讀者的立場,因此莫里斯‧比利受到了電力公司廣告代理的斥責,這是他一生中受到的最嚴厲的斥責。他們告訴他如果再有任何 “越過雷池一步的行為”,將立即導致電力公司取消與其訂立的廣告發布合同,而且煤氣公司和電話公司與其訂立的廣告發布合同也將取消。

就在那時比利明白了“新聞自由”的含義,他決定退出報界。他有資本這樣做,因為他在馬里蘭州有地產,屬于貴族階層。但是並非所有的報紙編輯都那麼幸運。


比利利用他的職業經驗對新聞自由的狀況進行了深入探究,並寫出了兩則爆炸性的新聞---《藥品史話》和《洛克菲勒家族》。盡管他很熟悉編輯界,也有很多重要的人際關系,然而直到1949年他建立自己的公司———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哥倫比亞出版公司———之前,他都無法將自己的發現公諸于世。這件事只是在“自由的土地和勇敢的國度”實施的悄無聲息但卻極為強硬的新聞審查制度的一個典型例子。盡管《藥品史話》是美國所出版的關于健康和政治的最重要的書籍之一,但它卻既不被任何一家大書店所接納,也不被任何一家正規報紙所評論,它只能通過郵寄而銷售。然而,當我們在20世紀70年代第一次讀到這本書的時候,這本書已經是第33次印刷了,是由另一家出版社———猶他州奧勒姆的百沃達出版社出版的。

例證

正如比利指出的那樣,能賺取其投資6%利潤的企業就是盈利的好企業。斯特林藥品公司是洛克菲勒藥品帝國的主要組成部分和最大的控股公司,該公司及其68家附屬企業1961年的稅後營運利潤是23,463,719美元,按其淨資產43,108,106美元計算,盈利54%。洛克菲勒控制的另一家公司施貴寶公司,按照其財產的實際價值計算,在1945年的盈利不是6%,而是576%。

 那是在利潤豐厚的戰爭年代,當時的陸軍軍醫局局長辦公室和海軍醫藥局不僅扮演著藥品托拉斯推銷商的角色,同時還強行將藥品托拉斯的毒藥注入到美國士兵、海員和海軍陸戰隊士兵的血液中去,數量超過兩億劑。比利問道: 洛克菲勒一家,及其在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美國公共衛生服務部、聯邦貿易委員會、商業服務監督局、陸軍醫療部隊、海軍醫藥局中的走狗以及全國成千上萬的衛生官員們相互勾結起來將各種形式不依賴藥品的療法排除在行業之外,這難道不奇怪嗎?

 “洛克菲勒基金會最後一次年度報告,”比利報告說︰“詳細記錄了過去44年來基金會給予各個大學和公共機構的捐贈,這些捐贈總計超過了五億美元。這些接受捐贈的大學,理所當然地向它們的學生傳授洛克菲勒醫藥公司希望它們傳授的藥品知識。否則它們將得不到更多的捐贈,就象美國的那30多家學院一樣,由于不采用那些基于藥品治療的理論,沒有一家能得到捐贈。”

 “擁有著名醫學院的哈佛大學,已經收到了洛克菲勒藥品基金8,764,433美元,耶魯大學收到了7,927,800美元,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收到了10,418,531美元,位于聖路易斯的華盛頓大學收到了2,842,132美元,位于聖路易斯的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收到了5,424,371美元,康奈爾大學收到了1,709,072美元,等等,等等……。

隨著對這些能夠進行藥品宣傳院校巨額資金的捐助,洛克菲勒利益集團正在形成一個世界範圍的網絡,沒有人能夠完全探究其內里。早在30多年前,這個網絡就已經大到這樣一種程度以致于讓比利這樣來描述︰洛克菲勒利益集團創造、建立和發展了遠非人類思維所能想象到的工業帝國。美孚石油公司當然是洛克菲勒實業建立的基礎。作為冷酷的顯現出工業掠奪傾向的老洛克菲勒的故事廣為人知,但是今天卻正被輕而易舉地忽略著。這個龐大的工業帝國的支柱是大通國民銀行(現已更名為大通曼哈頓銀行)。


洛克菲勒的工業帝國對藥業的控資並非微量。洛克菲勒一家擁有世界上最大的制藥集團,並利用他們其他的利益集團對提高藥品銷售量施加壓力。市場上12000種不同藥品中的大部分都是有害的,藥品托拉斯對這一事實毫不在意。

洛克菲勒基金會 

洛克菲勒基金會最初設立于1904年,當時叫作公共教育基金。表面看來是對公共教育基金補充的叫作洛克菲勒基金會的組織,成立于1910年,通過長期的欺騙和洛克菲勒大量錢財的投入, 它終于使得紐約立法機關于1913年5月14日對其頒發了特許令。

因此也就毫不吃驚,洛克菲勒公司在所有與衛生有關的聯邦機構里都安插有自己的眼線。于是,最先是在父母和學校的幫助下,其次是在直接的廣告作用下,最後,但不是最次要的,是在收益對傳媒人的影響下,美國公眾的“教育”舞台搭起來了,其著眼于把這種教育變成是藥品和毒品依賴者大眾化的過程。

《廣告時代》雜志的一份匯編顯示出,早在1948年,美國大一些的公司在廣告上的花費總額高達1,104,224,374美元,那時一美元還值一美元,而不是象半個茲羅提那樣不值錢。在這筆令人驚愕的巨額開銷中,洛克菲勒—摩根聯鎖利益集團(摩根死後完全成為洛克菲勒的天下)控制了大約百分之八十,並用來操縱關于衛生和藥品事業的公共信息———當時如此,而今日則更無所顧忌.

新聞審查 

 “即使最獨立的報紙也要依靠它們的新聞聯社來獲取國內新聞,”比利指出︰“因此新聞編輯沒有理由懷疑來自美聯社、合眾社或者國際新聞社的關系到衛生事件的報道受到了審查。然而,這種審查卻接連不斷地發生。”

實際上,20世紀五十年代,藥品托拉斯在美聯社理事會中有一名它自己的理事。他是美聯社理事會中最強有力的人物之一,不亞于《紐約時報》的出版人亞瑟‧海斯‧甦茲貝格。

因此,對于洛克菲勒托拉斯而言,說服美聯社的科學類編輯采用這樣一種政策是極其容易的,即未經藥品托拉斯“專家”的批準,不允許任何醫藥新聞過關,而且這位新聞審查官不會批準任何一條以任何形式有損藥品銷售的新聞。

這就向今天說明了為什麼大量關于血清和醫療方法以及很快就要實現的對癌癥、艾滋病、糖尿病、多發性硬化病的突破性勝利的虛假報道,會厚顏無恥地通過無線電波傳播到美國及國外的所有日報上。

伊曼紐爾‧M‧約瑟福森,一位醫學博士,盡管多次受到藥品托拉斯的威脅,然而他並沒有被嚇住。他指出美國全國科普作者聯合會被“說服”采用下列陳腐的笑話作為其道德規範的一部分︰“科學類編輯者沒有能力判斷涉及到醫學和科學發現的現象的事實。因而他們只能報告被醫學權威認可的或者呈現在科學共識面前的‘發現’。”

這就說明了為什麼美國最大的出版商班坦圖書公司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最初其憑借熱情和樂觀給其名單上的3500名“科學作者”送去了《剝皮人魔》一書的贈閱本,以供他們評閱時使用;而沒有將這些書送給那些不受醫學審查影響的文學評論者們。只有一名審查官說“不”,《剝皮人魔》就銷聲匿跡了。

因而,盡管根據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的報道,僅僅在美國1978年就有一百五十萬人因為藥品的副作用而住進了醫院,盡管有勇有識的醫療界人士一再聲明市場上的大多數藥品最好的結果是不發揮藥效,但從長遠來看大多卻更危及健康或生命,報紙上仍然充滿了對藥品及其宣稱的療效進行鼓吹的廣告。

關于非藥物療法的真相被壓制,除非它迎合新聞審查官顛倒黑白的目的。無論實施捏脊療法的人們、實施物理療法的人們、施行骨療者、信仰療法者、唯靈論者、草藥醫生、基督教科學派的人們或者運用他們自己的大腦思考的醫學博士們如何有效實施這些療法,你別想在大報上看到這些療法的真實報道。

為了傳授洛克菲勒藥品思想論,有必要教授這樣一個觀念,那就是:自然在造人時,不知道她在做什麼。但是聯邦安全部兒童局的統計表明,由于藥品托拉斯全力推進對人體系統注射麻醉藥品、接種疫苗和注射免疫用的動物血清,美利堅民族的健康狀況急劇下降,尤其是在兒童當中更是如此。現在的兒童,這也要“注射”,那也要“注射”,而科學所認知的唯一的安全衛士就是純淨的血流,但這只能通過清潔的空氣和有益健康的食物得到。這意味著自然、經濟的方法。這也正是藥品托拉斯所最反對的。

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的官員在被任命前都須得到洛克菲勒中心的認可。當其不得不將獨立的外科手術師排擠出行業之外時,它總是不遺余力地去執行這些命令。但是這些命令並非直接來自美孚石油公司或者哪一家藥店的董事。正如莫里斯‧比利所指出的,美國醫學會是藥品托拉斯的前鋒,它提供那些庸醫,甚至在他們對涉及的產品一無所知的時候,去求證,那是他們深思熟慮的意見,即該產品沒有療效。

迫害  

比利寫道︰

“靠著納稅人的錢,藥品托拉斯對其要犧牲的人千方百計地進行迫害。如果對方是小本經營,律師費和訴訟費就可以把他打垮。在一起案件中,一名來自賓夕法尼亞州斯克蘭頓市名叫阿道弗斯‧霍恩澤的醫生,他曾說過維生素(他用的是天然維生素)對健康很重要,因他的產品“貼錯了標簽”而被告上法庭。美國醫學會動用了十名醫生證明‘維生素對人體不是必需的’,從而推翻了所有已知的醫學理論。面對與之相反的政府公報,這些醫生宣稱這些權威出版物已經過時了從而將其拋在一邊!”          

除了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比利列出了下列與“衛生”(指的是藥品托拉斯的健康,實則是對人們有害的)有關的,由洛克菲勒支持的部門︰美國公共衛生部、美國退伍軍人管理局、聯邦貿易委員會、空軍軍醫局、陸軍軍醫局局長辦公室、海軍醫藥局、國家衛生研究院、國家研究委員會、以及國家科學院。

位于華盛頓的美國國家科學院被認為是全能機構,它能調查天底下一切事情,尤其是衛生領域的事情,並且在那個學科擁有面對膽戰心驚的公眾的最後發言權。在這個部門首腦中最重要的職位,藥品托拉斯有他們自己任命的人擔任。他正是阿爾弗雷德‧N‧理查茲,默克公司的董事和最大的股東,而莫克公司正從藥品交易中攫取巨額利潤。

當比利揭露出這一事實後,理查茲隨即就辭職了,洛克菲勒一家任命他們自己洛克菲勒研究院的主任德特利佛‧W‧布朗克接替了他的這個職位。

美國的醫藥卡特爾  

醫藥卡特爾被紐約《尼亞加拉瀑布》的醫學博士J‧W‧霍奇總結如下︰

 “醫藥壟斷或者醫藥托拉斯,被委婉地稱作美國醫藥聯合會,不僅是所有存在過的最卑鄙的壟斷組織,而且是最傲慢、危險、專橫的組織,它一直致力于操縱這個時代和其他任何時代的自由民族。一切所有的能治病的安全、簡便、自然療法一定要受到攻擊並被驕傲自大的美國醫藥聯合會醫生托拉斯的領導們斥責為假冒、欺詐和哄騙。

每一個行醫者,如果不和醫藥托拉斯結成聯盟,就會被掠奪成性的托拉斯的醫生們斥責為“危險的江湖騙子”和假冒的醫生。每一個公共衛生學家,如果試圖采用天然手段而不采用手術刀或者有毒的藥物、疾病分離血清、致命的毒藥或者疫苗來讓病人恢復健康,他馬上就會遭到這些醫學暴君和狂人的攻擊、嚴厲斥責、最大限度的誣蔑和迫害。”

位于印第安納波利斯的林肯捏脊療法學院要求課堂學習4,496小時才能獲得學位,位于達文波特的帕爾默捏脊療法研究所要求不低于400060分鐘,位于丹佛的天然醫術大學要求五年,其中每年1000小時。然而,醫藥卡特爾到處宣傳這三所“持異端邪說的”學院的行醫者們沒怎麼受過訓練或者干脆說根本沒受過訓練。這其中真正的原因是他們不用藥就能把病人治好。1958年,一位這種“缺乏訓練”的醫生,尼古拉‧P‧格里麥爾迪與63名醫務工作者以及施行骨療者一起參加了康涅狄格州委員會的基礎科學考試,他取得了參加康涅狄格州委員會考試的醫生所取得過的最高成績(91.6分)。

 殖民化 

洛克菲勒的各種各樣的“教育活動”在美國獲得了巨大的利潤,以至于在1927年發起了國際教育基金會作為小洛克菲勒自己的個人慈善事業,還捐贈了21000000美元作為啟動資金,準備毫不吝惜地給予外國的大學和政客們,當然要附帶各種條件。這個基金會承擔著輸出洛克菲勒作為全人類恩主的“新”形象和他的商業任務。沒有人告訴過那些受益人,洛克菲勒從窗戶里扔出去的每一分錢,都將會帶著豐厚的利潤從前門跑回來。

洛克菲勒過去一直對中國有著特殊的興趣,由于美孚石油公司幾乎是“中國油燈”煤油的唯一供應者,因此他把錢用來設立中國醫藥基金和北京協和醫學院,扮演著偉大的白衣父親的角色,來施予他卑微的孩子們以知識。洛克菲勒基金會投資達45,000,000美元用來“西化”(實際是摧垮)中醫。

醫學院校被告知,如果它們想從洛克菲勒慷慨的贈與中得到好處,它們必須使五萬萬中國人民信服地把他們經過多少個世紀檢驗的赤腳醫生安全、有效卻又廉價的草藥扔到垃圾箱里,讓中國人民贊成使用美國制造的昂貴的有致癌、致畸作用的“神”藥,當這些藥致命的副作用再也掩蓋不住的時候,則需要不斷地用新藥來替代;如果他們不能通過大規模的動物實驗來“驗證”他們古老的針灸的有效性,這就不能認為有任何“科學價值”。西醫對幾千年來證實的針灸對人類的有效性毫不關心。

但是共產黨在中國執政以後,既然跟中國進行貿易已不可能,洛克菲勒一家也就對中國人民的健康突然失去了興趣,並逐漸把他們的注意力轉向了日本、印度和拉丁美洲。

形象 

所有的對他生平的公正研究只能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他可能是所有的愛好中最丑陋的那種愛好的受害者,那種對錢的愛好,把錢作為目的。這是一幅令人不快的畫面……這個斂財狂秘密地、耐心地、持久地謀劃著他如何可以增加財富……他把商業變成戰爭,並將殘忍、腐敗行徑充斥其間……然而他將他的巨大組織稱為善行,將他去教堂做禮拜和慈善事業作為他正直的證據。這是披著宗教外衣的最為錯誤的行為。這只能稱之為——虛偽。”

這是艾達‧塔貝爾在她的《美孚石油公司的歷史》中對老洛克菲勒的描述,該文于1905年連載于廣為發行的《麥克盧爾雜志》上。由于那是在“拉德洛大屠殺”前幾年,因此老洛克菲勒當時還遠未達到最聲名狼藉的時候。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無論是在美國國內還是國外,很難再看到不管是對老洛克菲勒,還是對小洛克菲勒的哪怕是一句批評,而小洛克菲勒已經步了老洛克菲勒的後塵;也看不到對小洛克菲勒四個兒子的批評,他們都在竭力效仿他們杰出的前輩。今天,在西方公共圖書館里現存的各種各樣百科全書里,只有對洛克菲勒家族的贊揚,而沒有其它。這是如何做到的呢?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在老洛克菲勒一生中明顯的最具負面影響的兩次事件帶來了對其有利的巨大的正面變化,其變化之大連他自己都無法預見到。即︰

根據當前的《不列顛百科全書》(早已成為洛克菲勒的個人財產並已從牛津搬到了芝加哥),洛克菲勒“急流勇退”的那一年,即1911年,他被美國一家法院判決行為違法,並命令他解散由40家公司組成的美孚石油托拉斯。這次強制解散卻給他的帝國增添了新的力量,這在現代商業歷史上是史無前例的。直到那時,托拉斯一直都以大家能夠看到的形式存在著———一個暴露的目標。從那以後,它轉入了地下,因此它的權力被披上了神秘的外衣,它繼續進行擴張,然而人們卻看不到,因而也無法抗拒。

第二個明顯的反面教訓是1914年的一次事件,這次事件說服老洛克菲勒開始給自己臉上貼金。而此前他十分輕視輿論。

拉德洛大屠殺 

礦工聯合會要求為卡羅拉多燃料鋼鐵公司———洛克菲勒旗下眾多公司中的一家———的礦工們增加工資並改善生活條件。

這些礦工們大多是來自歐洲最貧困國家的移民,他們住在由公司提供的工棚里,支付著昂貴的租金。他們的工資微薄(每天1.68美元),並且是以只能在公司的商店里使用的代幣券的形式支付的,而這些商店里的東西售價都很高。他們做禮拜的教堂的牧師受公司雇佣的;他們的孩子在公司控制的學校里上學;公司圖書館里不收藏篤信《聖經》的洛克菲勒一家認為具有“顛覆性”的書籍,如達爾文的《物種起源》。公司養著一支武裝力量,這支武裝力量由偵探、煤礦警衛、間諜組成,其任務就是對礦工們進行隔離,以消除他們可能聯合起來的危險。

當礦工們罷工的時候,小洛克菲勒,那時已經正式掌管了公司,和他父親的打手---擔任洛克菲勒基金會董事的浸信會牧師弗雷德里克‧T‧蓋茨,甚至拒絕談判。他們把罷工工人從公司的工棚中趕了出去,並從鮑爾德溫-菲爾茨偵探所,雇佣了一千名工賊,然後說服州長阿蒙斯調集國民警衛隊幫助鎮壓罷工。

公開的沖突爆發了。自從被趕出來以後就搭帳篷住宿的警衛、礦工、他們的女人和孩子們,被無情地殺害。直到驚慌失措的州長給威爾遜總統發電報請求派聯邦軍隊來,最終才由威爾遜總統鎮壓了這場罷工。《紐約時報》,那時已經不能被指責為對洛克菲勒勢力不友好,于1914年4月21日進行了報道。

 “今天在拉德洛地區發生在罷工的煤礦工人與科羅拉多國民警衛隊成員之間一場長達14小時的戰斗終致希臘罷工工人領袖路易斯‧泰克斯被殺,拉德洛的帳篷群落被焚毀。”

第二天報道︰

 “在拉德洛地區洛克菲勒控股的科羅拉多燃料與鋼鐵公司的地界發生的政府軍隊與煤礦工人之間長達14小時的戰斗中,已知四十五人死亡(其中包括32名婦女和兒童),二十人失蹤,二十多人受傷。拉德洛已是一片被燒焦的廢墟,下面埋葬著工業沖突歷史上慘絕人寰的恐怖故事。當火焰燒過的時候,婦女和兒童們在為了保護自己不受來復槍火力攻擊而挖的掩體里,象困在陷阱里的老鼠一樣死去。在今天下午挖開的一個坑里面發現了十名兒童和兩名婦女的尸體。”

全面的形象美化 

由于全世界隨之而來的反感,老洛克菲勒決定雇佣全國最有才能的艾維‧李作為其新聞代言人,美化洛克菲勒這個工業血腥巨頭的艱巨任務也就落在了他的肩上。

當李得知新組建的洛克菲勒基金有一億美元要用于促進目的而卻不知如何使用時,他提出一個計劃,把大筆資金,不少于一百萬,捐給著名的大學、醫院、教會和慈善機構。他的計劃被接受了。因此數百萬美元的錢被捐出去了。而且他們在全世界用頭版頭條進行報道,因為在金本位制和五美分雪茄煙的時代,在報界有一句諺語,一百萬美元總是新聞。

那就是用漂亮的詞句堆砌起來的,關于新的“神”藥和“即將實現的突破”的醫學報告的開始。這些報告是在一流的新聞機構里炮制出來的,並延續至今。反復無常的公眾很快就忘記了,或者說是原諒了那次對外國移民的大屠殺。取而代之的接受了在令人眩目的慷慨慈善事業掩護下洛克菲勒的形象,他的部分資產在新聞界如雷的鼓吹下,轉到了形形色色“有意義的”組織那里。

收買輿論 

在接下來的幾年里,不僅是新聞記者,而且全部報紙都或者被洛克菲勒的錢買了下來,或者要依賴其財政支持,或者由其設立。因此,當由亨利‧盧斯于1923年創辦的《時代》雜志陷入經濟困境時,它就被J‧P‧摩根接管了。摩根死後,他的金融帝國土崩瓦解,以全面美化形象出現的洛克菲勒家族毫不猶豫地接管了這家編輯界的奇葩,以及她的姊妹雜志《財富》和《生活》,並為她們修建了自己的家,一幢昂貴的14層樓房———時代與生活大廈。

洛克菲勒還是《時代》的“對頭”雜志《新聞周刊》的合伙人,這家雜志是在羅斯福總統“新政”早期由洛克菲勒、文森特‧阿斯特、哈里曼家族以及洛克菲勒家族的其他成員和盟友們出錢建立的。

知識分子———一筆交易 

出于天生的玩世不恭,老洛克菲勒必須讓他自己對所謂的知識分子是如此容易被收買感到驚奇。實際上,他們是他最好的投資。

通過對他在國內和國外的教育基金會的建立和慷慨的捐贈,洛克菲勒不僅成功控制了政府和政客們,而且控制了知識分子和科學界,首當其沖的是“醫學的力量”,這個組織形成了“新宗教”的牧師們,他們就是現代的醫務人員。普利策獎、諾貝爾獎或者其他類似接受捐贈資金並具有聲望的獎金從來沒有授予過公然宣稱與洛克菲勒系統作對的人。

亨利‧盧斯是《時代》雜志的正式奠基人和編輯,但是卻一直依賴于洛克菲勒家族的廣告,因此也就在對他的資助人的阿諛奉承上極盡能事。洛克菲勒的兒子對拉德洛大屠殺負有責任,而且在他父親的大多數令人反感的行動中一直是一個順從的合作者。然而,在1956年,亨利露西把小洛克菲勒作為《時代》的封面人物,並且將特寫嚴肅地以“好人”來命名,報道中有這樣的吹噓︰

 “正是由于小洛克菲勒的一生是積極向社會奉獻的一生,才使得他成為一名真正的美國英雄,就如同一位為美國軍隊贏得勝利的將軍或者代表美國在外交上取得勝利的政治家肯定會成為英雄一樣。”

很清楚,即使在小洛克菲勒和亨利‧盧斯死後,由于《時代》仍然依賴于洛克菲勒家族的廣告,因此它的編委不可能改變論調。因而,在1979年小洛克菲勒的一個兒子納爾遜‧A‧洛克菲勒死後,雖然他是越南戰爭和美國參加的其他戰爭中最強硬的鷹派人物之一,並且還應對阿提舍監獄的囚犯和人質的大屠殺負個人責任,《時代》在訃告中這樣說他︰“他受服務、改善和促進國家的使命所驅使。”這不是在嘲諷。

或許是因為所有的這些,當彼得‧辛格教授在向意大利的法官們講述時,他牢記著洛克菲勒基金會是一家慈善企業,致力于做好的工作。他們最好的一項工作看來就是資助彼得‧辛格教授這位世界上動物最偉大的朋友和保護者。他聲稱“動物解剖是醫學進步必不可少的”,並且20多年來拒絕提及眾多的醫學博士們所持有的相反的觀點。

數百萬元免費宣傳金 

      《時代》雜志中的文章揭露出來的另一件有趣的事情是,很多年以前,辛格已經“感到驚喜,因為當時《不列顛百科全書》出版公司要求他把這個學科濃縮在大約 30,000詞匯之內,而這是位于學科中心的我們如何行動的系統研究。”而現在我們談及了資助及贊助的話題,  這並不總是意味著馬上兌現,更重要的是長遠利益。

        幾十年前,《不列顛百科全書》出版公司從牛津搬到芝加哥,因為洛克菲勒把它買下來了,以給他建立的第一所大學芝加哥大學及其醫學院增加更多需要的光彩。 “世界上最偉大的動物保護者”彼得‧辛格教授總是為動物解剖和唯利是圖的醫學騙子大開方便之門,由于洛克菲勒基金會在全球的廣泛參與以及傳媒界的一貫附和,辛格教授從洛克菲勒那里獲取了成百上千萬美元的免費宣傳金。

         從《時代》雜志的文章中我們還可以看出,辛格的母親是落後農村的一名醫生,這可能意味著他在吃奶的時候就接受了洛克菲勒全部關于動物解剖的迷信說法。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