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大家好,我是克里斯。

我從2013年開始研究非主流訊息,至今已告一個段落。當一個人已經漸漸了解了這個世界的情況,他就不能僅僅繼續停留在資料的研究,而需要再跨出一步,採取實際的行動去創造和成為自己想要看到的改變。現在我選擇了「凱史科技」作為我下一個階段投入的領域,作為我創造改變的支點和工具。

現在我已經把心力轉移到我新創建的《Plasma Lab:Keshe社群實驗空間》,而《地球未來》網站的資訊更新將會變少。

歡迎有興趣的朋友,與我一起投入凱史科技的學習和研究。或加入各地自發組成的凱史社群(台灣香港)。

另外,第一次造訪本站的朋友,建議先閱讀〈歡迎:新手引導〉補足相關的背景資訊,以便理解其他文章的內容。也提醒讀者:本站無法保證所蒐集之訊息的正確性,請自行評估求證。

2014年10月17日 星期五

克里希那穆提介紹

以下內容摘錄自《生命之書:365天的靜心冥想》,該書譯者胡因夢,在這段文字中,對克里希那穆提做了非常詳盡的介紹,值得一讀。

譯序──無法被定位的解放者

要介紹克里希那穆提這個人,不能不提及與他淵源深厚的「通神學會」,因為沒有「通神學會」,就沒有這位影響全世界至深的精神導師了。

「通神學會」是一個創立於19世紀末期的宗教研究組織,其創始者是俄國傑出的神秘主義者勃拉瓦茨基夫人。這個組織的主旨在於促成超越種族、性別、膚色、階級和宗教派別的同體大愛,其研究範疇涵蓋了卡巴拉猶太密教、諾斯迪密教、印度教、佛教、藏密及各種玄學體系。

生於1895年的克里希那穆提(JidduKrishnamurti),是印度的一個婆羅門家庭中的第八個孩子。據說他從小就具有透視眼及天眼通的能力,是個看似迷糊而實則大智若愚的孩子。1909年當他年滿十四歲的時候,有一天和弟弟尼亞到「通神學會」印度總部附近的沙灘遊玩。

當時「通神學會」的負責人是英國著名的社會改革者及思想家安妮?貝贊特,另外一位負責人則是歐美最著名的眼通權威賴德?拜特,據說他能看見靈界眾生以及人體的靈光,還能從靈光判斷一個人的靈性進化程度,其著作頗多,相當受西方玄學界的尊崇。

當時「通神學會」在歐美造成一股尋找新彌賽亞的旋風,上流社會的紳士淑女紛紛加入這個學會,而尋找彌賽亞的任務便自然落在這兩位負責人的身上。克里希那穆提與尼亞毫無預警地巧遇漫步於沙灘上的賴德?拜特,並受到賴德?拜特透視眼的青睞而被譽為擁有最純淨靈光的彌賽亞候選人,這樣的因緣際會令這兩個印度男孩的命運從此徹底改觀。

「通神學會」得到克氏父親的首肯,把兩個男孩接到印度總部加以悉心照料及嚴格訓練,準備培養出未來的救世主。經過多年的明星式待遇及英式貴族教育的熏染,克里希那穆提與尼亞仍然保有害羞、體恤及溫柔的特質,內在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

1922年8月,克里希那穆提開始進入急劇的拙火覺醒過程,這股由空性中生起的大能,在短短三四個月的時間裡,開始快速地淨化他的脈輪。那是一場冷熱交戰、大死與重生的激烈轉化歷程。過程中克氏的神識曾離開身體飄浮到屋外的一棵胡椒樹上,而讓他嘗到了宇宙大愛的滋味。

1925年11月,尼亞因病去世,克氏在極度哀傷中進入了更深的悟境,故而推翻了過去所有的通靈經驗,發展出獨立無染的般若智慧。1929年8月,來自全球的信眾正準備聆聽這位新救世主的演說時,克氏竟然宣佈解散為他專門設立的「世界星社」。他要求學會退還所有信徒的捐款,拒絕扮演救世主的角色,並且宣佈真理不在任何宗教組織中。下面這段話代表了他終生不移的立場:

我認為實相是無路可循的,你不能透過任何宗教派別或方法而達到它。既然實相是無限、不受任何制約、無路可循的,當然也就不需要人為組織了。沒有任何組織有權力強制人依循特定的道路。如果你們做了這件事,實相就會變成僵固的教條,同時也會變成那些懦弱之人和不滿足之人的玩物。

實相無法屈就於人,人必須透過自己的努力來親近它。高山無法自動移到你的腳前,你必須不畏艱險地穿越山谷、攀過懸崖峭壁,才能到達山頂…我只關切一件事,那就是幫助人類得到無條件的終極解脫。

這段宣言令「通神學會」在自創的尷尬劇中日漸沒落,克氏也從眾人期待的救世主轉變成無人理睬的無名氏。在長達八年的隱居生涯裡,克氏的悟境更加深化,而他所要傳達的真理也開始透過直言不諱的演說傳遞到全世界。

這位世界導師直到九十歲過世之前,一直未曾間斷地在歐美及亞洲向眾人提出他的見解與質疑。他的演說總是信手拈來,沒有任何講稿便自然而然涵蓋人生所有的層面。他的用詞如行雲流水,優美而深富詩意。雖然他的語彙單純而直接,但是在初次閱讀時卻很難理解。

他曾經說過:「你必須熟悉我的語彙以及背後真實的含意。」他所採用的名相諸如愛、自由、真相、實相、熱情、智慧、寂然獨立、洞見、道心、突變,等等,都包含著終極實相的意味在內,亦即佛家所說的無我及空寂的境界。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讀者未經咀嚼就把他的話語生吞下去,很可能出現心智上的消化不良反應,但如果有一些佛學基礎,就能很快地領略他話中的真諦。或許桑都仁波切對克氏思想的評論是最貼切的,他說:「基本上,佛陀通常會從兩個不同的層次—相對與究竟—來因機施教。但克氏不肯妥協,他所指出的解脫途徑乃是要頓超時空,在當下立即產生心智上的突變。」

不過這種「理入禪」的形式和中國、日本的禪宗是大異其趣的。表面上看來,克氏的教誨狀似哲學推演,仔細探究之下卻發現他採用的是只破不立的中道實相觀。他不向任何組織、權威、方便法門和意識形態妥協的原因之一,就是要幫助人類掙脫一切的束縛,因為他認為漸悟漸修太奢侈,太便利了,人類的頭腦所製造出來的災難和可能發生的浩劫,已經不容許耽溺和拖延;他認為當下立即解脫是可以做到的事,這顯示出他對人類潛能給予了最高的肯定。

雖然他在1980年曾表示其教誨的影響力「小之又小」,但事實顯然並非如此。諸如肯恩‧威爾伯、佩瑪‧丘卓、阿瑪斯或《平常禪》的作者艾茲拉‧貝達,都認為克氏對他們的影響甚巨,更遑論無數受惠於克氏的各界精英及一般讀者。

他雖然試圖超越所有宗教派別的制約,卻被印度的佛家學者視為正宗佛法及吠檀多哲學的現代傳法者,甚至有人認為他是龍樹菩薩的再現。在西方世界,他的教誨是美國兩百多所大學的選修課程,同時也是英國、法國與德國博士論文的研究主題。在西方人的眼裡,克氏的思想被視為蘇格拉底問答法的復興者,也有人舉出柏拉圖思想來闡明克氏的論述,不過超個人心理學者肯恩?威爾伯堅持克氏是「無法被定位的至上解放者」。

我譯介克氏的教誨已經長達二十年之久,但這本每日一篇的精選集,卻有許多內容是過去沒見過的。查閱之下才發現,原來大部分是出自美國克氏基金會所發行的早期全集。

對從未接觸過克氏思想的人來說,這本《生命之書》算是到目前為止內容最完整、最容易入門的默觀教材。對已經入門的讀者而言,本書能釐清許多克氏教誨所造成的困惑及曲解。有幸能再度譯介克氏的思想及智慧,仍然受益良多。但願有緣的讀者也能領受這位「世界導師」的啟蒙,體悟到冥想、日常實修與終極真理的精髓。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