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大家好,我是克里斯。

我從2013年開始研究非主流訊息,至今已告一個段落。當一個人已經漸漸了解了這個世界的情況,他就不能僅僅繼續停留在資料的研究,而需要再跨出一步,採取實際的行動去創造和成為自己想要看到的改變。現在我選擇了「凱史科技」作為我下一個階段投入的領域,作為我創造改變的支點和工具。

現在我已經把心力轉移到我新創建的《Plasma Lab:Keshe社群實驗空間》,而《地球未來》網站的資訊更新將會變少。

歡迎有興趣的朋友,與我一起投入凱史科技的學習和研究。或加入各地自發組成的凱史社群(台灣香港)。

另外,第一次造訪本站的朋友,建議先閱讀〈歡迎:新手引導〉補足相關的背景資訊,以便理解其他文章的內容。也提醒讀者:本站無法保證所蒐集之訊息的正確性,請自行評估求證。

2014年9月7日 星期日

卡米洛特工程2014年3月16日採訪:凱史在線-有關威脅和科學

採訪影片(英文原文):


採訪之中文逐字稿:

卡米洛特工程2014年3月16日採訪:凱史在線-有關威脅和科學
Keshe Live Regarding Threats and Science


Project Camelot, March 16, 2014
採訪時間:2014年3月16日
採訪人:Kerry Cassidy(凱瑞.凱西迪:文中簡稱KC)
從事職業:記者
國籍:美國

受訪者:Mehran Tavakoli Keshe(邁赫蘭.特瓦克里.凱史:文中簡稱MTK)
從事職業:核子物理科學家
國籍:伊朗
研究領域:等離子體反應器控制技術
採訪形式:實時SKYPE網絡電話採訪

採訪地點:互聯網  
YouTube在線觀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DFR994bcjk
(天行瀏覽器直接可看)
採訪視頻下載:http://pan.baidu.com/s/1eQeOpsY

整理文本:
口譯:漫步環宇
速記:超前科技
統合: KESHE_HUMAN

KC:大家好,我是凱瑞.凱西迪來自卡米羅特工程的。這時我把keshe先生文件放到我的網站之後我的網站就無法訪問了。大家再稍等一下把網站修復好。我對此表示歉意,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把內容發到聊天區域當中。凱史先生你今天能把你的視頻播放出來嗎?

MTK:由於我們保安的建議,現在他們已經不讓我來放出這種視頻了,我們的保安給我提出了這種建議,最好不要在視頻中露面。

KC:來讓我們把視頻的畫面調整小一些,之後我們就可以開始了。好的,請稍微再等一下。好的,我要從這裡再次宣布,開始我們的採訪,我是來自卡米洛特揭秘工程網站的凱麗凱西迪。我現在已經開始了錄音的過程,建議聽我們節目的聽眾把節目錄下來,現在對MTkeshe先生採訪,他來自伊朗,最初是一位核工程師之前他曾在比利時工作,現在他已經到了意大利。他的工作有一部分也集中在解決自由能源方面的問題,今天我們要談論的問題也集中在這部分,現在他的生命正受到威脅,我們今天的這次採訪也是非常重要的。

我想要各位知道的就是他的這些文件現在在網站上你都可以找到,在我們的網站上你可以看到文件的下載鏈接,你現在應該可以看到這個鏈接了。我把它發佈到了我的 facebook的網站上,現在我的網站已經癱瘓了。我的站長托米正在抓緊修復我們的網站,他在一小時之前就 ​​想把文件上傳到我們的網站,沒想到我們的網站到現在都沒恢復正常,這個鏈接在我們的雲端服務器上。你可以看到它下面有我們網站的logo,叫卡米洛特揭秘工程的網站。這個地方大家可以從這些地方來下載我們的數據文件,這些信息都是有關自由能源方面,很明顯有人不想讓這些文件公佈於眾,keshe先生的生命現在正在受到威脅,我也收到了一封郵件,那是羅夫他發給我的,我想經常聽我們節目的聽眾對羅夫也是非常熟悉的,我們經常對他進行採訪。

我看看是不是能夠把他的內容也發到這裡,看上去好像是對他的網站上的網友所說的一些話,羅夫他本人也是在自由能源方面的先驅者,很早就涉及到了自由能源領域,他本人也是一名發明家,現在他也全力支持keshe先生的技術,現在他把這封電子郵件發出來,目的就是支持keshe先生。裡面有這樣一段描述,對我來說可能有些複雜了。我要做的就是keshe先生我要讓你能夠看到這郵件的內容,你現在能夠收到我們發的郵件嗎?

MTK:你可以把郵件發到我的私人郵箱,RICK知道我的郵箱地址。

KC:當前我們進行一個在線的採訪,我想你不想把你的私人郵箱公佈出來。

MTK:是的,還是讓我給你解釋一下吧,keshe基金會的郵箱在3個月之前已經被他們攻陷了,他們從我的郵箱下載了30000多封郵件,我們已經不在我們的服務器上接收郵件了,現在我們也能夠知道他們一直在監控我們的這些來往郵件。他們就是通過閱讀我們的這些郵件,他們試圖想針對我設立一種私設法庭,想找到我的一些把柄,然後對我進行非法審訊,包括把我的妻子抓起來作為人質。還有其他的類似的事情,當然這裡他們也不會放過我的孩子。現在還在監控整個事情的進展。當然也是想將這件事情不讓知識尋求者處於一種不知情的狀態下。

很明顯,如果我在很長時間不露面的話,很可能我和我的妻子都會受到他們的殘忍的折磨,包括我的孩子,他們也不會放過。實際上現在我們對這個事情是很清楚的,我們的保安人員對這些事情也是完全了解的。現在他們正在兩三個政府來商談關於我的生命的保護方面的事情,現在也非常密切的在監控整個事件的發展,當然在這個政府當中也有一些人反對對於我們採取一些非法行動的。我們現在非常了解我們現在處於的一種危險,如果我在24小時之內沒有人知道我的動向的話,我們的知識尋求者他們也會把最後一次知道我的動向的時間公佈出來,他們也知道最後一次接觸我的時間,如果我失踪了24小時,或者24小時後也沒聽到知識尋求者的消息以後。我和我的妻子和孩子已經被謀殺了,這都是比利時的前國王資金的自助進行的行動。我們知道這些消息,我們並不是在玩遊戲。比利時的前國王,他對整個事情給予了資金的支持。
KC:我要做的就是,我現在來自羅夫的這個郵件發佈出來,他也對我說要盡可能廣泛的傳播這些內容。我現在試圖把它複製上來,如果能夠成功的話,我要把它發到我的 facebook的賬號上,我希望它能好用。好的,如果你現在到我的 facebook的網站上就能看到這些能容了。

MTK:你能讀一些內容嗎?

KC:他的一些內容談的非常深入,他基本上都在講U盤已經釋放給了普通的民眾。現在大家都可以去下載,在裡面把它的下載鏈接放在其中

MTK:我們知道下載的事情,如果你回到 keshe的論壇上的話,我們那裡面就公佈了我們台灣的 keshe基金會。(凱史科技U盤信息含下載:http://note.youdao.com/share/?id=fd259cad7d347f974404f75162507a52&type=notebook)我們知道我們之前最開始發的那個鏈接,它在下載的時候會遇到一些問題,裡面由一些文件的混合。後來又發了一次,把之前的進行了修正,在網站上我們又把新的鏈接發布了出來,現在我們已經把整個文件傳給了其他人來處理。實際上這個事情不是由我們keshe基金會官方發佈出來的信息和文件的內容,而是由我們在世界各地的keshe基金會他們發佈出來的,所以這個文件實際上並不在我們的服務器上,其他人在收聽的話可以到他的真正的網站上進行下載。

我們也知道,自從我們發布了這個鏈接之後,現在下載這些文件的人數量非常巨大,所以兩三個網站承受不了這個流量,所以現在將它分散開了,我們這次發布的U盤裡面的內容實際上就是能夠為人類在外太空旅行的時候所需要的所有的技術都在其中,這些內容的U盤也在將近兩年前贈送給了世界各國的政府。我們也知道那些政府遲早會有一些政府把U盤的內容公佈出來的,如果這件事情是由我們 keshe基金會官方公佈的話,就會產生一種情況,就像我們基金會和政府對立的一種情況,現在我們的U盤是由台灣政府轉交給台灣的一個科學家來公佈的一種做法,一種ZIP的壓縮方式或者CD的方式,這樣的話整個事情就變成了由民眾所做的事情了,這就和我們keshe基金會官方沒有任何關係了,我們也展示了這樣的做法的其中的一部分,內容呢,在處理福島問題上也展示出來了,在本週我們將要舉行的網絡教學當中也會去進一步的來討論二氧化碳轉換的問題,我們遇到的問題就是這項技術它已經實際上在人民群眾的手中,在人民群眾當中可以分享了,所有的普通群眾都可以去下載,獲得這些所有的信息,我對所有的普通民眾的建議是非常簡單的。

不要去和你的政府做任何的對抗,去反對你的政府。我們的所有的技術包括U盤的技術,實際上是為了讓民眾更好的支持政府的工作,讓我們的生活能夠提高到一個更好的水平。我們並不想由於我們的技術,對任何一個人的生命帶來破壞,儘管在某種程度上,我也把這個事情今天發佈出來,其他的科學家也討論這個問題,這些事情在過去的一周當中我一直在強調這個問題,我對波音公司他們製造噴氣機,現在他們的這個飛機丟失在了亞洲的某個角落。在keshe基金會我們就擁有這樣的技術,如果任何人能夠和波音公司聯繫上的話,如果他們能提供這架飛機的最初製造時的樣品,無論來自它的機翼、前部任何一個地方的樣品,這個樣品必須要和消失的那架飛機的材料一樣的才可以。那麼你可以把這個材料樣品發給我們,通過我們研發的這項等離子的技術,如果能夠發現這個結構的引力場指紋的話。

你就可以通過這個指紋迅速的找到這架飛機的位置,無論它在什麼位置,即使這架飛機在另外一個星球上,我們仍然可以通過這種方法把它找到,這就是我們這項技術的何等先進的一個表現。這就是為什麼他們並不喜歡我們正在向外公佈的這些技術的原因。就好像我們之前所做的這樣的方式,我們在處理福島危機上利用一種非常簡單的方法將空氣當中的銫提取出來。所有其他的放射性元素都可以把它提取出來。

現在有很多正在運行的反應器,它就可以去複制這些磁引力場的指紋,包括我們現在消失的這架飛機,包括這架飛機的磁引力場的指紋。它能夠和我們的裝置進行匹配的話,實際上就相當於我們能夠通過這樣的一種方式把這兩種磁引力場,進行匹配這樣的一種處理,如果它能夠複製它們的這種磁引力場,就好像是兩塊磁鐵一樣,他們就很輕鬆的,就像我們的材料,可以很輕鬆的和我們消失的飛機聯繫到一起,我們就可以很容易的找到它。消失的這架飛機是墜落了,還是被藏起來了。還是在大海深處。這項技術實際上是科學界的一個巨大突破,我研發這項技術的目的是為了在未來的時候能夠應對飛船在太空當中出現一些故障消失了,比如消失在了某個星系當中了。我們仍然可以通過這項技術找到我們飛船的位置,現在我們也是第一次把這項技術提供給波音公司去加以利用。或者把它提供給中國的政府,或者把這個技術提供給那些失聯客機上的乘客所在的國家的政府。

我們所需要的只是這架飛機在最初製作的時候比較大的一個部件的樣品。這樣的話我們就可以把它的磁引力場作為一個指紋記錄,對它進行複制,如果他找不到的話,我們有這樣的一個技術,這樣的一個能力。我們可以做出任何材料的磁鐵,我們現在就想邀請你,如果你認識波音公司的內部人員的話。可以和你的這些波音公司的聯絡人,我們可以把這項技術告訴他,我們可以在周一的時候一直等他,來幫他完成這些事情。如果這一切都運行正常的話,我們應該能夠得到政府的支持,來運行我們的裝置,來找到這家失聯飛機的位置。它的定位可以精確到毫米級,這件事情實際上就是我們的這項科技所能做到的眾多的事情當中的一件事情,現在在意大利,我們手裡面就有這樣的一個裝置。

我們現在也要把這個技術將它奉獻給全世界,在將來如果他能夠做到的話,比如有孩子、兒童丟失的時候,我們知道孩子穿的這些衣物的話,我們就可以製造出這些磁引力場的指紋。通過這兩個磁引力場的鎖定,我們可以立刻找到走失的孩子的位置,就好像是母親和孩子的這種關係一樣,孩子和母親他們都有各自的磁引力場,但是這兩個磁引力場是有非常緊密的聯繫的,無論孩子在何方,通過母親的磁引力場就能找到孩子的位置。

同樣事情也能夠用在失聯客機的這件事情上面,我們同樣可以找到這架飛機的位置。我們對我們的尋求者談到這個事情是一個合適的時期,來對這架飛機進行匹配,即使用它的燃料來匹配,因為它上週在飛機起飛之前,它是要注入燃料的。我們就可以利用燃料來進行這方面的分析,如果能夠有這架飛機的一個具體樣品的話是最好的,所以這也是我想解釋的一個事情。我們的整個處理這個問題的技術是完全存在的。這個技術它在設計、開發出來的時候並不是為了某一種在地球上的一種意外事件,而是在很多年前就為了太空之中就研發出來的,而且它並沒有在U盤當中。

所以它實際上就是我們之前所說的一種零延遲的一種通訊系統。我們可以利用這項技術對這架飛機進行鎖定。我們在開始建造我們的飛船的時候,我們要保留這樣的一部分來,把我們的飛船的某一個部件保留下來,這樣的話在浩瀚的太空當中,我們的飛船迷失的話,我們可以瞬間的把它找回來,無論在哪個星系當中。我們可以立刻把它找出來,這就是第一次在我們福島問題解決的教學公佈的方式當中的一樣。

我們的這項技術完全可以應用在尋找這架飛機上面,這家飛機的乘客來自於世界各國。他們現在都非常焦急。這項技術對於這些乘客的家屬,應該也是一個非常及時的幫助,我們的 keshe基金會它是屬於全世界的普通民眾的。我們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也希望能夠把這個技術即刻的釋放出來,所以我們要求波音公司的工程師能夠來到我們這裡。或者我們到他那裡,然後在一個幾天內的時間,利用我們的這個技術來找到失聯客機。

KC:好的,keshe先生我們知道你現在正面臨著生命的威脅,我想說的是有些聽眾可能沒聽到之前的我們的採訪,我想請你對之前的情況的背景做一個簡單的介紹。整個這件事情是怎麼開始的,你最初在哪個地方居住,這類的事情,這件事情如果我理解正確的話,是不是你當初在比利時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了呢?

MTK:對於我的威脅,它和很多事情都是錯綜複雜的關係,如果要說起這件事情的話,最初它可以追溯到上個世紀的八十年代,當時我離開了核行業,開始我自己的創業,然後開始了我自己的一些技術的研究。當時和英國有關部門開始研究引力場方面的一些技術。

到後期,大概到了零四年的時候,我們的所有的問題實際上都是從這一年才真正開始的,當時我就諮詢英國有關部門,是否能夠對我製作的私人的引力裝置進行測試,然後到了比利時,參與了一個飛機方面的研究。在這時候就遇到了我們之前所說的壞人。事實上在比利時的很多科學家,他們研究出來的新技術,最終都落到了這些壞人手中。

我現在就需要說一件事情,讓你來提醒一下,否則後面我可能會忘掉。我們現在手裡面就有這樣一個案件,我們現在了解具體的情況,關於一個科學家受害的一個案件。我希望等到後面的時候你能夠找時間來提醒我一下把這個事情說出來,我怕我會忘掉。

KC:好的

MTK:當我降落到比利時的時候,這件事情持續到了兩週之前,由於我們的技術已經經過了他們的審核與評估。而且已經經過他們的確認,是完全確實可行的,這件事情在2004、05年的時候已經得到了確認,那時實際上我們已經受到了來自各方面的壓力,還有一些錯誤信息的傳播,一直到我們離開比利時,他們一直在這樣做,我們發現整個這些針對我們的這種陰謀,一直跟我們到了意大利。

我在意大利的時候實際上就經歷了針對我的暗殺活動,都是由比利時警局進行的,而且他們還暗殺其他科學家,這三次暗殺我的這種活動,實際上都是有非常明確的證據的,第一次在高速路上想撞翻我的車,第二次也是想撞翻,但是沒追到我們,我們看到後面的車上有兩個人被推了下來,最後一次他們想到我的家裡來對我進行暗殺。當時我的妻子和孩子在家,我當時離開家到了意大利。就為了躲開他們的暗殺,所有這些事情實際上都是比利時警局他們出力進行的,這些都是由比利時的一些腐敗力量,他們可以針對某個人發布這樣的命令來對他進行暗殺,發布一些虛假的命令,他們實際上也是一個有組織的團體來共同進行暗殺的事情。

所以警察就針對這件事情立案,他們有自己的檢察官,然後他們去進行各種暗殺,或者去強迫科學家把他們的各項技術給轉讓給他們,所有這些事情都有一個人在背後操作,現在這個人也到了意大利。很不辛,前比利時國王,相當於前比利時王后也是意大利人,因為有這樣的一种血緣的關係,也來到了意大利。我了解的這個事情,其中一個比較有趣的地方就是,國家警署的力量,他的這走的很近些人,其中有一些和我們的關係也很好。所以我們不用跑太遠去找到有關我們的一些信息。實際上他們都會提前把他們的一些行動計劃,一些消息告訴我們。這些人都是非常正派的人,但是他們也需要養家糊口,現在我們有意大利軍方的保護,現在也是有兩個到三個政府派來的專人對我進行保護。

我也經常說,我們並不是很特殊,我們可以公佈很多的信息,來自於美國的政府,但是這裡面他們公佈的這些信息是錯誤的,我們是一些有自己的科技的科學家,這些技術它最初是屬於我們的。但是我們也知道,這個技術它並不僅僅屬於我們自己,我們也並不想把它帶到墳墓當中去,我們要把它公佈出來,現在就是這種狀況,我想說的就是他們對於我的抓捕,是一個板上釘釘的事情,搞不好哪天他們就會降落到我們家門前,無論當時他們利用什麼藉口。

我妻子和我孩子的死亡的威脅實際上也是非常緊迫的,整個這件事情它是由比利時前國王他特別授權了的,我們也知道整個的事情的具體情況。根據我們的保安所提請的信息情報來看,我的妻子孩子將在我的面前被他們殺害,這就是比利時前國王發布的一些命令,是比利時的前國王,我希望我們看到的這個情報是錯誤的,我希望這個情報是錯誤的,但是我們的這些消息都是來自我們的保安人員,他們了解這些包括比利時的漢斯(本名:Hans  Bracquené  http://www.iplodge.be/team-hans-bracquene.html )還有前國王他們所做的一些事情。
比利時的漢斯(Hans  Bracquené)
比利時前國王埃爾伯特二世AlbertII<右一> 及政府官員去咖啡館見凱史)
還有比利時的警長,叫德拉諾。是他們這夥人來共同採取的行動,很令人驚嘆的是一些政府的做法還沒有得以實現,其他的政府就已經知道這個事情了。現在他們也一直對我妻子孩子包括我個人的生命持續不斷的發出威脅,事實上我對整個這件事情並沒有恐懼感,我和我的妻子說,她也很清楚,我們也在等待著這事情的最終的結果。如果有一天他們把我們殺害了,我也聽說他們要給我判刑,關入大牢,刑期長達20年之久。這樣的話就可以使我通過坐牢的方式和外界不能有任何的聯繫了。

所有這一切都是比利時前國王他們組織並且給予資金支持的一個行動方案,他們也為此設立了這樣的非法法庭,私設公堂,想針對我們來立案進行操作,我們甚至知道他們設立法庭的日期,也知道他們想對我們採取綁架的這個日期。包括他們要雇傭一些意大利人把我在意大利實施綁架的行為,他也會去和意大利的某些人合作,對我家人和孩子採取這樣相應的行動,事實上我們所說的一切都是有據可查的。在過去的十多年裡,我們向外公佈的這些事情都是一步一個腳印來推進這些事情的,所以整個這些事情都是由比利時警署他們通過前國王的一系列的操作來進行的,如果你覺得我說的這個事情是錯誤的,那麼我再告訴你另外一個事情吧,我們的一些來往的通訊都是以法語來進行的。所以我們很清楚我們在說什麼,所以這些家族裡面的人,對這些事情已經厭倦了。

現在讓我再回到剛才我所說到的謀殺科學家的事情上,它是去年以同樣的這種對我謀殺的方式被暗殺掉了。當時像第一次對我進行暗殺的那種方式,他當時就在高速路上,他們在後面飛快的追趕他,然後他從車上摔下來了,當他摔下來之後就有人向他的頭部開了一槍,她計劃在兩天之後去申請一個專利,這時候就出現了這個意外,被人謀殺了,所有這一切也都是由漢斯這個人一手策劃的。

所以現在我也向你提出這樣的一個請求,如果你認識任何一個懂得國際法的這些律師的話,請來幫助我們,在世界上的任何一個法庭來針對這件事情進行立案,來對漢斯,德拉諾這些人,將他們繩之以法,還有比利時前國王,因為我們所說的這一切我們都是有根據的,因為我們有這個年輕女士的屍體,在比利時如果有一些針對孩子的這些犯罪情況的話,在新聞當中就傳播出來了,但是沒人知道為什麼。現在我們一些朋友,鄰居,還有之前認識的一些熟人都和我們說,不能再和我們聯絡了。

因為他們說的話都可能被監聽,所以他們不再去說這些事情了,在比利時很多科學家他們都生活在這種驚恐的狀態當中,他們成天都擔驚受怕,包括他們的家人和孩子都非常恐懼。都不敢去說這些事情,我們現在就想如果能夠把這個事情在國際法庭上對剛才我說的那些人進行審判,起訴他們的話,必須要在比利時之外的法庭,因為我不能回到比利時警局去訴說我的這個案情,到時候我很容易就被他們抓起來了,在比利時的警署當中也有一些好人,他們把德拉諾這個人的所作所為都告訴了我們,所以說實際上由這些人控制的警署實際上是一個犯罪組織。

如果你了解比利時警署的話,在上世紀九十年代,這些人實際上是處於破產狀態的,現在他們在警署當中就組織了另外的一個犯罪機構,在警署內部也有一些善良的人,他們就把這些具體的情況告訴了我們,所以我們就離開比利時了。德拉諾當時還向我們介紹了那些人,我想他應該知道和我們介紹的那些人,現在那些人告訴了我們比利時警署當中的這些詳細的事情。

現在我們要回到一個關鍵的地方,對於我們來說,關於我們所說的有關比利時前國王所說的這些事情都沒有任何的問題,包括他們這種私設公堂的這種做法,還有針對我妻子去的這種壓力,還有我的孩子,實際上我這樣的科學家都可能遇到這個事情。為了給我們的信譽造成損壞,通過這種比較幸運的機會,我們的台灣的一位科學家就有機會把我們的U盤的這些所有的信息發佈到互聯網上了,現在他們就想對我進行這種指控,我在行醫的時候沒有執照,我們在做醫療的這方面的研究測試的時候,我們製作的一些醫療的裝置,我們在比利時去製作這個醫療的裝置,它實際上是有合法資格的,材料的製作也是由有執照的合法的公司來完成的,我們是有相關批文的。

我需要去告訴別人如何來去進行醫療方面的研究,可以去進行醫療方面的培訓和研究,如果從昨天開始,我的做法就是錯誤的話,所有那些在家裡面去製作這些醫療裝置的人可能都要去坐牢了。因為現在所有的人都知道了專利當中的內容了,我們可以去逆轉癌症的發展,如果你知道如何去做的話,如果有一些政府對我保護的太強的話,如果對我進行保護的國家,他們對我這種保護的力度如果減弱一些的話,比利時就會對那些國家的某些行業的製裁就減弱一些,這就是現在我所處的一種狀況,他們實際上就是想方設法的對我來進行阻撓或者陷害,我也曾經幫助過英國的女王,還有對英國政府的幫助。

北愛爾蘭的和平談判,現在這件事情已經是一個既定事實了。當時如果沒有我們keshe基金會,或者沒有我這個公司的參與的話,他是不可能得以通過的,我們現在就存有所有當時為了促成這樣何談的簽訂,所有的這些答案我們都有備案,我們也能夠去證明這些事情都是真實不虛的。X 和J他們兩個人沒有辦法和克林頓和在貝爾法斯特去握手言和,就是有關北愛爾蘭和英國的和談,如果當時我不去表明我們公司的態度去支持這個和談的話,他們是不會成功的。當時我們和英國的一些情報部門來運作這些事情,實際上我們給他們提供了巨額的資金來進行這個和談的簽訂,我當時就給簽署這項和談的托尼有這樣的一個信息,他當時也是同意的,3%油田每天的產量的比例,如果我這樣說的話我想他知道我在說什麼,如果這樣說。來自意大利或者比利時的壓力,他們不去解除了的話​​,或者來自英國的這些壓力如果不去解除的話,那麼我們就會和我們這些世界各國的朋友和當時簽訂的協議都公佈於眾,在其中大家就會知道,英國是如何把自己的國民變成梵蒂岡的子民的。

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事情,我現在還有當時儲存石油的那些油罐的照片,我們有所有的那些油罐的註冊號碼,我們有所有的往來於北愛爾蘭和比利時往來的這些記錄的,所有的這些都是通過我的公司來操作的。北愛爾蘭的和談在過去的三百年當中都不會取得成功,他們一直試圖去解決這個問題但是一直沒有得到解決,在過去的三百多年的時間當中,如果沒有我和我的公司和英國的軍情五處和軍情六處,那麼這個事情是沒法成功的,在當今的政權上,有力量的一些人進行製裁的方式,由於當時我們只支持過他們。

這些人之所以能夠現在在台上,是因為當時我們支持他,所以現在我要對英國政府傳達一個信息,把你們的這樣的行動方案撤銷掉,我們知道你們在做什麼,我實際上之前也對英國政府去服務,也有長達三十年的時間了,好像我對我自己的國家伊朗去服務的時間的方式一樣,我們會公佈相關的一些文件,讓世人知道北愛爾蘭的和談它到底是怎麼實現的。如果沒有我們的全盤計劃參與,那麼北愛爾蘭的和談是無法成功的,是我來去設計,並且去執行這件事情的,使它最終得以成功。

世界各國的政客他們會去談論這個事情,我當時的員工也在談論這件事情,最終經過這樣的交換,這些資金就會成為國家的財政當中的一部分,我想知道他們在說什麼,我說的所有這些文件存在了兩三個不同的地方,如果我出了任何的狀況,那麼這些文件都會被釋放出來的,實際上我們已經對這些所有的不測都已經做好了安排,所以現在就回到了兩個事情上面,現在在北愛爾蘭已經有了和平,在英國也已經有了和平,你想讓這些和平走向何處呢,我的建議就是停止對我生命的一些威脅的行行動。

我們也已經釋放了所有的技術,我們釋放這些技術並不是去為了給人類帶來混亂,包括對我自己的家人。還有針對我個人,包括我家人的這種折磨,如果有任何人聽到了我們這樣的一次採訪內容的話,如果你是法官,如果你是律師的話,我希望你們能夠找到這樣合適的律師來對這件事情立案,來把我提到的那些犯罪分子進行控訴,將他們繩之以法我們是有完整的證據的,包括他們殺害的科學家的屍體,我們是有所有這方面的證據的,這並非是簡簡單單的指控,他們製造的像是一個意外事故。並非如此,他們這些科學家是被他們蓄意謀殺的,現在漢斯已經做到了歐洲太空機構的董事會的一個位置上,​​這樣一來他手裡面所知道的的這些科學家的名單,包括的美國NASA的和其他一些高層科學家的名單,這樣一來美國和加拿大的一些科學家也會在他的整個的結構當中了。

我在加拿大被他們拘捕審訊的這個事情並不是一個意外的個案,它實際上也是由漢斯去策劃,和加拿大政府相互合作進行的,如果實現沒有得到世界上某些最高的官員的授權的話。沒有人能夠在飛行轉航的過程當中對伊朗的高層的科學家來進行審訊的,我本人並不是那種在家裡面的後​​院當中沒事倒兩杯咖啡喝的那種普通的默默無聞的科學家,我將忽視他們所做的這些事情,如果這些事情做的太急的話,我會去公佈所有的文件,我不會去藏到某個國家的大使館當中去避難,我也不會藏到某個國家當中去,我們也不會去隱藏我們的這些知識,我們也非常清楚在加拿大機場是為什麼被他們逮捕的。(逮捕事件證據:http://www.keshefoundation.org/media-a-papers/keshe-news/124-canada.html)現在我仍然是有這樣的一個開放的胸懷去寬恕他們,我們也把U盤交給了美國政府作為我們一種友誼的姿態,實際上沒有什麼事情能夠阻止我們,我們的保安人員和我們也有密切的關係,他們為我們提供了保護,他們也在各個方面蒐集到可能針對我的各種計劃的情報,然後讓我們儘早的知道,我想他們一定有人正在聽我們的這個訪談的節目,包括一些比利時政府的一些人他們正在收聽。

在這些人的結構當中就有我們的人,那些給你們提供食物的那些人當中,他們也需要養家糊口來為你們提供服務,我想說的是不要走得太遠了,當然我也會向比利時前國王,去給他的靈魂祈禱。去向他的需要撫慰的靈魂去祈福,通過他的靈魂就能進入他的身體,我也會向漢斯,德拉諾他們兩位先生的靈魂去祈福,通過他們的這種靈魂就是知道他們具體要做的事情都可以放到桌面上去做,實際上我也用同樣的方式向奧巴馬也做過同樣的事情,那是兩年前的事情了。

當時他就頒布了一個法令,要對我們的 keshe基金會去進行壓制。結果通過我的這種祈福之後,不到一年,在他當選繼任美國總統之前,他的美國駐比利時的大使發來了郵件希望得到我們的U盤當中的技術,我們可以把當時他發給我們的那一封郵件的具體的日期和時間公佈出來,他們所得到的那個U盤現在也已經在世界的普通民眾的手中了。時間是3點48分11月的6號收到的這封信,那是在他競選的日子,這個時間是3點48分,我現在就想把這個郵件的備份給公佈出來,同時在去年7月24號,我也收到了來自奧巴馬總統的一封私人信函。這是一封私人信函,上面寫的收信人是 keshe,這是一封有兩張紙的信函,他並不簡簡單單的隨便發了一封信,是因為他知道他之前對我的所作所為,當時他也知道,在加拿大我被他們審訊了  11天這件事情,和他是脫不開干係的。如果他們沒有得到來自這樣最高層的一個指令的話,加拿大人是不會對我去做出這樣的行動的,但是我仍然還是會對他的靈魂去祈福,希望有一天我們能夠和平相處。還有其他問題嗎?

KC:非常感謝keshe先生,你剛才說的這一切都是非常有力的,現在我從聊天區域當中也看到了一些問題,我希望大家在提問的時候都以大寫的方式給它打出來。這樣的話我們就能夠很清楚的看到不同的問題,當然首先我還是希望你談一下你所公佈的這些信息的相關內容,這些公佈出出來的信息它對於普通的世界民眾它可以很容易的理解嗎?這些內容是不是只有參加了你的教學內容的人才能理解呢?所以我想知道的是你對這件事情的看法是什麼樣的呢?

MTK:我們的這項技術當時在申請專利的時候是以專利的語言來書寫的,這個專利是由我的一個老朋友德克來撰寫的,德克先生最初是我在2005年到了比利時之後由一位W的先生介紹給我的,我非常尊重這個人,W這位先生他是以為投資基金的董事,他也是一個IMEC的董事,他也是對我的這些情況 ​​比較了解,當時現在也有人傳言W這個先生是比利時前國王的第三個兒子,但是沒有人知道這件事情,他長的很像前國王,同事他也長的很像國王的二兒子,他對我們keshe基金會在各方面都給予了非常大的幫助,我要在這裡對他表示深深的感謝,如果沒有他,我們keshe基金會在科研方面就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

我們的這些論文整個編寫完成的過程,看上去並不是由一種普通的方式去撰寫的,所以說你不理解專利的書寫方式的話,我們的建議就是你需要去用你理解第一份專利的這種方式去看後面的其他專利,也就是說你要以一種等離子體的語言風格去閱讀我們的這些專利,而不是以物質層面的這樣的方式來閱讀這些專利,這樣的話你就能夠了解這些專利當中一些深刻的內容了,用這樣的方式閱讀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在等離子體和物質這兩者之間是存在一個非常巨大的差異的。

根據我們現在的認知,物質它具有四中力量(場體的力量),而等離子體它是具有引力場和磁力場的吸引和排斥的力量,如果說你閱讀了所有的專利,所有我寫的那些書籍的話,在等離子體的術語上來說,實際上你就會理解整個宇宙的運行規律了最終人們就會以同樣的方式去思考問題,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在關於是否能夠理解我所寫的關於這些專利是否能理解的,存在眾多疑惑的一個原因。

如果你試著去理解,在一個氣球當中,它存在著另外一個氣球,在這個氣球當中它存在著另外一個氣球,在這個氣球當中它存在著另外一個氣球的話,在每一個氣球當中的空隙,它實際上是壓力的差別,當你把一個氣球放到另外一個氣球當中,他們就會有一種空隙的存在,就是兩個氣球之間的差距,這兩個氣球之間的空隙在我書寫的這種方式當中就被表達成為,磁引力場的差別,把它稱為磁引力場強度的差別,在整個的太陽系當中,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太陽當中,等離子體他在釋放開的時候並不會像某一個方向釋放,而是像氣球一樣釋放,當它到某個強度的時候,它就會到另外的一個層,因為它沒有辦法在維持之前的強度了,就會形成另外一個層的磁引力場,就相當於有了另外的一個強度的磁引力場,(45:47秒)一層的磁引力場的強度和另外的磁引力場的強度去相互作用,這樣一來就創造出了他的磁引力場的強度,這也是我們的星球的磁引力場的是如何創建出來的,這樣一來的話如果你用這樣的方式去閱讀我的專利的話你就全部看懂其中的內容,你也就能夠去製作其中所談到的各種裝置了。

你可以製造出你所喜歡的任何量的黃金,可以製造出你所需要的任何量的水源,同樣可以製造出你所需要的任何量的食物,在下週四我們要舉辦的教學中我們將會公佈兩個非常重大的決定,我們在周四這次的網絡教學之前他們應該製作出來更多的視頻節目,一個就是如何將氣體轉化成固體在常溫常壓下,然後他們會討論甘斯它是以固體或者液體的狀態存在的,如果你把它們放在你的舌頭上,由於他們非常的強大,包含巨大的能量,這樣一來你實際上只需要這一滴,就可以把你一天所需的所有的營養都攝取了。甚至不需要一滴就可以完成了,這樣一來你就不需要再去攝入其他的食物了,這就是我們整個的宇宙是如何運行的。

在太空學院的這些知識尋求者,他們已經製作出來的第一批的這些材料。因為他們將在本月底的時候把這一批新的材料帶往日本的福島,因為日本的核工業和東電公司他們將會利用到這些新的材料,因為他們接到了我們所製作的這些二氧化碳的材料之後就可以立刻把這些材料放在他們的儲水罐當中去實驗看它是否能夠去解決他們的這些輻射的問題,包括福島環境當中的一些輻射的問題。

我們的知識尋求者當中有一位就是來自日本的,這次他會一同回到日本,來幫助當地的這些人來共同的去測試這些新材料的效果,我們在意大利太空學院的這些知識尋求者他們也會繼續進行相應的這些實驗,來製造一些相應的應用,然後來觀察這些實驗、發明,會應用在哪些領域,如何來是用這些材料,所有這些在周四的時候大家都會看到,因為到時候他們也會做出一些視頻,然後在下一周三的時候我們會把他們送到福島的這些材料的使用情況也做下記錄。

我希望他這次的行程會是安全的,而不會像我當時在加拿大所遇到的那種遭遇一樣,因為我們這樣的一種做法它實際上就是為了能夠讓整個人類不受這種核洩漏的放射性元素的污染,然後我們這步做完之後我們會採取下一步看會採取什麼更新的措施,我們希望能夠在本月20號能夠做出這樣的一個決定,很多人最近向我提出很多關於我現在所處的一個立場的問題,就像我是誰,來自哪裡的這些類型的問題,我想時候把這些問題說清楚了。

我想現在很多人可能已經知道了這個問題的答案,但是在過去的這些年當中我收到了很多的郵件,他們也給了我很多各種各樣的稱謂,當然我想,我們最終時機成熟的時候我們也會把我們的知識尋求者他們製作的不同的反應器的組合,它的運行的效果給公佈出來,這樣的話大家就可以看到在我們的實驗室上面我們這些正常運行的各種反應器的效果,以一種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的人,在任何一個角落在任何的時候都可以看到在我們的實驗室運行的這些反應器的真實效果,因為我們現在我們也把所有的專利都已經公開了,所有人都已經知道了我們專利裡面的內容了,現在我們也已經將所有的技術公佈於眾了。每個人都可以按照上面的方法去製作。

當然我們也並不會害怕在製作的過程中可能的各種失敗的情況,我們並不擔心有些人他不理解,我們也並不擔心某些反應器去做出不是我們想像的情況,因為這些都是科研的工作,它也是一些現實的情況,但是從這一刻開始,任何一位科學家,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一個普通的民眾,如果他想對這個技術有進一步的開發,有任何興趣的話,都可以來關注我們的發展,無論是在什麼方面的科技,都可以來關注我們的發展,包括一些新材料的研發,都可以來直接參與、共同研發,這樣的一種做法是史無前例的,之前從來沒有人這樣做過,當我們的知識尋求者第一天來到我們的太空學院,我們在第一次會面當中,我就和他們說,你們在我這裡所學到的所有的這些知識和技術,都要把它傳播出去。

我們之前的這種教育的方式就好像你去一所大學學習,經過兩三年的學習之後,你可能選擇教師的職業,這樣你就可以把你所學的知識向公眾傳播了,現在我們做的方式就相當於,在早上他們就相當於學生,而到了晚上就成了老師,把他們所學的知識,通過網絡教學給傳播出去,完全以他們各自國家的語言對他們自己的國家的普通民眾去傳播這些知識,我們說知識從來沒有在人類的歷史上以這樣一種以極其明確和快速的方式在全球傳播,而這一切是沒有任何復雜的條件的,我當時也對我們的尋求者特別強調,不要有任何的猶豫,也不要有任何的隱藏,把你所知道的知識都傳播出去,當你把你所知道的知識傳播出去的那一刻,實際上你自己又獲得了更多的知識,因為知識它就是一份禮物,他好像是一個水罐,如果你把水倒出去之後,你的水罐就能容納更多的水。

實際上我們做的這個事情,我們所傳播的這個知識,在一天或者幾天,它就能傳播到世界的每個角落,不僅僅只是知識的傳播,還有我們的各種圖片,包括反應器運行的圖片和視頻都會被傳播,當我把這樣的一種方式和他們說了之後,有些人最開始感到非常震驚,我對他們說在我的研究的生涯過程當中,在過去的三四十年的時間當中,我都是孤獨的一個人在進行技術的研發,在這個過程當中沒有人看到我做了什麼,然後我把這些事情告訴了我們的知識尋求者,他們就把一些圖片在早上拍攝下來以後下午就傳播到互聯網上了,他們這樣做的時候也是一種非常愉悅的心情去分享我們的知識,我也非常的欣慰能夠看到他們這樣做,他們現在能夠以我從來沒辦法做到的事情去解釋我的這些知識和技術。

所以如果有人問說我們能不能製作你的那些裝置,當然可以,人們是不是可以製作我所說的任何裝置?當然可以,人們的普通民眾是不是能夠到外太空旅行?當然可以,我們現在已經給自己設定了目標,在今年年底之前能夠完成我們的第一艘太空船的製造,我們已經把這個決定公佈於眾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說我想製造這樣一艘太空船,這一切都意味著什麼呢?人們都非常願意有這樣的一種機會到外太空去旅行,但是他們卻不想去為製作這種飛行裝置所需要的這些費用,包括各種材料去支付費用,所以我們就專門為了實現我們這樣的目標,建立了這樣的一個賬號,需要大家來進行捐贈,讓我們能夠來完成這樣的一個計劃,但是現在的情況看效果並不是很理想,所以我們感到這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在過去的三十到四十年這樣的過程當中,我一直都是用我本人的資金來支持所有的這些研發和整件事情的推進。目的就是為了能夠讓普通民眾能夠實現這樣一個目標。

我就發現有一個非常有趣的事情,請等我一會兒,我需要看一看它裡面的內容,然後才能告訴你,在我們的論壇上,我們已經把我們的這些文件都已經公佈出去,他的時間是11點51分的時候公佈的,這是昨天這個時間公佈的,到現在它已經有18個小時過去了,現在從我們的服務器上看已經有一萬兩千多人閱讀了這個文件,有任何一個人因為獲取到了這些專利而對我們做了任何的捐贈嗎?所有的這些技術它都是經過了專利的這些技術,現在都已經釋放出來了有人為這個事情去做任何支付嗎?就好像說你去商店購買一些產品的時候,比如一些掃描儀,這樣的產品,它可能要花費20~30歐元這樣的費用,甚至是螺絲刀,因為有人為這個產品去進行了專利的申請,那麼這些技術是否有這樣的如此的高的價值然後你可以把它去進行進一步的更深入的研發呢?這個現象實際上就像我和你說的那樣,人們能夠一直想去盡可能多的盡快的去獲取一些東西,但是這種現象讓我越來越深刻的感覺到,實際上這些都沒有任何的改變。

KC:keshe先生可不可以打斷你一下,我要向你說的就是卡米隆揭秘工程網站的這些網友他們是非常慷慨的,如果你說出你的需要,如果你說出你需要捐贈的話,那麼他們會很慷慨的去向你捐贈的,

MTK:我們需要大量的捐贈,我們需要很多的資金援助,就好像我們所說的,我們需要5500萬歐元這樣的資金來完成我們太空船的製作。

KC:好的我去把這個消息傳播出來。

MTK:可以把捐贈的款項直接打到我們 keshe基金會的銀行賬號當中,它是荷蘭的一家銀行,整個事情並不是為了我們自己,而是為了你們大家每一個人,它是為了整個人類。
(捐贈連接 http://www.keshefoundation.org/introduction/the-keshe-foundation/178-donations.html
(注:賬號開戶行ABN AMRO是目前荷蘭最大的銀行,它的經營範圍遍布世界)

KC:是的我很清楚。

MTK:我們並沒有去要求別人,當然我們把所需要的技術都進行了評估,現在我們已經擁有了場地來製造我們的這架飛船,在未來的兩三個月的時間當中,我們需要能夠募集到5500W歐元這樣的資金使得我們能夠不受制於各個國家銀行或者金融系統的製約,這些都需要在3~6個月來完成資金的募集,

KC:好的,keshe先生,我們會把您的這個需要捐贈的這個問題盡快的傳播出去,讓更多的人知道讓它能傳播出去之後夠讓盡可能多的人知道,你有沒有一些鏈接,能夠讓大家找到這個網頁,看到你說的這個事情,可以發到聊天區域當中,

MTK:你直接倒keshe基金會的官方網站上,上面有一個捐贈的鏈接,它直接就可以把你帶到銀行賬號那裡,大家都知道這個銀行賬號。我們的銀行賬號是一個國際的賬號,所以每個人都可以查到,我們需要募集的資金是 5500W歐元,我們將整個的運作都是完全透明的,所有的資金都是透明的。現在的需要的資金,我之前的資金已經無法滿足現在的資金需求了,所以我們需要捐贈,所以整個這些資金都不會進入到個人的口袋中,因為它是完全透明的,今早我就收到一個人的郵件,他就有這樣的問題:我可不可以成為你們製造的太空船當中的第一批乘客,它的船票是多少錢?它應該是一個比較合理的價格,我就回复他說:你覺得能夠讓你到外太空旅行,你自己覺得什麼價格比較合適呢?

現在人們為了能夠實現到外太空旅行的願望,他們要支付一千萬甚至一千五百萬這樣的費用才能實現。能夠在外太空旅行幾天的時間,還有人他就想能夠在外太空呆上哪怕幾秒鐘也行,你覺得如果你完全了解我們這項工程,它整個的進展到最後的完成,整個事情你都很清楚,然後你去參加外太空旅行,你覺得什麼價格比較合適呢?

實際上你所支付的費用是為你自己支付的,而不是支付給我的。我本人在整個宇宙當中很多地方都已經云游過了,所以我並沒有很多這方面的需求,所以我實際上對於現在的這種目前處於這種時空的這種狀態是以一種超然的狀態去看待它的,我也曾經很多次的對我的家人說,我實際上認為以這種人體的結構存在是很羞愧的,因為人類經常對自己撒謊,這樣的一種做法,實在是太令人羞愧了,但是我還需要以人的這種形體生活在世界上,去學習人類的語言,去交流,需要去學習人類的語言,然後用人類的語言去和人們去交流,能夠讓他們理解我們要做的事情。

所以我對整個目前所處的這種時空的位置,是有一種超然的態度的,所以當有些人說他們要暗殺我,要謀殺我的時候,我並不會去趴在桌子上大哭一場這樣做的,我會去向他們的靈魂去祈福。

KC:我理解你所說的意思。

MTK:我並不需要在他們的立場下去理解他們的所作所為,我們了解他們,我們知道他們在做什麼,在想什麼,這也是我持續不斷的去向我的知識尋求者他們所說的觀點,在過去的這些時間當中和他們說的。我告訴他們,你並不需要到他們那里之後,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你知道他們要做什麼,因為你知道他們在想你們,所以你通過這種方式來知道他們要做什麼,對於比利時的前國王來說,他最大的敵人就是他本人的靈魂,靈魂就在他身體上,所以我不需要做任何的事情,但是這些人他們就不理解我們現在的狀況,不理解我們的這種立場,沒有任何東西能夠躲過我們的眼睛。

KC:keshe先生,我想提醒你一下,剛才你提到讓我告訴你介紹一下你的這些之前早年的時候的從商經歷的這些事情,你現在想說一說這方面的事情嗎?

MTK:請再說一邊你剛才說什麼?

KC:你之前讓我們提醒你在我們的採訪當中說一說你早年的從商經歷。

MTK:是的,事實上這些並不是什麼從商經歷,我的背景,我實際上是出生於一個非常顯赫的伊朗家庭,相當於類似皇室的那種家庭,我本人並沒有借助家族的勢力我都是自己創業的,當我畢業的時候當時我並不了解任何從商的經驗,但是我當時就想我需要做一些事情,這樣一來就可以為我的科研提供資金,於是我就開始了貿易,貿易最終和我最後選擇科研的道路實際上有一定的相似性,實際上我從事貿易的時候也是以一種公開公正的方式進行的,所以在我的工作當中我也會去尋求和平尋求這種直接了當的合作方式,所以說在兩三年左右的時間當中,我的貿易不斷的得到拓展,最終就在三個大陸上,建立了五家分公司,在整個操作過程當中沒有任何的合作夥伴。

我到世界各地去旅行,在非常高的一個級別去進行我的貿易活動,整個的貿易行業涉及到了鑽石、石油,還有各種貿易,還參與了各個國家政府支持的一些項目,當東歐劇變的那段時間,我也深的介入到了當時的貿易活動,我見證了那種極度的赤貧帶來的痛苦,我也看到了那些極度奢華的那些人所過的生活。他們為了去展示他們身上所能夠戴的各種珠光寶氣,各種鑽石寶石去鑲嵌在鞋上面,去炫耀他們的富有,同樣我也見證了我在非洲的公司當中的工作人員,當時在讚比亞,我的員工當時我需要為他們去支付12便士的醫療費用,讓他們接受治療,以免因為疾病沒得到治療而死去,是為了能夠讓他們不至於因為患上了瘧疾而沒有錢支付12便士的醫療費用而死去,我也很理解如果你不知道如何去解決整個的問題,對於問題本身是沒有價值的。

實際上我就創建了一個資金雄厚的跨國公司,完全私有的公司,不需要有任何人的援助,你需要理解的就是在這樣一個級別上,你不需要得到任何一個國家的資金援助,英國的政府他們不會去向你提供幫助,如果你沒有這樣的一些資歷的話,英國政府在北愛爾蘭和談事情的時候,他是不會找到你來尋求幫助的,在整個的隱藏的結構當中。我們能夠在這件事情上去向他們提供幫助,當我對你說這是我們所達到的這樣的狀態的時候,實際上並不是說隨便找個人過來就能完成這件事情的,這一切實際上都是我們有足夠的資源、關係,才能實現這一切的,機緣成熟的時候。我們知道我們需要做什麼,這樣的情況下就促成了這樣一個和談的成功。

當時英國的安全機構就找到我們,希望我們能夠介入北愛爾蘭的和談問題,這樣的話我們最終就參與了此事,並且促成了此事成為了現實。現在我經常也會想起當時和英國軍情五處和軍情六處的那些人交談的時候的情景,當時我們是在利雅得會面的,他們就問我,是否願意參與到這個和談的事情當中來,我對他們說:我就跟他們說,這是完全值得的,因為它是能夠促進世界和平的,所以它值得我用生命去完成這件事情,他們就說好的,我們會把你的意思轉達給我們的政府,你想參與到這件事情中,所以我想通過這樣的一段描述,你應該能夠了解我所從事的這些事情是在一個什麼樣的級別了,需要在不同的派別當中處於一種最高級別的位置去進行雙方的和談,從最開始不是清楚他們之間存在什麼問題,到最後到整個事情的促成。

KC:是的,是這樣的。

MTK:我在我的一生當中,在世界差不多六十五到七十個國家旅行過。同時也和 100到 120多個國家的人進行過交流和接觸,我了解世界各國家的不同的民族,他們的習慣,膚色,甚至你給我一個照片看看它的門的顏色我就能知道這是哪個國家的,但是整個這個過程實際上也是一種訓練,讓我能夠理解人類,人類是一種什麼樣的方式去運行,去生存的。

我實際上還有一段非常有趣的記憶。當我在華盛頓的時候,也就是美國華盛頓的時候,當時我就在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的華盛頓,白宮旁邊,就在白宮附近的一個林蔭大道上,我就看到一個屍體就躺在那個林蔭大道上,在街角的地方的地下就有一個購物商城,再往前走一段就是假日酒店,我就看到在零下7度這樣寒冷的天氣裡,有一個屍體躺在林蔭大道上,這是在全世界最富有的國家,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會發生這樣的情況,這是多麼可恥的事情,你放眼望去,白宮就在眼前,而另一邊,你能看到屍體就躺在林蔭大道上,所以通過這件事情,你就知道在華盛頓,他們每天在做什麼事情,同樣我也經過非洲的那些非常富麗堂皇的宮殿,我也看到在它的附近有很多人因為飢餓而死亡,無論在富有還是貧窮的國家都有人因為飢餓而死亡。

而擁有我們的技術就可以終結這些慘劇的發生,如果你能找到一個空的可樂瓶的話,還能找到一些銅的電線的話,還能夠找到兩個舊的手機電池的話,實際上你就已經可以確保自己能夠通過這樣的一種組合製造出你所需要的所有的能量和食物,能夠讓你在宇宙當中任何地方去生存,這些內容也在我們本週已經對外公開的這些專利當中,都有具體的描述,這也是有些國家的政府,還有那些跨國公司深感恐懼的一個原因,在過去的這些將近兩年多的時間我一直也在說,如果你有兩個手機的話,實際上你就能獲得你所需要的任何事情了。

大家聽我說完這些話之後總去猜想:可能之後不久人們就會從手機當中獲得源源不斷的水源了。現在呢,在過去的幾週時間當中,我們的知識尋求者他們就了解了我們的具體情況,他們就說會出現什麼樣的狀況的,最開始的時候我會想,是不是會從手機流出源源不斷的水呢?然後我就跟他們說,不是的,你所要做的就是把手機裡的電池打開。在每一個手機的平板電池當中,你經常會看到一塊30~40厘米的銅箔,它最初是作為電池的正負極來使用的,你可以把這一塊銅箔拿出來,然後呢,你可以按照我們在處理福島問題的那段視頻當中,花上很廉價的費用來給這塊銅箔進行納米塗層的處理。

你可以把它放在煮鍋當中,鍋它本身的材料可能是鋼材,或者是其他材質的,然後我們還展示瞭如何通過可口可樂瓶來製造氫原子的方法,這個製作方法我們也通過在福島問題處理的視頻當中展示了,這樣的話你就擁有了你所需要的氫氣和旋轉的類似地球或者太陽的的裝置在你的手中了。

你想從中得到什麼呢?我們的來自比利時的一個知識尋求者,他通過製作一個陶瓷的反應器來實現了這樣的一個做法,因為現在我們的知識尋求者也有來自捷克的成員,就好像我之前所說的那樣,他們就把幾個不同的反應器給組裝到了一起,形成了一個大的反應器,其中就有一個當時我們在伊朗和工程師所製造的這些反應器組合到了一起,現在它已經成為了一個國際公司了。

他們下週會把這些反應器組合在一起,形成一個統一的反應器,下週我們就要看這反應器具體的情況,看我們是否能夠從中製造出那種黃金或者水源,所有這些裝置實際上最初的時候都是來自於手機電池當中的這些銅箔製作的塗層的,而現在呢,它已經成為了我們生命的源泉了。

如果你知道我們所說的這些銅線如何去利用,去使用它們的話,那麼這些在之前我們已經把相關內容發佈到互聯網上了,也通過我們的知識尋求者去進行了展示。如果你能夠通過著些銅進行氧化的處理,這些來自手機當中的這些銅,材料去進行氧化處理的話,實際上你就已經不再需要太多複雜的東西了,就可以獲得你所需要的比如說是0.5KW的能量,或者說200~300W的光亮。

如果你不需要這些光亮的話,你可以把它轉換成你所需要的水源。或者通過這種磁引力場的轉化去製作出你所需要的各種礦物質各種營養,相當於所需要的食物來滿足你生存的需求,它實際上就是以一種非常簡單的方式來滿足人類對生存的各種需求,這樣一來在非洲的一些窮人他們就不會因為飢餓而死去,在華盛頓,在白宮旁邊的林蔭大道上的那個人也不會因為飢餓而死去,這就是這項技術的美妙之處。

我就有這樣的一個想法想把他作為我的遺產,就是沒有人應該由於飢餓而死亡,我的最大的心願就是:那些生​​產飛機的人這個時候就應該停下來,現在我們能夠找到那架失聯的飛機無論它在什麼地方,現在人們已經知道了我們的專利這些內容,實際上人們就已經可以學會將這個世界上任何一顆子彈當中的這些碳的成分去進行改變,或者子彈當中的任何其他的一些材料,這樣一來的話就會終止戰爭的發生,就像我所說的那樣。

上週我就告訴我的這些知識尋求者去如何製造黃金,我說:如果你想去製造黃金的話,你首先需要的是水銀(Hg)然後再需要一個中子,黃金要比水銀少一個中子,他們是這樣問我的,我說是的。不過如果你想從水銀當中提取出一個中子或者一個質子或者一個電子的話這將需要巨大的工作,

但是如果你像水銀當中放入一個中子的話,它就會立刻對水銀的質子和電子去產生一個改變。這樣一來就會促使水銀進入一種不穩定的狀態,就可以變成黃金,然後在這個過程當中,它還會向外釋放氦,從這個過程中就可以獲得源源不斷的能量,現在製造黃金的秘密已經盡人皆知了。所以實際上從現在來看的話可能只需要花上很少的幾分錢就可以製造出比如3公斤左右的黃金了,如果你理解這一切都是如何進行的話。

我之前也對英國人說過,你想讓我給利比亞的銀行在明天早上的時候製造出多少噸的黃金呢?才能夠滿足你們去搶劫的慾望呢?因為對我來說,現在黃金就已經沒有價值了,這就是製造黃金的秘密。這些都在聖經當中有過記錄,我開始也說過這個事情,其中​​就提到當人類足夠成熟的時候,我就會教他們如何改變物質,而現在我們已經知道了,人類也已經足夠成熟了。

現在所有人都知道瞭如何製造黃金,你現在可以去利用水銀去做個試驗,不然你可能就看不到了。真正的玻璃的溫度是,在你的花園中,它的溫度是。水銀的溫度,如果你知道,如何把中子從碳中提取出來的話,就是這種氫、碳的可樂瓶的話,你要明白這一切,水銀就會變黃金了。可以用同樣的能量反應器就製造出來了。所以實際上黃金沒有價值了,我們已展示給你黃金是如何製造出來的了。就是通過水銀製造黃金或由黃金變水銀,你要做的就是去改變待改變的元素,根本不需要現在復雜的融合的方式,我也在過去的1周中和核物理學家談論這件事情,這種融合的做法沒有任何意義,在法國南部他們耗費了300億歐元或美元的費用來進行熱融合實驗,整個實驗沒有任何意義,如果他們用熱核角度觀察的話,因為他們永遠沒有辦法實現這個目的。

但從科學角度看呢,這相當於一種遊戲。你永遠不會實現這種融合,現在他們使用的融合的方法我用非常簡單的方式做過解釋,現在人類無法控制7000℃的溫度,當科倫比亞號航天飛機返回地球是因無法控制這樣的溫度而爆炸,我們已經因為這樣的問題損失了2架飛船了,其中一個是因為進入的時候沒有辦法控制這樣極度高溫造成的,連這樣的溫度都無法控制,那些要實現熱融合的科學家如何控制所需的類似太陽內部的將近1億℃的高溫?我們連如何控制7000℃的溫度,都無法保證哥倫比亞航天飛機宇航員的生命都無法保證,在返回地球時。他們如何控制超過1億℃的溫度呢?那麼他們說的反應器有何意義?

他們也會說,這種熱融合在幾秒內完成,熱量會散發掉,他們說在幾秒內可以實現,我要說你能否讓熱融合發生2天長的時間?而並不需要它們去實現正常的融合,比如半個月或更長時間?我們沒有足夠的知識來轉移中心的1億的溫度。太陽據說有上千萬公里遠的距離,離我們(1.5億公里),當這種熱量到達地球時,它一點點降低到把水保持液體狀態,你也不會在它(太陽)的中心生活,而現在,你想在法國南部製造這樣的效果,它本身沒有意義,但讓它作為一個賺錢項目是很有用的,實際上你需要做的不是去做融合,你能做的就是讓原子處於不穩定狀態,他會分裂成為你想要的東西。實際是非常簡單的方式, 核物理學家就以這樣的方式工作,如果你想要黃金,我們下周可以在凱史基金會造黃金,我們以普通金屬的價格銷售黃金,對我們來說黃金沒有任何更高的價值了,不久,你就可以非常廉價的像購買銅、水的價格去購買黃金了。

KC:好的,凱史先生,我現在有個問題,我有個聽眾發來一個問題,如果你能自己造黃金,為什麼你不用自己造的黃金去給第一架太空船提供資金服務?

MTK:做黃金對我們沒有任何問題,我們在幾年前在德黑蘭就做過了,黃金對我們沒有價值,我們來到這裡並不會製造並銷售某些東西,實際還可以造更多你根本不知道的東西,你真的想把這些黃金投放市場?想讓我們把鑽石銷售到市場?

KC:好的。

MTK:讓我說完,我們不需要製造黃金,我可以到剛果,去以5到6美元一克拉的價格購買鑽石,然後把它帶到歐洲放到我們的反應器下面。我之前呢在比利時的時候,解釋了鑽石有不同的顏色,有它的反光的情況,經過我們的處理後,可以將這些鑽石賣到3000到5000歐元一克拉純正的鑽石,利用我們的工藝,我根本不需要找那些水銀然後去搞一些類似像污染的東西出來。問題關鍵在於,我們製造的鑽石是真正鑽石的結構。

KC:你之所以不這樣做是否因為政治的考量?為什麼不這樣做?

MTK:因為這樣做會對市場帶來衝擊,我們來這裡不會對市場帶來任何不穩定的因素。

KC:你的意思是你不想因此造成對國際市場商品價格產生巨大的狂降的情況?

MTK:美國人理解這項技術的潛力,就像他們說的世界目前的經濟非常衰退,世界的經濟無法再承受再一次打擊,所以我們來到這裡不是來製造混亂的。我們需要製造黃金,在太空裡滿足我們各種需求,當你把這個問題提出時,我理解了這個人的思維水平處於何種狀態,他對我們製造黃金的做法將帶來後果的無知,是的,我甚至可以製造钚元素。就像我可以如此簡單地造黃金一樣,道理是一樣的,就像造黃金一樣我們可以造水源,我們做這件事的目的就是將貪婪從人類的思維中去掉,當人們一旦理解黃金離開地球環境後就沒有任何價值了。

我常說,你能夠把上千萬、上億的美金以什麼價格從外星人那裡能買到什麼東西?這些都是我們自己給它定的價格,這樣我們可以對它進行操控,黃金就和我們剛剛說的事情一樣如果你能搞到一個可樂瓶,你按照我們的知識尋求者所討論的過程,你可能在明天早上的時候就已經製造出2-3公斤的黃金了,如果你沒有辦法做到的話你就是沒有理解生命的價值。我們的整個的教學是非常簡單的,你應該更加仔細的閱讀那些書籍。

KC:我想問一下你對歐洲粒子研究所的觀點?你知道他們在運行粒子對撞機的做法你對他們在那裡到底在做什麼有什麼樣的理解呢??

MTK:這是他們的科研項目其中的一部分,我們並不是整個技術的終極,我們也處於整個學習過程的一部分,人類也需要理解我們所處整個範圍的狀態,在我們所釋放出來的技術實際上也是符合這樣的關係的,我們在將來也會創造上百萬上千萬甚至上億的不同的研究項目的,因為我們現在正在逐漸的試圖去理解整個事實的某些部分,比如說我剛剛說到的如何把水銀轉換成黃金的技術,他是何等的簡單就可以完成這樣的一個過程,所以說歐洲的粒子研究機構這些科研是需要的,在歐洲的南部的科研項目也是需要的,在反應器當中處於如此高的壓力的情況也是需要的,因為科學家他們還根本沒有了解到最簡單的一些科學道理,所以說你不能說他們的做法是錯誤的,我們也並不是要去取笑他們去侮辱他們,你知道在歐洲物理粒子研究所他們正在試圖去尋找所謂的‧‧‧‧‧‧

KC:是要找上帝粒子嗎?

MTK:是的就是上帝粒子。就想我所說的我一生中最大的不幸就是有一次我和比利時前國王坐在一起,當時他問我一些問題我們已經把照片給發佈出來了,當時我們在一個咖啡館裡,當時他問的一個問題就是你怎麼看這個上帝粒子,如果你能夠理解我之前對你所說的事情的話,因為我向他解釋了有關等離子體的事情,我也向他談論的之前我們的那個氣球的比喻,實際上就是當磁場降低到了一定的強度最終就會變成我們能夠感受到的物質了,所以實際上我們每個人都是上帝粒子,我們現在對歐洲粒子物理研究所所做的事情感到好笑。實際上他們並不理解他們在做什麼,但是就好像一些孩子他做了一些事情好像沒有多大價值但是他就需要做一些事情來支持他成長,就好像是斯蒂芬霍金和我這樣的事情一樣。

當時是2004年的時候,但是他也在談論人類的起源談論到黑洞的洩漏這些事情,後來他又改變他的觀點,我們把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都放入到我們的書裡了,如此巧合,就是在同一天霍金改變了他的觀點,而之前我們把對黑洞的看法的論文發給了他們,所以說這個事情對我們來說霍金根本就不在是一位科學家了,在我們之前所公佈的這些論文中,人們就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整個事情都經過確認的來龍去脈都很清楚。

實際上對我們來說同行審閱是沒有價值的,我的專利在那裡你可以去看,我在歐洲申請的專利本身就證明了專利的正確性,你可以去看看,你可以去測試我在專利中所說的事情如果對你來說這些都是正確的那麼這些東西對你來說是有用的。我們不需要歐洲的專利局的人來決定一個國家的財政狀況,你可以去給他頒布專利或者也不用去頒布,現在你可以去理解專利你也可以去申請專利。但是現在的問題就是你沒有辦法對我們的技術去申請任何的專利了,我要非常感謝德克他的專利書寫方式。他在專利中把人們喜歡申請專利的所有的應用都已經書寫在專利中了,所以其他人都沒有再去申請同樣的專利了,因為我們整個的專利成為一項免費的自由的技術了。所以說整個的狀況是非常簡單的,因為我們現在已經擁有了所有的知識,我們以我們的方式把這些知識寫出來,這樣的話其他人就沒有辦法進行同樣專利的申請了。現在你可以去製造黃金或者其他任何你所喜歡的東西,我們已經把同行審閱這件事情撇在一邊如果你喜歡你可以去同行審閱。

KC:好了。在聊天區又有新的問題了,我要說的就是除非有個別的你想對他進行一個更詳細的回答的話,我就會去問新的問題。

MTK:沒問題美女你儘管問。

KC:我要特別的感謝斯特林艾倫,他也把你的東西放到他的網上。

MTK:因為他和我去年有過一定誤解,因為他對某些事情的觀點不太公正。我把某些事情和他進行交流,現在他又和我建立了聯繫,他就是把他原來的觀點進行了修正,我也非常感謝他的慷慨的做法,他之前也會我們keshe基金會的發展做了很多的工作。他的網站就相當於一個自由的海港,某種程度上來說知識就是需要這樣的自由海港。

KC:某人問你現在需要什麼樣的專業特長的人來參與飛船製造的項目?也就是你需要計算機人才還是網絡方面的人才?

MTK:我們需要各個方面的人才,可以把你們的電子郵件發送到太空學院的郵箱當中,而且整個事情的美妙之處就是我現在不去負責所有的事情了,我把很多的控制權,決策權都已經交給了知識尋求者的團隊。這樣的話今後我們就是由知識尋求者來決定要招收什麼樣的人才,如何進行下一步的工作我會去觀察參與。

但是我會無條件的同意整個團隊的決定,本週或下週就會來決定誰來負責太空學院,就是由誰來負責我們太空學院的哪些工作,所以實際上我們需要各方面的人才,首先我們需要足夠的捐贈的資金能夠讓我們啟動整個項目,整個是我們最優先的事情不然整個事情都沒辦法有進展,不然我們需要給那些跨國公司銷售我們的股份,把整個事情都交給他們處理。

就好像你知道的那樣,我們的能量裝置已經在意大利的一家公司手裡了。他們就按照自己的方式對他進行設計製造,不就他們就會把他們不同風格的能量裝置送上市場,我們是免費的把這些技術送給他們的沒有任何條件,實際上我還是個他們了一個附加條件,我們給了這家意大利的公司唯一的一個附加條件就是:這台能量裝置的任何部件都只能在意大利本國進行採購生產,這樣就能給意大利製造更多的就業機會,將銷售收入貢獻給意大利的國家同樣反饋給了意大利的普通民眾。

我們也會按照同樣的做法給中國人製造出反應器或者其他的任何國家,我們就需要一些計算機設計師,我們需要對於氣體儲存和相關知識的專業人士,因為我們需要這方面的知識來儲存由磁引力場轉換來的氣體然後儲存起來,如果你去閱讀我們公開的專利的話其中就有我們這樣的介紹,在-2層的地方有我們的儲藏罐,我們也需要一些知道如何處理核輻射的專業人士,因為我們在太空中我們會遇到大量的輻射,我們知道在人體中如果有輻射對人體的突變會有什麼樣的影響,我們也需要懂得長距離通訊方面的人才,也需要一些能夠理解在磁場通訊過程中各方面技術的人才,我們知道這個技術在巴西的科學家在通訊方面的一些技術,我就為了這件事情和巴西的相關部門的官員有過非常密切的溝通,我們也知道通訊技術研發的相關的科學家,我們希望請到這位科學家到我們這裡來和我們合作,我們也需要對安全方面有深刻理解的人加入我們,這樣做的目的就是我們之前將這個技術事先轉讓給了各國政府,其中的一個目的就是需要政府的安全方面的人員能夠對這個技術有更深刻的理解。研發出相關的產品能夠對國家的安全有個強有力的保障,不至於讓某些人濫用我們的技術,比如說一些恐怖份子他們會利用我們的技術做相關的破壞,實際上我們需要通過各種方式和形式去和各國政府進行合作,像我們所說的那樣我們的知識首先要讓世界上的警察力量掌握我們的技術,無論你如何稱呼我們的技術要確保沒有人由於這項技術而受到傷害。

很多人就會想,比如在中國人們就會想有了這個技術我可以到任何地方,比如意大利人會想我有了這個技術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了,比如說中東的那些人就可以到其他任何地方做他們想做的任何事情,這樣的事情必須制止的。無論是國家還是國際的安全是最重要的一定要得到保護,我們一定要確保安全,理解整個結構,我們之前和一些安全部門都有過非常緊密的合作,我們知道我們在做什麼,我在這方面的知識也是懂了一點皮毛而已。我們需要這方面的專業人士,我們之前和國際的安全保安人員有過多年的合作關係。我也知道他們這些人的工作完成的是非常完美的,就是因為有了這些人的存在你才能夠非常安全的在大街上行走你可以非常舒適的在家裡睡覺。

但是有些人就會去抱怨他們支付了太多的稅負,但是他們不會去抱怨第二天起床看到他們的家具還在原處沒有丟失,所以在一個比較大的角度看待這些問題的時候,我們是需要這些保安人員的。所以需要他們向我們提供建議向政府提供建議,需要對各種突發事件做好準備,你呢就允許一個相互協調的時間,也就是給你呢,也就是說無論飛行員他想到什麼飛行動作,反應器會完成這些飛行指令,因為你們沒有足夠的時間去操作操縱桿,因為在操作過程它已飛了幾百萬公里了,但你同時也可以瞬間對它控制並且改變方向,整個這些將在今後幾個月中展示,我們也會讓所有人能夠做到這點。但是人們對目前這些技術能做到的效果在理解方面會出一些問題,也就是說如果你研發的速度太快,你讓他理解太多,人們可能根本無法去想像。

我呢在德黑蘭就經歷過類似的故事,那人就跟我說,當時我的爺爺從莫斯科回來,回德黑蘭,當時是在20世紀中葉,他們看到天上有金屬在飛,當時就有人說,你徹底瘋了,金屬怎麼能在天上飛呢?結果過了幾年人們真的在天上看到了飛的金屬,就是今天的飛機,所以我們需要將這方面的知識傳授給普通民眾一步一步來理解整個的技術,也是我們為什麼開始接受新學員的原因,因為之前我一個人在做這個事情,現在我們有這些學員和我們做,但是即使這樣之前有人說我們的事情是騙人的把戲,而現在我們的學員已開始製造自己的反應器,他們就會把這些反應器展示出來,所以我們逐步傳播這方面的知識,普通民眾可以在這個過程不斷了解這方面的知識。

※編者克里斯註:原始中文逐字稿,在此處似乎發生了編排的錯誤,話題忽然跳轉到意識和奈米的主題上。同時也沒有標註說話者的人名,以下由編者自行添加於括號內。

(KC:)非常感謝凱史先生的解釋我還想進一步探討意識的問題和納米材料製作的問題還有它對等離子體運行方面的影響為什麼它會不會成為有自我意識的裝置?就是用我們的意識激活反應器的意識?會不會到某階段它具備自我意識的狀態?

(MTK:)你說的這個自我意識是什麼含義?是指它成為自己的一部分嗎?

(KC:)不是,我說的自我意識應該是這樣的含義:它有自我的意識,自我了解的​​功能,同時呢就是說不僅在它的情緒上,同時在它的物理的動作上也有自我意識也就是說它具有自我智慧的裝置。

(MTK:)是的,它能辦到這點,現在我們的反應器它擁有視窗,我們就看到了它們有類似的行為,我們對一些反應器,就像我們剛才提到的,沒有控制它,就是在我之前的教學或展示中提到的那樣,當你運行這個反應器的時候,會看到它有很奇怪的特點,就相當於你在運行這個反應器時它很調皮,就像他們也想玩遊戲的感覺,它自己就決定什麼時候開始選擇,它們自己去決定什麼時候停下來,而且有時在之前我看到一個反應器,最初的時候我第一次做這方面測試的時候,我當時還以為整個反應器出了什麼故障,我就把這個機器關掉了,但裡面的東西還放在裡面,包括等離子體然後呢過了一段時間,我突然意識到,我面臨的裝置具備自己的智慧的,當你看它的內核時,它就會停下來,你可以想讓它做?它就是不轉動然後你對它說,別搗亂了,我沒時間陪你玩,然後你把它放在這裡不管他,但過了1、2天你再看它,你不看他,他就不轉,你看它,它就轉了,正常運行了。

這也是我和我們學員說的事情,我今天對其中的學員說,你可以看那些有窗口的反應器,你可以看到中心內核運行的效果,因為他們需要親眼的看到這一切才知道,我說的這一切是真實不虛的,才能體會到反應器在運行時是具有自己的智慧的,實際是相當於你給了它生命,如果你到一個叫曝光騙子的網站看的話,因為每個人看到這個新東西都想去證實其真假,當他到這個網看的時候,原來凱史基金會是騙子,我們給這個網站寫信,我們的這一切都是真實的技術,可否你們把這些虛假錯誤的言論刪除呢?他們回信說,如果你們寄給我們250歐元,我們就從網上刪除,本週我把這個信件傳給迪瓦,這家網站是由政府建立的,目的詆毀科學家的信譽,如果你想把你的名字從上面刪除,他們就要你寄去250歐元或250美元,因此我們就答應了他們的要求,給他們寄去了250美元。

結果過了一周他們又把我們的名字放上網了,就是這家網站就是抹黑科學家的網站是由政府建立的網站,所以說這個就是他們運行的方法,他們通過這樣的方式讓我們知道他們需要的是什麼,讓我們了解整個的現實,而現在我們整個的技術現在已經在普通民眾手中了,然後,主持人,他們用​​這樣方式扭曲信息,就是實際上達到控制輿論的目的,我也是之前很關注這方面的事情,實際上在我看來這些事讓人很震驚的,就好像我們看到那些教學機構和象牙塔里的人的行為方式就是他們如何來控制這種信息流,就是對媒體的操控,當然這是我個人對這件事情的看法,應該說整個的媒體都徹底完全地被控制了,目的是讓我們普通民眾處於一種混亂的狀態,讓我們持續不斷地工作,然後給整個金融體繫牢牢地控制著。

就好像任何人,比如科學家,物理學家,他們如果有任何新的理論或發明成果能對現有理論構成挑戰的話,如果他們?產品進行推廣,實際就直接挑戰了?包括哪些軍工複合體的利益,對這些龐大的利益集團進行任何挑戰的話, 這些人很快就會丟失他們的金融方面的資助這就是整個的對信息流,對整個媒體操控的方法。

如果你聽了上次的網絡教學的內容的話,我們也是第一次對外公開了對我們進行迫害的人的名字,他就叫漢斯他是現在是歐洲太空署的高官之一他這個人對凱史基金會進行各種打壓,實際對很多公司也進行類似的壓制,使很多科學家因此而流亡海外,我們現在在比利時的原因之一就是他的迫害造成的,同時他在比利時的警界也按插了助手,這個人叫德怒魯爾,這個人他本身就是比利時聯邦警署的高官,他們就可以指定誰是罪犯,可以進行各種各樣的抓捕行動,他們曾經又一次要撞翻我們的汽車,在比利時的時候,在高速行駛的時候,他們做的就是在我汽車的底部安裝了一個電子設備,在電池和電機啟動之間的位置,它的一個功能是一旦我的汽車速度過快,它就自動引爆。

我呢後來就把這輛車開到了修車廠維修,在比利時的一個維修站,他們有我的修車記錄,他們就無法理解我的發動機啟動的地方為什麼會多一個東西,他們看到這個裝置後就發現是有IMEC研發的技術,他們才知道這些人如何用這樣的方法在高速公路謀殺科學家的。或者說你停下來的時候他們就會在旁道對你射擊,第二次他們在同樣的路段想撞翻我,幾乎在同樣的區域,我們當時就成功地離開了那個路段,我們就看到2個人被比利時的警員抓起來,當時是在安特誒普的中心地帶,我們也不知道這兩個人發生了什麼我們看到這兩個人從車裡被扔出來了,因為這2個人是受漢斯指派謀殺我的,還有德怒魯爾派他們製造交通事故,置我們於死地的,我受過訓練自我保護,這兩個人被抓起來,是什麼結局?在安特衛普中心地帶被警察抓了。

他們建立了這樣的網絡,但我們離開這里後呢。他們後來 ​​告訴我們當我們將這件事向?報告後,他們說在整個比利時北部的警員都知道我們的情況,還是由漢斯他們建立了這樣的刺殺隊,但整個事件就是在我們當時在埃因霍分演講。(中字演講視頻地址 : http://www.tudou.com/listplay/iVthawlAXs0/EG_wVM5ufm4.html)後3個月,我們給比利時警署打電話問這件事情的進展,這2個人也失踪了,他們是在公開場合被逮捕的,在他們的網絡裡有記錄,就像在電影裡的情節一樣,在我們實力所及的範圍內。把這兩個人在我們面前給逮捕起來,他們當我們就安排到警局的某個地方,包括我的妻子和孩子,那2個人到底後來發生什麼呢?所有這一切都因為有人受到保護的,你說的也是正確的,而現在這些人有爬到了權力的頂峰,漢斯根本不配處在歐洲宇航局的權力最高位置上,他如果在這樣的位置上,歐洲的科學家還會有多少因為他而被殺呢?還有在美國的科學家,因為他現在就可以了解歐洲、NASA科學家的名單,這些人中擁有的尖端的科技,有多少是安全的?

他在10年前對波音公司就就進行過訛詐,波音當時就發現他是騙子,現在他卻爬到了最高的位置,了解到了更多頂尖科學家的名字,供他敲詐、迫害,他做的一切會受到比利時聯邦警署的保護,如果你去警局去他它投訴的話,這些警察可能把你殺掉,你卻以為警察會保護你,這是我們為什麼離開比利時的原因,後來他們對我採取了第3次謀殺的企圖,同樣也是假扮成意外,來了8人,同樣有一個警員在場,就是德拉諾,我們呢就要對正在收聽我們節目的人發出一個要求,或呼籲,同時包括對美國的警察進行呼籲,因為他們也會殺害美國的科學家,所以實際你剛才說的事情不是錯誤的,我本人就是這樣一個事情的受害者,不是一次2次而是漢斯他本人呢,漢斯對我曾說過,如果我不把自己的技術交給他的話,還是第一次會議當中,他當時就威脅我,他會直接把你殺掉,這是我的妻子和他的秘書在場的情況下說的這些話,他樣這樣的方式做了很多類似的事情,毫不隱晦在公開場合進行訛詐和威脅,因為他本人受保護。

如果沒有保護傘,他不敢這樣做,這不是理論上的,我就是受害者,這是我在意大利的原因,我就曾經在汽車中,受到他們的追擊,我參與了整個過程,現在呢,這些人在比利時散佈謠言,說能抓到我,不會說他到意大利是因為他們想殺害我,德拉諾走遍了比利時的各個地方,到處去釋放這方面的消息,就是對那些凱史基金會支持者去散佈這樣的消息,他們實際上也受到了威脅,我可以提供具體的名字給你,他曾經實際在過去3週時間裡到過一些人的家裡,他就對這些人說,如果你不配合我們去說或做對凱史基金會不利的證據的話我們會對你簽發逮捕令,這樣的話能夠使得他們整個的案件呢得以自圓其說,這些人他不可能以恣意妄為的方式做這麼多年的,他們來用這樣的方式對凱史基金會進行打壓,本來凱史基金會的目標是幫助整個人類的,重說:這些受到威脅的人,這些年一直支持我們凱史基金會,是為了幫助整個人類,因此受到了威脅,這些人他們的做法已經超越了他們能做的限度。

(KC:)你剛才說的事情都是真實不虛的,如果你能找到一些律師的話或相關的關係的話就應該提出這樣的訴求,來發出對漢斯的逮捕令,最終你會看到有多少科學家因這個人受到了謀殺,就是因為他不得不流亡國外,漢斯,這個人他現在是眾多的比利時的一些公司的主管、高管,包括太空公司,包括Verhaert,IWT,和?中心,他是很多這些機構的律師,如果說有新科技出來後,他沒有獲得這些新科技的話,實際這個人就要死掉了,如果你查看這些比利時的公司的名單的話,他是如此眾多公司的董事或總裁,為什麼能成為這麼多公司的董事?而且都是和科學有關的職務,因為他有這樣的一家技術轉讓諮詢公司,所以說這些科學家好像是一個自己飛到蜘蛛網的蟲子一樣,然後被粘在網上,然後被蜘蛛吃掉了。

(?)我說的這一切都不是笑話,你剛才的說法是非常正確的

(KC:)主持人:你剛剛對我公開了披露了文件,不僅僅是你所涵蓋的內容同時呢也說明他對很多不同的公司進行了滲透,這種滲透力是非常強大的,這是我本人對這件事的看法,有這樣的結論,就是說這些人本身就是神經病,我認為他們最起碼是反社會的人,但是我認為他們是神經病呢,能夠讓他們的勢力滲透大如此之多的公司中,這些不僅僅是公司而已,還包括各種不同的機構,包括NASA,FBI ,CIA,還有宗教機構。

KC:聲音小,請大點。凱史的聲音小。

MTK:我的意思是你不要把這件事情說的太深入,否則我們可能說更加深入的東西出來。

KC:好的,我就說到這裡。這些事情一直是一種挑戰,

MTK:讓我解釋一些事情,

KC:請講。

MTK:我們是了解多少漢斯整個運作的方式的呢?比利時前國王有個私生子,這個是之前沒有人知道的,他名字叫喊打科瑞handark瑞這個孩子,私生子是我的一個顧問,所以我實際是能夠從內部知道他們的運作方式的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嗎?

(KC:)是的,完全了解

(MTK:)凱史基金會的發展實際都是受到這個人的幫助,我要對他表示感謝,我把他當做我的朋友,我剛才說,你不要說的太深了,就是說在世界上沒有人,包括在美國,這些牧師他們對兒童進行傷害,被抓起來,然後扔入大牢,在比利時有牧師他們組織兒童,在整個這個事情是在教堂中是三緘其口的,到底是誰保護誰呢?

(KC:)是的,說的非常正確

(MTK:)你知道在基督教中,在這些宗教的沉默的做法是如何發展出來的嗎?對於那些修女來說,這件事是由一個牧師想我解釋的,當一個修女由於和教父有了孩子或懷孕的話,他呢在一個公開場合不能看到懷孕的修女,因為她們是不應該有性活動的,當她們把孩子生下來時,孩子會被帶走你能明白我在說什麼嗎?

KC:是的,很清楚

在英格蘭,在1980年代,當時撒切爾夫人還在位,她當時說這些教堂,她通過了一個法案,就是英格蘭的一個教會可以對外出售教堂,當時有人購買這些教堂,他們拆毀這些教堂,然後在這些地方建設新的公寓或酒店,或相關的開發,當他們開始在這些教堂所在地進行挖地基的時候,他們發現在地裡埋著很多嬰兒的屍骨,後來呢,就牽動了警方,後來這個教會他們就通過了這樣的法案,就是如果你想挖教堂所在地下的工程,需要教會自己的人挖掘,這樣一來這樣的秘密就不會公開,所以你可以想像在地下他們當時埋了多少嬰兒!

那些參與這些事情的牧師或解釋這些事情的牧師,就說我們有這樣的地產,和教會有關,現在需要進行開發,他會向這些人解釋,為什麼不能在這些地方進行開發所以,實際上這種在基督教在的沉默的做法最初是源自於他們實際是以上帝的名義對自己保護,以這種上帝的名義對自己保護。對於梵蒂岡來說本身沒有錯誤,對於主教本人也沒有錯誤,對於主教的神聖也沒有錯誤,對於了解這些事情的人也沒有錯誤,但對這件事情有關聯的事情,因為年輕的孩子會去教堂禮拜,他們實際是濫用教會名義的人,這對教堂本身是沒有錯誤的,對於那些聚會是沒有錯誤的。只是這些人對自己進行保護,來滿足自己對性慾的需求

(KC:)主持人:這些消息越來越多地在公眾中得以公開了。整個的做法至少對我來說是令人鼓舞的,就是說那些對這些事情進行研究的人,最終決定把這件事情公佈於眾,不停地討論這件事過程中普通人就可以了解其中的黑幕,人們會對這件事情越來越了解,這也是我現在感覺,對我來說是如此有幸能了解的事情,他就好像是向我們這樣有同樣理想的人,他 ​​們就盡力地把這些人的惡行公佈於眾,這些事情看上去明顯不是很主動就會出現在公眾面前的,他對於人們去理解和人們的信仰有很大影響,他對我們能了解自己,實際是自己深陷這樣的體系,對這件事情的認知也是有幫助,就是這樣的信仰體系已不好用了,我實際對您的做法表示感激,您能無私地公佈您的技術、信息。所有的這些技術無私地奉獻給世界普通民眾、全人類。而且這是在巨大的威脅和壓力的情況下做出來的,還有巨大的障礙,您本身還需要克服整個障礙的情況下仍做到這樣一部,我要表達對您的感激之情

(MTK:)凱史:聲小

(KC:)主持:請離麥克風近點。

(MTK:)這些在我們桌子周圍的這些學員,他們也會像我一樣在之後的某一天,我希望他們不會遇到類似我遇到的這些事情,就好像說有的人會被金錢收買,有人受到威脅,當然這要取決於他們有的工具是什麼樣的,那就是說是否值得去出賣整個人類的利益,來滿足自己個人短暫的愉悅呢?就像我說的漢斯這個人,他是受到了前比利時國王的保護,還有這樣的一些相當於同流合污的犯罪分子,這是很明顯的問題,整個過程就是要不你成為他們的一份子,或者他們把你給處理掉,因為你(?1:29:00,hand no good)

(KC:)我想知道歐洲航天局的5個董事成員中呢,其它4人他們是否知道漢斯這個人的這種惡劣的記錄呢?這些人如果了解了這些事情,是否會感到和這個人坐在一起而感到羞愧呢?

下週我們的所有的這些文件都會公佈給歐洲航天局的成員,我想他們到時候會收到,我們的郵件以寄出,這些郵件以不在我的手上了,歐​​洲航天局的董事,將會知道漢斯這個人是誰,你可以說是一項指控,我們是有證據的,他本來就不應該在這個位置上,他為什麼在這位置上?因為有人保護他,或者因為有人感到害怕,因為他威脅過很多人同時他利用他和國王的關係,還有就是已比利時聯邦警署的名義糾結了一批恐怖分子去其它人進行恐怖活動,趕跑他們。

他們還曾經去我的鄰居家裡,告訴他們,我是一個恐怖分子之類的事情,我的這些鄰居跟我們的關係很好,他們的孩子之後來到我們家,然後對我說,你知道那人來我家說什麼嗎?這些人簡直太傻了,德怒魯爾本人是比利時聯邦警署某地的官員,本人就是恐怖分子,很多人因為他而喪命,他用警局的力量掩護自己,因為比利時前國王和漢斯保護他做這些。如果你不會得到任何利益,為什麼會做這件事?這些孌童分子臭味相投。比利時警署其它成員是非常公正的,非常完美,我認識他們中的很多人,他​​們在很多方面對我們進行幫助,是他們告訴我這個人的所作所為,但是他們也動不了他們,因為他們有前國王的保護。

KC:很多這樣的反社會分子,最初也不會爬到權力的最高位置,除非他們在其他方面做好安排的話,就是在他們系統外面擁有了足夠的權力的話,才會想達到權力的頂峰的位置,就是你說的孌童分子臭味相投,同流合污的體現,還有他們的爪牙混在一起的原因,這個這些對我的理解都是挑戰,對我們的星期在正常運作過程總都是挑戰,但是你能給我們帶來這樣巨大的希望,你現在就想讓我們走出這樣的現實狀況,實際上它對任何一個可能的級別都有顛覆性的效果,這也是我對您的工作表示讚賞和感激的原因,還有你傳授知識給學員,和他們的共同的努力。

MTK:聲音小,我們這樣做就是大家用共同的方式努力完成這件事情,所以我們希望能夠在年底時將這些技術和知識傳授給上萬人,至少能讓普通民眾理解這個技術基礎的部分,所有人都在等待奇蹟的出現,如果我明天就展示飛行的反應器的話,或者伊朗明天就展示飛行裝置的話,我就會成為上帝了,因為我之前展示過我的東西了。

但這不是我們的目的,他本來就是應該所有人都平等地展示的效果,而這才是我們總的目標,是我們的最終的目的,但我們把這些材料送給福島核電站危機的時候,它實際上不是由我送給他們的了,是有學員送給他們的,因為這些材料是學員製作的,我呢只是看他們在做,時而提供建議,因為他們在這個過程中享受了很多美妙的方案,之前我們有了10多年的方案了,但我從未看到他們的解決方法,他們的方法清潔有效,產生更少的問題,就像我們之前說的每個人都會把自己的技術用在研發中,(21:46:07)如果一切和我的做法一樣,就不會有新鮮的地方了,(21:47:28)現在貓呢(指這些科技的秘密)已從袋子裡跑出來了,就是秘密已公開了,現在沒有辦法吧貓抓回了,有至少8個貓跑出來了,它們到處跑,這些貓,比如過了10年後,會有成百上千上萬的小貓會生出來了(眾笑)

KC:好的,凱史,現在到了採訪最後10分鐘的時間段了,你是否還有以前沒提及、而您又想和我們交流的呢?請介紹,之後我們結束我們的採訪了。我又聽不到您的說話了。

MTK:我說呢,對我們來說,我們不能夠停止我們的研發,我們在製造第一台或第一架太空船是我們需要來自各方面的支持和幫助,這個是最重要的、最緊迫的事情,通過我們的努力實際我們有2個選擇:是我們自己做出這樣的裝置,然後將世界各國領導送到太空中的一些比較友好的星系中讓他們擁有每個人的星系,如果你能理解我說話的含義的話,這項太空科技有2條道路,一是,你們離開太空,另一個是,你們按照同樣方式生活,讓他們離開太空或者,你們按照原來的方式生活我們就可以將這項世界各國的領導人包括他們的朋友,送到非常友好的星系,讓他們每個人都掌控一個星系,利用凱史基金會作為一個全新的聯合國,這樣所以人都是平等的,作為我們平等的關係呢,可以通過科學技術帶來和平,是我的一個期望,我也知道,不久我們就能實現我們的目標。

幫助呢,將會在下個月13日左右會開始,在今年年底人數會達到上千人,我們研發了我們的能量裝置,它花費了我多年的時間才完成研發,當我們由於來自比利時政府的壓力最終知道可以不用放射性元素來研發這些技術的時候,因為比利時政府他們把我的放射性元素的設備沒收的時候,我們已把整個的技術包括其設計呢,作為一項禮物送給了意大利國家,作為他們收留我們並支持我們做進一步研發的回報!!

不久,在今後的幾週的時間,這些能量裝置就會出現在市場上,世界上的能源危機,本身不再是危機了,同時它會 ​​變得非常簡單的過程來完成這件事,我們為什麼要為了獲得能源,彼此發生如此多的戰爭?所以我要說的你要以正確的方法幫助我們,不是因為我們要做件正確的事情,之前我們用正確的方式運行很多年了,是有第三方公司獨立測試證實的,在比利時。上週我們公開了這些文件,現在我們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建造第一架太空飛船。

作為人類的集體的方式,我們需要至少募集5000到5500萬歐元,來完成這件事情,(注:5500萬EUR X 8.508 =46794萬人民幣)。來製造一個完整的飛行裝置,這個事情對我們是最重要的事情,通過它我們可以完成其它技術的製作,或對水源能源新材料還有食物這些至少能幫助我們,像之前有人說的那樣,今天早上的會議有人對我們說的那樣,這是和一些董事會成員進行的一次交流,其中有人說至少他就可以讓我們擺脫人類自己給自己創建的監獄,這些就是我要傳達的信息。

KC:非常感謝,凱史先生。

MTK:不必客氣。

KC:我們在結束採訪前,可否請您介紹您技術的網站?或其它的能夠對我們聽眾有益的信息,在那裡能獲取到?

(MTK:)是的,我們只用gmail的信箱,不用我們基金會網站信箱,因為基金會網站信箱以被政府機構破解了,即使今天我們都受到保安人員的報告,這些政府機構人員也去要求gmail郵箱公司打開我們的信箱,所以如果你想加入我們的太空船學院,成為知識尋求者的一員,你可以把你的申請可以發到太空船學院的gmail信箱,或者把你的申請發送到,如果你想得到醫療支出請發到ALSapkfkeshefondtion@gmail。

如果你想捐助太空飛船,不需要通過凱史基金會的paypal賬號,就是不要發送到www.org的賬號,要發送到在荷蘭的賬號上面。是荷蘭的一家銀行我們需要去建造這樣的一架裝置,凱史基金會沒有5500萬歐元的現金儲備,我們需要向公眾進行集資來完成這個事情,如果你想成為首航的成員,你可以考慮這件事情,如果說整個的募捐的金額讓人滿意的話,整個這個世界的民眾決定誰將會成為首航成員,還有誰沒有辦法決定,整個的這些事情都會在未來幾週逐步展開,包括知識尋求者的事情,都會逐步展開,我們也會來開會研討,誰會成為首航的乘客,所有的這一切不再是簡單的空談或做夢,我們將會展示在天空中的白光,在2到3 ​​年前也談論過這件事情,我們就被他們阻止了,現在利用我們的非放射性材料反應器,我們就取得了同樣的效果,但是,這卻會更加安全,這一切都要感謝漢斯先生的壓力,他們越是對我們阻止,我們的技術最終的發展會更加先進。

如果你想加入我們的知識需求者的行列,你可以給我們發送郵件,把你的報名申請發送到我們郵箱。每個學員每年的費用是2萬歐元,如果你想支持我們的太空飛船項目的話,你可以給我們來信,告訴我們以什麼方法幫助,在設計開發方面。如果你想聯繫我們請到我們的網站,這個網站已經說明了所有的問題,非常感謝。我們說的這一切的內容,我們都會發佈到太空船學院的網站上。

KC:以newtechnews放到youtube的頻道,你會發現凱史基金會最新進展的消息,你也可以到太空船學院網站,在youtube找到相關頻道,獲取直接來自於學員發布的最新視頻,當然也像凱史先生說的那樣,凱史基金會網站 http://www.keshefoundation.org/有足夠的信息和鏈接幫你鏈接到剛才的網站,上面有足夠的信息供你研究,同時我們還會有凱史先生的書籍可以幫助你更好地理解他的技術,會更好地理解宇宙是如果運行的,你有這些書的名稱嗎?凱史先生,請回答這個問題?

MTK:你在google上輸入這些書的名可以搜到。一個是《宇宙起源》,另一個是《光的結構》,還有就是《物質造物的普遍秩序》,他們都有國際的書刊號,(旁白:書刊號就是ISBN號碼,書籍的身份證),第一本書就是物質造物的普遍秩序(The Universal Order of Creation of Matters),另外一本叫光的結構(The Structure of the Light),第三本就是宇宙的起源,(The Origin of Universe)(注:三本書籍簡體中文版計劃2014年第三季度問世),如果你要查閱我們的ALS肌肉萎縮論文,和順勢療法的論文,我們的網站( www.keshefoundation.org  )都可以找到。

(KC:)非常感謝,再次感謝,感謝,非常感謝各位,今天參加我們的採訪,各位能參加我目的採訪,讓我感到非常激動,能利用我們的平台吧這些消息傳播給公眾,利用我們的狼的精神的平台,把如此顛覆性的消息傳播給公眾,我想我們也會把整個的節目發佈到youtube頻道,也可能加入圖片,作為相關的特技處理,也會盡可能多的一些媒體頻道公佈我們的內容,所以再次表示感謝感謝感謝,以及對您,凱史先生的感激,同時感謝VINCE參加我們的節目,版主我管理整個的這次採訪這是一個讓人驚嘆的採訪,我都無法表達自己是如何的喜悅,能讓我們置身於整個事件中,非常感謝!
(採訪全段視頻完)

意大利國際太空飛船學院簡介:http://note.youdao.com/share/?id=a0ad648f0b551937e0fa22d40e4afd0b&type=note

※以上內容轉載自:http://note.youdao.com/share/?id=27df250c52dbab06f1dda901926e5311&type=note
※編輯修正:克里斯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