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大家好,我是克里斯。

我從2013年開始研究非主流訊息,至今已告一個段落。當一個人已經漸漸了解了這個世界的情況,他就不能僅僅繼續停留在資料的研究,而需要再跨出一步,採取實際的行動去創造和成為自己想要看到的改變。現在我選擇了「凱史科技」作為我下一個階段投入的領域,作為我創造改變的支點和工具。

現在我已經把心力轉移到我新創建的《Plasma Lab:Keshe社群實驗空間》,而《地球未來》網站的資訊更新將會變少。

歡迎有興趣的朋友,與我一起投入凱史科技的學習和研究。或加入各地自發組成的凱史社群(台灣香港)。

另外,第一次造訪本站的朋友,建議先閱讀〈歡迎:新手引導〉補足相關的背景資訊,以便理解其他文章的內容。也提醒讀者:本站無法保證所蒐集之訊息的正確性,請自行評估求證。

2014年9月29日 星期一

【柯博拉】2014年9月23日Rob Potter訪談


Rob – 好的,現在開始了。 Cobra已經在線上。我們期望做一次精彩的訪問。這是9月(2014)的採訪。歡迎來到Victory of the light節目。

COBRA – 謝謝你的邀請。

Rob – 別客氣。希望提問時你能說得詳細一點。我們有一些問題。我會問到其中一些。我發給你的問題不會全部都問,但我們會選一些不錯的來提出。 Cobra, "事件"發生的時候所有困在這個隔離的星光和以太層的靈魂會怎樣。

COBRA – 當"事件"發生時就不再會有隔離。所有在星光/以太層的靈魂將接觸到靈魂導師們,讓他們作出關於自己未來進化的選擇。一些靈魂可能會被帶到其他星系,其他太陽係以進一步進化。一些靈魂會留在這裡,一些會選擇在"事件"後的近未來轉世到這裡。

Rob – 有人問你說過只有5,6個人在剛果入侵的時候能成功逃出隔離地球。是嗎?

COBRA – 是的。

Rob – 我們有另一個問題。有人想知道Great White Brotherhood兄弟會。它是不是和Order of the Star有關?

COBRA – 是的,Great White兄弟會其實是給予所有成功逃出隔離,離開矩陣系統,現在成為開悟存有的揚升大師的名字。星際兄弟會不完全是同一個網絡或同一個組織,但也包括其他光之存有。

Rob – 很好,有不同的組織分別為地球解放而工作,是嗎?

COBRA – 他們是一致協調的,但他們屬不同的組織,有著不同的起源和不同的故事,不同的振動頻率和不同的架構。

Rob – 這個問題是關於"事件",很多人也問到,因為他們想參與進來。我一直告訴人們觀察內在並作出自己的選擇。但抵抗運動此時認為"事件"發生的最關鍵因素是什麼?

COBRA – 最關鍵的是清除Chimera的過程。這是首要的,當這件事完成後一切都變得更容易。

Rob – 地表上的人還能做什麼來加速這個過程。

COBRA – 人們能夠做很多事情。 1.傳播真相,傳播信息。 2.參加集體冥想。 3.以自己的方式,用自己的才能為行星解放做任何事。我不會在這裡告訴你具體要做什麼。你需要跟著自己的內在指引,在你自己的專業領域採取自己的行動。有些人能開博客,有些人能傳播真相,有些人能在現實中組織一些行動。有些人正在開發一些科技,其他人有其他的事情能做。這取決於每個個體作出選擇並進行一些實踐。

Rob – 好的。你能不能大致告訴我全世界有多少公職人員和政府知道正在到來的事件。在幕後他們是承認還是不承認。

COBRA – 大部分的高層官員知道有些事在發生。他們可能不知道,或者不是對轉變的方方面面都持開放態度。但他們肯定知道一些很大的事情正要改變,一些大事將要發生,當然在那些政府高層裡有很多議程。有些人屬於耶穌會議程,有些人屬於光明會議程,也有不少人屬於光明勢力。他們對於將要發生什麼,如何參與進來都有自己的觀點。

Rob – 人們想知道以太層的最新情況,關於星光寄生蟲和移除影響人類情緒的主要執政官。還有沒有被標量波自動激活的星光寄生體,還是它們已經極多地減少了?

COBRA – 主要因素是標量網絡。這個標量網絡在等離子層和以太層上運作。等離子層實際上是物質和以太層之間的創造層面,影響到物質和以太層。確實仍然有一些寄生體在以太層觸發人類的"按鈕"。當然,對一些人來說是情緒按鈕,對一些人來說是身體按鈕,這些按鈕會被按下(從而影響人類)。關於寄生體方面有很多進展,但關於標量網絡還沒有太多。因為標量網絡與Chimera的外星武器綁定在一起。

Rob – 這裡有一個有趣的問題。 X行星上的人來自哪裡。那不是他們發源的行星。我們能知道他們來自哪裡嗎?

COBRA – 他們來自很多星系,他們有一部分共同的進化在X行星上進行。所有那些來自X行星的人有一個共同點-他們有極大的渴望要解放這個宇宙,無論他們來自哪裡。

Rob – 很好。有點像那144000人。

COBRA – 是的,有點像。

Rob – 另一個問題我收到很多次。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來自外面那些博客。很多人想知道月球。他們想你說得多一點。這是不是一個原始衛星?它發生過什麼事。它是不是中空的。月球有什麼故事。有很多這類的問題。你能不能詳細說說月球。

COBRA – 我在其中一篇專門回答月球的文章中已經說明過。是的,它是一個天然的衛星,他不是裡面挖空的那種中空狀態。月球有洞穴系統和隧道。以往月球上有大量的蜥蜴人,但全都清除了。現在沒有負面外星基地在月球,只有光明勢力的基地。

Rob – 1947年德國人登陸月球是真的嗎?

COBRA – 我無法確認。二戰之後通過秘密太空計劃(陰謀集團)在月球上有很多活動。

Rob – 我聽說和看到視頻是關於美國和俄羅斯在1962年首次登陸月球。你有沒有什麼信息? (注:公開的首次登月是1969年)

COBRA – 是的,這是秘密太空計劃的一部分。

Rob – 很好。德國人在南極洲也有基地,伯德Byrd上將的跳高行動Operation High-jump。同盟國想阻止他們拿到先進外星科技,這是真的嗎。

COBRA – 是的。

Rob – 當伯德上將進入地球內部,他沒有和他們接觸。他是走到更深的地方,是嗎。

COBRA – 實際上整個故事被扭曲了,我會說關於他的故事有大部分是虛假信息。實情有點不同,因為整個關於極點缺口的故事不是像呈現出來那樣的。那裡沒有什麼物理上的大洞口,但有一些進入地下洞穴系統的入口,在南北兩個極地。他實際上通過其中一個進入,在那裡下面他看見了很多東西。

Rob – 很好。這是有趣和新奇的信息。你能不能告訴我這些缺口有多大?他是飛進去的嗎?

COBRA – 實際上有幾個,不是太多,可能兩三個洞足夠大到讓一架小型飛機小心地飛進去,如果你知道怎麼在裡面飛的話。

Rob – 他是一個優秀的飛行員。這裡有一個好問題,breakaway civilization有沒有在火星上生活過。

COBRA – 這是秘密太空計劃的一部分。有部分break away civilization的人在火星上有基地,在50,60年代開始運作直到70,80年代。然後在90年代剛果入侵時出現了一個問題。因為有大波來自太陽系外的蜥蜴人通過火星上的星門到來。在90年代末情況非常嚴重,但在本世紀頭幾年所有那些基地都被抵抗運動清理了。

Rob – 能不能說一下住在地下的本地火星人。就我所知他們是善良的。他們是星光層的文明嗎。

COBRA – 也有一些是物質存有,不是太多。有很多不同種族。其中一些是光明的,一些不是。但這些都過去了。是的,在那裡的以太層有一些光明勢力在那裡,我會說那是一種天使進化的形態。

Rob – 很好。這與我得到的一些信息相符。現在這個時候火星上有沒有負面外星人基地,那裡的地球人又發生了什麼。光明勢力如何清除那些殖民地?那些人發生了什麼事。

COBRA – 他們一些人回到地球。實際上是逃脫光明勢力的追捕。一些人被光明勢力捉住。大部分那些人棄暗投明,被帶到X行星,一些人被帶離太陽系。有一小部分人不接受光,他們被帶到中央太陽重組。

Rob – 在我的會議上我剛請來Andrew Bassagio,他真是非常有吸引力。他詳細和準確地談到火星跳躍室jump room和他與Barry Soetoro的經歷。真是非常有趣。很多人聽得津津有味。一些人似乎還認為火星計劃仍然在繼續,但你非常肯定來自抵抗運動和光明勢力的信息,認為計劃已經停止了,是嗎。

COBRA – break-away civilization再也無法觸及地球軌道以外的東西。

Rob – 這裡有一個問題:Chimera有沒有轉世成為人類,或者他們只是控制人們。

COBRA – 他們會轉世成為人類。他們相信通過電子學強化人體的這種超人類觀念。他們喜歡進行這種互動。他們在自己的身上裝上各種傳感器和高科技的東西。第一眼看起來他們像一般的人類。當然他們本質不是人類。

Rob – 他們有沒有什麼獨特的物理特徵,或者是氣場很強大?

COBRA – 是的,這是主要特徵。

Rob – 他們是通過人類生出來,還是全息生成的,還是克隆的?有什麼特別?

COBRA – 他們大部分在地下基地通過技術投影克隆出身體。在過去他們大部分會在地下基地渡過他們的人生。

Rob – 一些人想知道為什麼Chimera或者陰謀集團如果知道把戲已被拆穿,那為什麼不逃跑。他們怎麼不離開這個行星遠走高飛。

COBRA – 因為他們跑不掉。因為所有傳送門戶已經關閉了。他們會被光明勢力攔截。如果他們嘗試用普通飛船逃跑,他們也會被攔截。他們沒有地方跑。

Rob – 有人問到:為什麼他們一百萬年前沒有關閉那些門戶,為什麼當時不這麼做。

COBRA – 不是那麼容易。光明勢力和黑暗勢力都有非常先進的科技。兩邊的科學都在發展。這是一場光明和黑暗的科技大戰,光明勢力不總是贏的,這就是為什麼需要花時間。

Rob – 好的。有人想知道華人在人類進化歷史上的角色。

COBRA – 他們是這個行星上其中一個主要民族。他們有獨特的特質。其中一個特徵是不擴張主義。他們只是保持自己的領土並維持那種振動,某種程度上是成功的,某種程度上不成功。中華民族也在這一千年裡受到很多蜥蜴代理者的滲透,過去500年又有耶穌會滲透。關於中國人這是一個非常混雜的故事。

Rob – 很好。我想這解釋了他們為什麼是和平的。他們沒有真的擴張,這是非常好的品質。一些人已經關注你很多時間,他們想你澄清一下。我個人覺得"事件"是一次神聖干涉和一次神聖的精神層面的事。你說過"事件"的時間掌握在抵抗運動手上。

COBRA – 不完全是。抵抗運動有一些發言權,但最後決定還是來自源頭,它有對局勢完整概觀。

Rob – 你也談到"事件"的時間窗口,又說占星學(星座運行位置)有一定影響,然後你又說我們的參與也是一個因素,每週冥想會更快地帶來"事件"。

COBRA – 是的。這是人類意識和宇宙的一個互動。兩者都有作用。我們能加快這個過程,宇宙能量也能加快這個過程。

Rob – 是的,這是所有事情的一個互動。有人問到到期之日。有沒有可能的時間線是"事件"必鬚髮生的。有人提到2025年。

COBRA – 出於各種原因我不會對時間線作出保證。其中一個原因我說了很多次,那就是不能讓陰謀集團知道。

Rob – 很好,我們保持秘密就好。如果陰謀集團認為他們還能統治到2025年,他們就會盡力去這麼做。這裡我們有幾個問題,這些問題對我來說像謠言。我從來沒有關注過,但很多人提及。我們近來聽說到很多正面的情報,來自dinar guru,或者Zap,Poof這些人。似乎在主流媒體上有一些正面信息說伊拉克準備好重估他們的貨幣。這個有可能嗎?

COBRA – 人們對貨幣重估RV有錯誤的觀點。人們實際上是想通過重估來解決他們的財政問題。這是不可能的。首先RV是一個全球的過程。過去曾出現一些國家進行RV,給了一些人機會進行投機....說它會在一夜之間發生,或者"事件"之前發生,這是很狡猾的。我並不期望伊拉克目前的狀況能在"事件"前RV。不管人們說什麼或者任何媒體說什麼,我都不會相信。

Rob – 在你的更新里,看起來似乎只剩奇異夸克炸彈與布魯克海文實驗室聯繫在一起。在那個地方還有沒有其他事情。 Chimera顯然仍然待在地下基地,他們仍然在世界其他地方有活動。你最近一篇文章我能不能理解為只剩一個奇異夸克炸彈有效。

COBRA – 我不會直接回答這個問題。那裡有這個組織的主要據點,但他們仍然能在其他地方出現。他們不像以前那樣有很多地下基地。他們有一些地下室,我不會稱之為地下基地。他們只有很少的地下領土和非常有限的活動能力。他們有危險的外星武器,如果處理不恰當是非常危險的。所以光明勢力要小心地應付。

Rob – RV之後,NESARA能多快實施?

COBRA – NESARA是"事件"後計劃的一部分。不是以原來的形式,而是以一個擴展了的形式。計劃不是靜態的,它正在擴展。原本的NESARA只是為美國而設。但我們要進行的是行星重置。要在非常不同的經濟和環境下實行,這些都需要被考慮進去。回到你的問題,NESARA將會實施。

Rob – 很好。我們近來收到很多關於蘇格蘭公投情況的問題。人們想知道投票被人做手腳了嗎?

COBRA – 是的,當然。

Rob – 如果誠實進行的話會成功獨立嗎。或者他們只是通過作弊來確保公投失敗。

COBRA – 非常可能的是蘇格蘭會獨立,並極大地削弱羅斯柴爾德的權力,這是他們不想看到的。

Rob – 我從你和其他消息來源聽說極移不是那麼重大的清理過程,但將是一次較小的移位。是不是因為人類意識的原因,過去的極移發生得這麼強烈。

COBRA – 關於極移的真正情況現在仍然需要保密。我什麼都不能說。我只能說將來不會有劇烈大災難的危險。

Rob – 上次極移是不是由於一個巨大天體所引發。

COBRA – 不是。上次和過去很多次的極移都是宇宙脈動的結果。宇宙脈動是大約每25000年發生一次的事件,是銀河中央太陽活動增加的結果。當中央太陽活躍起來,它會發射各種粒子,通常會觸發太陽活動的增加,當然也增加了包括我們行星在內的太陽系環境的活動。

Rob – 所以在其他物理行星上,是不是都會經歷這種猛烈的物理劇變,每25000年摧毀一個文明?

COBRA – 不需要摧毀文明。有時會,有時不會摧毀。人類住在這個行星幾百萬年。某些銀河核心的爆發非常猛烈,但不全部都這樣。但其中一些會非常強烈。這個太陽係比科學所描述的更有動態。在太陽系裡有一直持續的,非常明顯的變化。比如木星大紅斑在過去10年左右變得面目全非。

Rob – 我猜人們想問的是,在宇宙其他地方,肯定有數以百萬的文明。他們全體人口是不是在可能的極移時期裡轉到飛船上?會不會有些文明的科學團隊發展沒有跟上,以致文明被摧毀而重新開始?

COBRA – 銀河聯邦有科技通過母艦來保護宇宙的生物圈。他們發射某種保護場保護著行星,人們非常容易存活下來。

Rob – 所以這是被光明勢力監控著,當極移接近時這些行星會得到他們宇宙兄弟的接觸或者警告?

COBRA – 是的,他們會得到幫助,大部分情況都比這個行星更容易。在其他星球上的人對宇宙真理持更開放的態度,更容易受到指導和合作。

Rob – 好的。這裡有另一個問題很多人問到。我們上次說過-永不結束的故事。在這個最後障礙之後,我們有多大信心不會出現下一個障礙?換句話說,是不是移除了最後的奇異夸克炸彈後,我們掃清道路朝"事件"而去,不會再有妨礙"事件"的事情出現?光明勢力或者抵抗運動有沒有信心處於局勢的最高位置,洞悉前方的事情並且不會有其他節外生枝?

COBRA – 就我所知這是最後的障礙。當然,我沒有宇宙中所有的信息。我知道很多,有很多非常好的信息來源,但我仍然不是在最高的位置。這個行星上沒有人知道全部事情。從我的角度,就我所知這就是最後的阻礙。 "事件"要發生的時候就會發生。

Rob – 好的。說到銀河中央太陽和極移,人們想知道全球變暖的故事。我覺得人類肯定對此有影響。我肯定壓縮突破技術也影響到我們的天氣。能不能評論一下行星變暖是怎麼回事。地球會在"事件"後變得更暖嗎。

COBRA – 我們不是在全球變暖而是全球冰冷的時期。如果讓事情自然發展,我們很快就迎來一個新的冰河時期。光明勢力在平衡著氣候。天氣變化的主要源頭不是人類而是銀河中央太陽的活動,它改變了我們物理太陽的活性,這種影響當然也就是地球天氣模式的主要因素。人類所做的大部分是污染大氣和生物圈。還有陰謀集團那些嘗試改變天氣的愚蠢玩具。但這裡主要的因素是銀河中央太陽。銀河的光明力量正穩定著天氣,所以不會劇烈變化。我們不會有極端炎熱的時期或者極端冰冷的時期,天氣將是溫和的。 "事件"後天氣會穩定下來,因為天氣也是行星意識的一個反映。

Rob – 謝謝。 911的時候有很多人可能要死。有人說銀河聯邦在死之前把很多人移走了。你知道些什麼嗎,這是不是真的。

COBRA – 我無法確認。

Rob – 好的。能不能說一下過去和現在,瑪格德琳秘儀的意義。

COBRA – 瑪格德琳秒儀是女神秘密教義的一部分,與基督教義的心理導向最為接近。瑪格德琳秘儀在耶穌的一生里讓人意識到女性面向的現實,因為瑪麗.瑪格德琳Magdalene(聖母)是女神教義的門徒,那些以這個信仰為導向的人,他們很容易通過瑪麗.瑪格德琳而接受女神教義。當然執政官扭曲了她的生平事蹟和她的話語,因為他們要掩蓋她的信息和她的真理。現在這個時間裡,瑪格德琳秘儀是向大部分人展示女神存在的最容易的方式。

Rob – 有人想知道對普通人來說,抵抗運動或者光明勢力能不能看作是一次外星人的干預。人們會不會抵制外星人的出現,或者信息會在"事件"期間逐漸,平靜並緩慢地公開?

COBRA – 我已描述過很多次。在"事件"發生的時候,地表人類會通過大眾媒體得到信息。他們會得知部分來自抵抗運動代理人的信息,這是第一點。所以我們不會看見外星入侵。我們過去已經有很多次外星入侵,但似乎沒有人留意到,但這將幫助人類從陰謀集團那裡得到解放。

Rob – "事件"發生時地球上所有戰爭會停止嗎。

COBRA – 隨著陰謀集團的移除,所有由陰謀集團策劃的大規模武裝衝突將會正式在幾天內停止。我舉個例子,如果一個國家宣布投降,通常兩三天裡所有衝突就會停下。因此我會期望"事件"過後幾天所有的大型武裝衝突會結束。

Rob – "事件"之後要過多久,人們才可以沒有國界限制地旅行或者住到任何地方。

COBRA – 我會說整個過程會在"事件"後第一個星期就進行,將要花幾個月完成其他細節。這只是後勤和基建方面的問題。

Rob – 有很多光之存有化身為人類的形態。造物主能不能變成人形。

COBRA – "合一"的存在太過廣闊,無法化身為單一的存在形態。

Rob – 能不能談談耶穌基督的轉世。

COBRA – 你要問得具體一點。

Rob – 我想知道抵抗運動,或者你是如何理解約書亞(耶穌)的。他是不是第一個有這麼高本領的人?就你對揚升大師的理解,他的轉世有什麼獨特性?他似乎非常受得關注,有很多信息指明他是某種像領導者的人,或者像是得到整個銀河聯邦意識賦予其能量。你能不能說一下。

COBRA – 他是來到這個行星的其中一個光之存有,他成功地在那一生里完成揚升,當然他不是唯一一個。出於很多原因,他似乎是最著名的一位。他是把光帶來這個行星的其中一個大師。

Rob – 你能不能多說一點,對很多人來說他是個大人物。

COBRA – 人們需要問得更詳細一點,否則我無法回答。

Rob – 你說過星際人類從中央太陽出現後,經歷了一個不同的過程。他們從天使般的維度下沉到物質性的維度。 Valiant Thor的例子就是這樣。人們想你談談那種從高維下降的那種進化類型是怎樣的。

COBRA – 對星際存有而言下沉到物質層面是一個自然的方式。有很多不同的形態可以採用。可以是物質化為高度進化的存有。可以進入到一個克隆身體,或者是通過出生過程轉世投胎。大部分物理存在於這個行星上的星際人類,都是通過很多世的出生來幫助這個行星的解放,並且完成這次體驗,為整個銀河系完成這個解放進程。

Rob – 有些人想知道:隔離狀態是不是全面的,黑暗勢力或者Chimera現在是不是沒有地方逃跑。

COBRA – 他們哪裡都去不了,因為會被攔截。

Rob – 有人提出一個有趣的問題。誰是普羅米修斯。那是一個神話還是以一些真實的故事為基礎。

COBRA – 基本上所有的希臘神話是亞特蘭蒂斯後期和後亞特蘭蒂斯前期所發生的事情。他們是真實存在的,那些希臘神話的英雄和諸神是真實的存有,在歷史上有不同的角色,因為希臘曾經是亞特蘭蒂斯人的殖民地。

Rob – 有人說http://www.VeteransToday.com/,從他們發布的信息來看似乎肯定跟正義軍有關係。他們說人們會被攝入的納米技術追踪。

COBRA – 這種技術在90年代末應用很廣泛,抵抗運動在新世紀頭幾年移除了99%以上。現在只剩很少殘留。它比10-15年前已經少了很多。

Rob – 他們從每個人類身上進行清除還是...?

COBRA – 有某種技術可以移除它。那些納米粒子在空氣中游走,對人類身體和人類意識做一些卑鄙的事。

Rob – 一些人似乎患上莫吉隆斯病Morgellons。是不是來自這種納米技術?這個技術仍然在發揮作用嗎?

COBRA – 在某程度上它仍然在運作,但已經比過去少了很多。

Rob – 有人說你提到現在已經沒有地下軍事基地,那Chimera的基地怎麼回事,你意思是他們不是在深層的地下?

COBRA – 是的,那是普通軍事基地的地下室。它不像51區這種的獨立實體,這類基地已經不存在了。比如內華達州的51區,在地表有一些建築物並且有一些地下區域,但沒有那種龐大多層的地下空間。它們已經被清理了。

Rob – 很好。關於Chimera人們問的其中一個問題是:他們能不能走到地表進行活動。

COBRA – 是的,他們通常傾向於在軍事基地裡,但有時他們會和地表人類有互動,大部分是接觸那些情報和軍事界的人員。

Rob – 你有沒有聽說過Scres種族?

COBRA – 知道一點。

Rob – 我聽說他們很厲害。有人想你談談伊朗科學家凱史Keshe。我知道你以前說過你不肯定他有沒有真材實料。那麼現在你有沒有新的消息?

COBRA – 我的態度仍然不變。他說了很多,但如果他真的有貨就拿出來看看。

Rob – 你能不能說一下伊斯蘭信仰,尤其是穆罕默德。人們想知道整個伊斯蘭信仰是不是陰謀集團捏造。穆罕默德是不是真的接觸過Great White兄弟會?

COBRA – 伊斯蘭信仰的故事和每一個主要宗教信仰一樣。他是一個有神秘經歷的人,與光之存有有真正的接觸,後來被執政官操縱。所有主要宗教信仰開始於真實的靈性體驗,隨後通過歷史進程,當原始的預言或者幻想破滅,那些信息就被執政官扭曲,改變和操縱。

Rob – 哪種高維能量能刺穿帷幕?我們知道如果我們呼喚的話,天使或者揚升大師能夠穿過標量場對個人進行幫助,是嗎。

COBRA – 是的,他們能穿過標量場但只是某程度地這麼做,這就是為何與揚升大師的接觸不那麼容易。當標量網絡被移除,那些能量就能更容易地到達,人們將更直接地感覺到他們。

Rob – 那這大部分是由於我們感觀的限制,而不是他們的原因。他們能下來?

COBRA – 也是由於他們沒有(徹底)穿透的能力。如果他們有能力完全穿過標量網絡,那麼隔離地球根本就不可能。

Rob – 真的?很有趣。未來有沒有計劃把火星和金星轉變為物理上像地球那樣的行星?

COBRA – 不需要這麼做,因為這個銀河係有很多行星已經改造成地球那樣,有足夠的地方給每個人住。

Rob – 關於極端宗教主義者,在"事件"發生的時候,他們會不會放棄他們的信仰並看到一幅更健全統一的地球圖景?這會不會花一段時間。對這些人來說會不會像是一種情緒死亡,然後得到轉變?會不會有很多人抵制?當然人們有自由意志。你和銀河聯邦對此有什麼看法?

COBRA – 這將是非常個人的過程。當光明到來,一些極端主義者會向它開放。他們變得如此極端只是因為一開始沒有足夠的光。一些人會非常抵制轉變。大部分人不會外在表現出抵制。大部分極端主義者只有在非常負面的環境中才會展露他真實的一面。他們非常害怕向人展示他們是誰。所以當光到來,他們會像平時那樣做一個有禮貌的公民,並秘密地保持他們的信仰一段時間。一些人會轉變,但當意識到世界真的變了的時候,一些人隨後才會接受治愈過程。所以對大部分極端主義者來說有更多希望。

Rob – 是的。隨著光的到來以及真理與愛的傳播,他們將自然地跟著走並對真相持開放態度。我有點好奇,人們以前問到這個,但我決定這次訪問才問你。我不會說出通靈人的名字,因為你不會評論他們。但你能否說一下Assasani這個文明。 Wendell Stevens著有一本書叫來自Serpico的UFO接觸。他聲稱Serpico是一個半灰人行星,有一些地球人去過那裡並且與這些混血灰人有過互動。這是真的嗎?

COBRA – 我會說這是秘密太空計劃的一部分。是的,當光明勢力進入那些與我們太陽系非常接近的星係時,那個文明經歷了深層的轉變。這是最近的事情,大約是10-15年前。在銀河系的這個區域,有很多個太陽係經歷了一次巨大轉變,大部分的灰人已經加入光明這邊。

Rob – 是的,他們和我們一樣曾受到控制和操縱。有些人問到一些私人問題,你不一定要回答,但我想人們會感興趣。 Cobra,你的生活是怎樣,是不是興奮而忙碌?你等不及要離開地球了嗎?人類有沒有讓你覺得束手無策無可奈何?

COBRA – 作為一個公眾人物,我得到各種各樣的,從非常正面到非常負面的回應,就正如人類種族(有好有壞)那樣。有時非常激動人心,有時不那麼讓人激動。是的,我也想回家。

Rob – 有人想知道銀河中央太陽是什麼。這是一個真的太陽,或是一個星體,或是一個門戶,或是一個超意識的場域?它是不是在我們銀河系的幾何中心?

COBRA – 是的,它在這個銀河系的幾何中心上。它是一個有生命的實體,是一個星門,一個恆星-什麼都是。它是進入超越時空,超越二元性的高維度的入口。它是出/入口,也是開始進化之旅所穿越的地方,它是靈魂的出生之地,當然也是像陰謀集團那種在進化道路上丟失了自己目的的靈魂的死亡之地。

Rob – 這個問題是關於黑石和奇異夸克炸彈。你說過黑暗異常是獨立於源頭的存在。既然異常物質不是由源頭創造,那麼它怎麼出現,是誰創造它?

COBRA – 自發地產生。沒有人創造它,是偶然產生的。

Rob – 另一個問題又回到信仰改變方面。人們想知道如果"事件"今天就發生,那怎麼阻止像ISIS這種組織,他們正在打仗。怎樣能立刻阻止他們?很多拿著槍的人在推動一些議程。

COBRA – 首先,伊斯蘭國是CIA/耶穌會的產物,當這個組織的領導層,也就是耶穌會高層和CIA陰謀集團代理人被移除,剩下的大部分人就會回家,因為他們是受薪的僱傭兵。那些不是僱傭兵的,一些人將會被逮捕,一些人會被再教育。這將是一個重組過程。到時會有正義軍和執法部門的人去解除他們的武裝。

Rob – 謝謝。也就是說真正的正義警察將會採取行動,他們的領導人會被帶走,那些用槍指嚇別人的瘋子會被逮捕。

COBRA – 是的。

Rob – 這裡有一個關於加利福尼亞的問題,但可能全世界都發生。加利福尼亞的干旱問題是怎麼回事。這是人為的嗎?有什麼能阻止?

COBRA – 光明勢力正嘗試平衡這些情況,但陰謀集團仍然利用以太科技和標量技術,人為地加強這個自然過程。所有這是兩邊你來我往的結果。

Rob – 水是我們生活所需的,很明顯他們要給地表人類製造更多痛苦和麻煩。有人想知道你對超覺冥想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和其他冥想形式的看法。

COBRA – 超覺冥想是很好的冥想方式,但不是唯一方式。也有其他很多方法讓人們冥想,與他們的靈魂和高我連接。

Rob – 另一個人們想知道的問題是,隧道崩塌的時候發生了什麼。有多少人在這些地下空間裡。他們怎麼逃出來,死了多少人。如果有很多人死了,我們想知道為何從未聽說過他們。那天有人告訴我可能有6萬人死在丹佛的地下基地。我知道銀河聯邦可能沒有牽涉到這種情況。

COBRA – 我需要解釋一下一些事情。網絡上流傳的信息不全是正確的。事情是在那些基地內,抵抗運動和負面軍隊之間進行激戰。我估計在那些戰鬥中大約死了1千萬人。

Rob – 1千萬?有多少是抵抗運動的人。

COBRA – 不是太多。

Rob – 這個數字真大。在全世界各個地下政府基地都有戰鬥?

COBRA – 實際上大部分死者是蜥蜴人和剛果入侵之後來到這個行星的軍隊,很小一部分是來自地表的負面軍隊。

Rob – 好的。那些人死去後靈魂會被帶到光裡釋放,是嗎。

COBRA – 是的,大部分不是蜥蜴種族的都加入了光明陣營。那些蜥蜴種族的很多人沒有選擇加入。

Rob – 那些基地的政府方面怎樣?一些基地達到數英里深,它們可能有巨大的多層結構。清理這些基地時發生了什麼,它們是如何清理的。他們是不是發出警報然後撤退出來?有沒有人抵抗?

COBRA – 在那些基地裡抵抗運動和負面軍隊進行了激烈的戰鬥,基地被逐層逐層地攻克。實際上有很多人被困在那些基地成為人質,他們得到了解放和治療。那時的情況很糟,我很高興這一切都結束了。

Rob – 噢,是不是有被綁架的人受到折磨和被人做實驗?而且他們還不准回到地表講述他們的故事。

COBRA – 是的,一些人質得到解救,一些人回到了地表,但大部分人加入到抵抗運動,然後去其他行星接受治療,那些回到地表的人大部分都沒有說出他們的經歷。

Rob – 那些新世界秩序的壞人怎樣?他們有沒有投降還是戰到最後?

COBRA – 你要問得具體一些,你是指仍然活躍的那些人還是在當時在地下基地的那些人?

Rob – 我說的是在地下基地設施的那些人。當然在基地裡有被囚者,我想像得出甚至一些善良的外星人都被囚禁在那裡(是的)。我說的是那些屬於陰謀集團的人類,納粹光明會的人。當基地開始清理的時候他們怎麼樣。他們有沒有得到消息然後向地表逃跑。

COBRA – 這取決於各種情況。一些人想保衛自己的根據地。一些人逃出了地表。一些人被捉住,一些人加入了光明勢力,一些人被帶到中央太陽。有很多不同的個案。我會說光明會網絡很大一部分因此被清除了。不是全部但光明會網絡相當大一部分在清理基地的時候被清除了。

Rob – 有人想知道我們是不是已經是銀河聯邦的一部分,或者需要正式的通過全社會的承認和宣布?

COBRA – 這需要一個意識過程。需要通過全體人類(的決定),所以我們還不是銀聯的一份子。

Rob – 有人注意到新的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他正引進一些革命性的想法和行動。你有沒有關於他的信息。據說他在喜馬拉雅山生活了很多年。

COBRA – 是的,他是東盟的人,他已經與光明勢力取得聯繫,正在支持光的議程。

Rob – 很好。我們來談談阿努那奇人。很多人都在說,James Gilliland也在說。問題是:25萬年前阿努那奇人是不是用人類種族開採黃金?

COBRA – 這個信息來自Zechariah Sitchen撒迦利亞.西琴。這不是真的。

Rob – 好的。你有沒有與12委員會council of 12接觸?

COBRA – 有,但真正的12委員會是銀河聯邦的一部分。

Rob – 耶穌會在"事件"之後會來地球嗎?

COBRA – 從某種意義上說,會。

Rob – 很多人高度敏感,他們能肉體上感覺到思想,行為的振動,以及圍繞在他們身邊的物質和非物質存有的活動。對於這些過敏的人有什麼有用的技巧方法。對這些過敏但未曾經過任何精神或者靈性訓練的人,你有什麼指引?

COBRA – 首先他們需要學習一種保護技巧。學會不要陷入他們周圍的能量中,保持自我的中心,然後花一些時間待在大自然裡,當然也要發掘他們的天賦,因為這種敏感的天賦能用來幫助行星解放。

Rob – 謝謝。我們正在穿越光子帶嗎?

COBRA – 不是。

Rob – 那麼你應該是認為Sheldon Nidle所說的穿越中央平面central plane的運動並不那麼準確。

COBRA – 這種描述從科學角度看來是不准確的。這裡面有一些誤解。首先,中央太陽不是Alcione。 Alcione是昴宿星系的中央太陽。我們不是圍繞Alcione公轉。我們是圍繞銀河中央太陽轉動。其次那不是光子帶,更多是速子能量波和更高能的粒子能量,是每25000年一次來自銀河中央太陽的。

Rob – 那麼我們的太陽也不是繞Alcione公轉? (不是)。好的。 25000年周期是什麼?在這段週期裡我們不是繞整個銀河系轉一次?

COBRA – 不,它實際上是銀河中央太陽一次脈動的周期,而地軸的變動跟隨著這個週期。

Rob – 如果行星的揚升注定在"事件"之後才發生,有人想知道為什麼你如此強調每週冥想?有人提出另一點是整個行星明顯有多於144000人一直在進行冥想,全部人以相同的意圖進行冥想有那麼重要嗎?

COBRA – 是的,如果你想要達到一個高度的協作並產生行星級的轉變,這就非常重要。你需要有一群人持有相同的意圖,在同一個時間做同一件事。這是物理法則,不是我發明的。這是超維物理學的一部分。這就是要加速行星轉變,為何達到關鍵臨界人數是如此重要。

Rob – 很好。光明勢力有沒有有效的科技使那塊黑色石頭失去作用?

COBRA – 他們正開發這個技術,他們有一些進展但還沒有完全成功。

Rob – 好的。灰人和蜥蜴人是不是都沒有了?不會再有更多的綁架案,無論在物質,能量還是多維層面上?

COBRA – 不會再有物理綁架,但在能量層面人們會在夢境中有這種經歷,我會說這些仍然在發生。

Rob – 好的。我想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回顧了所有問題。謝謝所有把問題發給我的聽眾。一些重複的問題我們就不回復了。 Cobra感謝你今天到來。謝謝你找來耳機,希望我們的音效師能快點處理好。我們期待下個月跟你談話。謝謝,光的勝利。

COBRA – 謝謝大家收聽,光的勝利。

※原文:http://thepromiserevealed.com/cobra-interviews-page/
※翻譯:erttq0101
※更多資訊請參考:華人區事件聯合行動團隊導航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