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大家好,我是克里斯。

我從2013年開始研究非主流訊息,至今已告一個段落。當一個人已經漸漸了解了這個世界的情況,他就不能僅僅繼續停留在資料的研究,而需要再跨出一步,採取實際的行動去創造和成為自己想要看到的改變。現在我選擇了「凱史科技」作為我下一個階段投入的領域,作為我創造改變的支點和工具。

現在我已經把心力轉移到我新創建的《Plasma Lab:Keshe社群實驗空間》,而《地球未來》網站的資訊更新將會變少。

歡迎有興趣的朋友,與我一起投入凱史科技的學習和研究。或加入各地自發組成的凱史社群(台灣香港)。

另外,第一次造訪本站的朋友,建議先閱讀〈歡迎:新手引導〉補足相關的背景資訊,以便理解其他文章的內容。也提醒讀者:本站無法保證所蒐集之訊息的正確性,請自行評估求證。

2014年10月9日 星期四

龍族的崛起——亞洲秘密社團VS西方陰謀集團

圖左:David Wilcock,圖右:Benjamin Fulford
兩位皆為著名的真相揭秘者。
下面摘錄的這篇文章,是大衛·威爾科克(David Wilcock)對班傑明·富爾福德(Benjamin Fulford)的採訪。採訪的內容提及班傑明與亞洲秘密社團(應該是白龍會)的接觸經過,以及過去亞洲秘密社團與西方陰謀集團在歷史上的角力。

這篇訪談將幫助我們,很快的了解世界背後的真實歷史,和我們現在所真正面臨的世界局勢。推薦閱讀。

※以下摘自 大衛·威爾科克(David Wilcock)網站於2011年11月12日的文章〈CONFIRMED: The Trillion-Dollar Lawsuit That Could End Financial Tyranny〉(確認:一項萬億美金的訴訟,將可結束金融暴政),原文請見:
http://divinecosmos.com/start-here/davids-blog/995-lawsuit-end-tyranny


DW: Hello。我是David Wilcock,我和Benjamin Fulford在一起。這是另一個Divine Cosmos聲音博客。這是獨家採訪。我今天採訪Benjamin Fulford,我在洛杉磯,加利福尼亞的時間是2011年11月28日,星期一。Ben那邊已經是星期二了。我做這個訪問的原因是,Ben已經用了很多時間來討論一個針對我稱之為"舊世界秩序"的反叛亂,這是一個國際性質的混合物。[這個反叛亂]開始於一個亞洲秘密社團。

DW: 對於那些還沒知道的人,我想確立一下Fulford的誠實信用,以便他的說話聽起來不像是吹牛。Ben以前是福布斯雜誌亞太區總編輯。他有長期的專業,可信,學術的新聞從業經驗。正如你可以從他另外一些訪問知道,有些採訪就在我的網頁上,他牽涉進了一個世界陰謀中,他當時開始跟蹤資金從日本經濟體中流向到何處。他意識到為世界實行的經濟刺激政策並沒有用於積極的方面,並且似乎有很多錢不見了。這個調查的線索導致他收到死亡恐嚇,捲入了一個作為對抗舊世界秩序那些人的亞洲秘密社團。

DW: 舊世界秩序也嘗試禁止他發言,賄賂給他——我忘記了,Ben,他們想給你一個大使職位還是什麼?

BF: 他們一度給我日本財政部長職位。

DW: 日本財政部長,是的。

BF: 信不信由你,他們也給我在通用電氣或通用汽車的位置。

DW: 真的?

BF: 是的。

DW: 比如你會成為CEO之類嗎?

BF: 是的,我猜是主要股東。當然問題是我必須跟隨他們殺死40億人口的計劃。這就是經典的"把靈魂出賣給魔鬼"的情形。

DW: 是的。他們需要減輕負擔,去掉剩餘人口。他們就是這麼表述的。

BF: 他們想拯救環境,並去除那些"無用的食客"。

DW: 是的。

DW: 我自1996年就在互聯網上了。我個人自98年公開出現。我從你出道以來就觀察著你。 我馬上注意到——我相信你在2007年出現——對嗎?

BF: 是的,就在那個時候。我之前一直在搜尋很多東西,但我不感到那時走出來會安全,因為我知道他們會殺了我。直到我受到保護我才能站出來說這些事情。

DW: 是的。

DW: 在日本,你是一個暢銷書作家。你出版了多少本書,賣了多少?

BF: 我不知道,超過30本了,我不清楚,可能總共100萬本吧。我沒留意這些。

DW: 30是很大數量了。你通曉兩種語言,沒有人會懷疑這個。他們可以看到有很多你流利用日語說話的視頻。

我看到某些人對你發表的無數反感評論。最常見的是他們無法理解這個故事。他們認為這些亞洲秘密社團會聯繫你真是太難以置信。我明白你通曉雙語,你是一個可靠的金融記者,隨後又成為暢銷作家。正如你所說在日本出版30本書使你享有聲譽。沒有其他的外國人,他們用foreigner這個詞,在日本沒有其他的外國人,我所知沒有其他的白人能像你那樣。他們嘗試連接西方世界時又選擇了哪些像你那樣的人?

BF: 是的。你要明白我進入這個特別的行檔是有一些原因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如果我作為一個日本記者寫了很多東西,我就會因此被殺掉。

DW: 真的?

BF: 但因為我是一個在福布斯工作的外國人,我就不受限制。

DW: 這是指那些能動搖到政府的事情,或者會侮辱到天皇的事情?我們談論的是什麼?


BF: 我大體說的是關於這裡的秘密殖民政府。

DW: 好的。[稍後的採訪中,Fulford說日本秘密地由羅斯柴爾德控制-自從1868年的明治維新。]

BF: 他們一直利用一個北韓人的,黑幫的,受賄了的日本人的網絡。他們用賄賂和謀殺來把這個國家變成殖民地,雖然表面上是一個獨立國家。

DW: 現在我想說回到那一點,但簡略地....

BF: 好的。但我概括一下我是如何牽涉進去的。

DW: 好的。

BF: 我基本上開始用日語寫書...

DW: 大約什麼時候?

BF: 我想引起麻煩的書大約出版於2006年,我基本上說的是911的在西方被很多研究者揭露的事情。

DW: 所以是你在Rense出現之前?

BF: 是的。

DW: 好的。

BF: 然後我又用日語寫了一本書指出非典型肺炎(SARS)是一種設計出來對付非白種人的生物武器。

DW: 給那些不記得的人說一下,非典是禽流感。

BF: 我引述了新保守主義勢力寫的文件,比如那個"新美國世紀計劃"。文件明確地指出一夥西方精英正策劃第三次世界大戰,削減世界人口。 我提出理由說亞洲可以通過切斷他們的資金來阻止這計劃,因為他們需要日本和中國資金來給這瘋狂的計劃提供金錢。一個來自日本黑社會的命令說要殺了我。

DW: 這是可以理解的,如果你開始把手指放在不屬於....


BF: 隨後南韓秘密警察告訴了中國人——中國派了一個秘密社團來保護我。這就是我如何牽涉進這個直到那個時候我都從來不知道存在的世界裡。如果你在此之前跟我談共濟會,我會給你一個緊張的傻笑和聳聳肩,不過如此。

DW: 有趣的握手方式,他們也會捐贈慈善團體等等。

BF: 另外一個事情是中國自己竊聽了其中一場"波希米亞叢林"的會議(注:一個西方精英社團)。他們完全知道這個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的計劃,他們在設法阻止。當他們知道我因為嘗試警告一些他們已經知道的事情而身在暗殺名單時,那就是我如何牽涉進這個事情中。

DW: 好的,有個事情。我跟你說話,我也回應我們以前發表文章時的一些事情,我們通常在文章裡收到2,3百個評論。我讀了每個人的評論和他們的反饋。我不只是為自己而說,也是代表他們來說。我們在其他採訪裡面其中一個絆腳石是,當你說"中國人"的時候,人們不清楚那是什麼,人們會自然想到那個鎮壓人民的(共產黨)政府。這個政府在西藏燒了人們的房子。限制上YouTube。限制自由。不讓人民在天安門廣場遊行。它基本上是一個鎮壓人權的怪物。

BF: 好的。我猜我說中國人的時候犯了一個錯誤。

DW: 好的。

BF: 我應該說亞洲。它超越了中國。包括了印尼,菲律賓,泰國,日本,台灣,韓國。事實上, 它是不結盟國家的團體,一個77國的組織,包括像南斯拉夫這些地方。稱之為中國人是我的錯誤。它是一個亞洲秘密社團,不是一個中國秘密社團。

DW: 好的。這個亞洲秘密社團和當前的中國共產黨政府的關係是什麼?

BF: 信不信由你,亞洲的老皇室家族決定共產主義是使中國現代化的最好方法。在中國共產黨政府和台灣政府的背後和上面,你將會發現一個古老的家族團體,他們的關係要追溯到臨時政府架構。(譯注:可能指1912年,即武昌起義之後的中華民國臨時政府)


DW: 如果我說錯了請糾正,然而中國是在秦始皇之後才得名的,他是龍族(Dragon Family)。這是中國第一個王朝,對嗎?

BF: 是的。

DW: 所以這些人....他建造了秦始皇兵馬俑,他給軍隊中每個士兵,每一隻馬都做了一個石雕。有各種有趣的關於這個龍族顯露的事情。他們抹去了中國之前的歷史,這些歷史正被一些學者重建。這些亞洲秘密社團仿佛是王朝的。他們大都位於幕後。他們積累了大量的財富。這就是我們現在說到的。是嗎?

BF: 你要記住有幾個不同的競爭集團。本質上西方有的一些東西在亞洲也有。就是與遠古王朝血統有關係的秘密社團。在西方就是羅斯柴爾德,英國王室,共濟會和P2 Lodge。在亞洲,我猜就是龍族。這是以家族紐帶為基礎的各種王朝家族和部落組群。但在西方有一個不同的組織。這使人迷惑不解,因為有幾個組織都自稱是光明會。有一個組織曾聯絡過我,他們向我證明他們與不同的情報部門和國際毒品走私集團有關係。他們聲稱他們發動了法國,美國,俄國革命,他們反對那些血系的統治。同樣地,亞洲人也有一個秘密社團也是以精英社會(meritocracy)為基礎。他們也反對血系統治。中國三合會,日本黑道和亞洲其他不同的秘密社團都有嚴格的規則反對群帶關係。幫會老大的兒子決不能接管他老爸的幫派。這些與武術社團和商會有關。在商會和被警察追捕的非法黑幫之間沒有明顯的界線。這是一個灰色地帶。灰白和灰黑。在西方和東方,都有精英秘密社團和血系秘密社團。



DW: 你能否簡單地給我們說一下....很多人聽說到光明會的事情就會有創傷後應激障礙。你一說到這些事情,偏執,恐慌和焦慮就會接踵而至。所以當你說到這些亞洲的王朝血系家族,這些秘密社團,他們搞人體獻祭嗎?他們喝人血嗎?他們進行撒旦儀式嗎?我們在這裡說的是:這些人是誰,他們想什麼,他們的理念是什麼,他們想要什麼?他們想接管這個星球?他們想對抗光明會來控制這個星球?他們的議程是什麼?

BF: 他們認為對星球未來的控制不應該再落在小攝西方精英手上。他們寧可在這星球的人們控制下全部推倒它。當然,有那麼一個由盲目愛國的人組成的組織說中國應該統治世界-在中國。但是,總的來說亞洲的普遍共識是平等對待世界上所有人-而非由中國人或者Khazarian人控制管理這個星球的家族企業。他們公開說的就是他們現在所期望的——一個多極世界,而不是由單個組織控制的世界。

DW: 另一個問題我認為有助於使懷疑論者平復一下。有很多人,他們卑鄙無恥。有沒有可能在你告訴我們的事情中存在一個單點失效(注:專業術語,如果系統中某個部分失效了整個系統就停止工作)?有沒有可能你剛才告訴我的所有這些關於中國秘密社團的事情是由於你見過一兩個人,他們告訴你這些精心製作的故事?你隔天就能通過電話聯繫這些人,他給你新的消息,僅此而已?

BF: 聽好。我曾是記者。我當了記者超過25年。我見過日本戰後大部分的首相。

DW: 噢!

BF: 我見過財政部長,亞洲大部分大公司的首腦。記住,我是世界最大的商業雜誌的亞太區總編輯。

DW: 但這又代表什麼?你是怎樣見到首相?為什麼他們願意跟你說話。

BF: 我到台灣,中國,俄羅斯,越南,澳大利亞,去見那些想要宣傳他們公司的大集團首腦。

DW: 你是想賣廣告?

BF: 我想說的是自從辭職後,我的消息來源就達到數百個。我認識三合會,黑社會的首領。我認識日本軍方情報機關和警察機關的領導。我也認識武術社團的頭領。我曾在中國與政治局委員談話。所以不是的,我不是隻和一兩個提供給我虛假情報的人談話。然而,他們確實丟給我各種虛假信息來嘗試毀壞我的信譽。

BF: 最終來說,人們需要明白的是我沒必要詳盡地向公眾證明這些。現在我們正嘗試說服五角大樓,CIA,美國國家安全局,(俄)克格勃和公濟會的首領。換句話說,我們在嘗試勸導那些控制著軍事工業聯合體的人,以及政治家,現在有一個更好的計劃。抱歉,但是外面很多人仍然受到電視的洗腦,你要做的就是改變電視的內容來改變他們的思維。

DW: 是的。


BF: 我向各個警察和調查機構提供了錄音帶,照片,視頻和各種證據。此刻我真的不需要證明我自己。儘管如此,但如果有一個合理的批判,我是很樂意回答的。


DW: 我明白。我想在這裡提個問題。當我們看到你在日本的視頻,我知道至少有三個視頻,你都是和一個人在一起,他拿著一根手杖,似乎有一把刺耳的聲線。這個人是誰,他有什麼聯繫?大部分人不說日語,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BF: 他的名字是Chodoin Daikaku。他控制著世界武術社團。他是空手道協會和合氣道協會總裁。有一些組織比如柔道和中國武術協會,他不是領導這些組織,但他認識管理這些組織的人。他是顯赫之人。絕非等閒。

DW: 好的。當你說他控制空手道協會....

BF: 他是那些組織的總裁。

DW: 我們說他與之共事的有多少間學校和多少人?

BF: 我想世界有5千萬人學習日本武術。他們在墨西哥,伊朗等地都有空手道學校。

DW: 是的。

BF: 我們說的是非常大的組織。

DW: 一個人難道不可以開一間空手道學校而不進行資格認證嗎?或者你是說有一個資格認證,他是評審機構的負責人?

BF: 如果他們要開一間空手道學校,他們可能要先考黑帶。他們通過找一些與這個組織有聯繫的老師來考試。

DW: 我明白了。所以如果你想開一間空手道學校你就得向某個中央機構提出請求。

BF: 如果你想拿到腰帶就要去這些認證的學校學習。

DW: 好的。所以沒有人可以掛個牌出來說"這是一間空手道學校,這是你的黑帶",如果你想去參加武術大賽的話你就要先被人重視起來。

BF: 這是一種英才教育制度。如果你綁上一條黑帶去這些比賽打得他們屁滾尿流,這些武術團體是會認可你的。

DW: [笑]

BF: [笑]

DW: 好的。

DW: 但尤其在日本,你所說的這個人,Chodoin Daikaku...

BF: Daikaku,是的。

DW: 他是某個日本武術組織的主要人物。

BF: 這麼說吧,一個軸心人物。他也和日本自衛隊有聯繫。你要明白我與之談話的大部分人他們不想公開姓名或者照片。

DW: 是的。當然。

BF: 他們拒絕讓我說出他們的名字或者拿出他們的照片。但,我把他們介紹給(英)軍情6處,中情局之類,在那個層面他們才會溝通。

DW: 我知道時間方面很難釘住你。能否說一下一天裡平均聽眾多少?有多少內部人士...現在你一個星期裡跟多少不同的人談過 ?

BF: 那要看情況。現在我與那些跟大組織有聯繫的人談話。我有一個線人他與五角大樓和CIA有牢固的聯繫。另外一個我跟他談話的人,他肯定與羅斯柴爾德,軍情6處,英國王室有聯繫。我通過多個消息來源獨立證實了這些人都是真的。又有另一個人他和亞洲秘密社團一樣與日本右翼團體有關係。然後就是這個Chodoin先生。不經常地,比如,我與日本黑幫高級成員談話,比如山口組,稻川會,住吉會。有一個人他是克格勃/塞爾維亞情報部門的,我定期跟他交談。

DW: 是俄羅斯還是塞爾維亞的?

BF: 最初來自塞爾維亞。我不應該說得太多。

DW: 好的。我也不想泄露你的消息來源。

BF: 比如,我外出和菅直人的妻子喝過很多次酒,她住在我附近。

DW: 噢。

BF: 我認識太多人了。

BF: 曾有一個密集的行動想打跨我。

DW: 是的。

BF: 他們有一本書,像電話薄那麼厚——我的名字在上面。首先,他們想殺了我。然後當他們意識到我背後有保護,並且下令殺我的人將會反被殺時,他們下一步就是通過拉黑名單讓我破產。當這也無效時...

DW: 等等。你說黑名單是什麼意思?

BF: 我曾在日本有一檔定期電視節目。

DW: 哦,是嗎?

BF: 是的。黃金時段節目。

DW: 比如在日本放送協會NHK或者其他網絡?

BF: 在NHK我有一檔20分鐘黃金時段的特別節目。 我也有各種網絡。關鍵是我也能在西方主要媒體上發表一些故事。但我被拉黑名單了。

DW: 大約什麼時候?哪一年?

BF: 我猜大約是2005或者06年。2006年,我離開福布斯之後開始寫作關於911的事情。差不多那個時候。

 DW: 所以911是你第一本書的主題?

BF:  不,是在雜誌文章上。然後我在報社派駐國外通訊記者俱樂部裡開了一個新聞發布會,解釋為什麼我寫911。我嘗試在西方媒體上做宣傳。也就在那個時候我明白到他們要不就是害怕丟了飯碗,或者他們就是為某些機關工作,假裝成一個記者,所以媒體被控制了。我已經知道它被控制了,但我不知道它如何被徹底地控制,直到我開了關於911的新聞發布會,展示出證據。一個紐約時報的通訊記者告訴我如果他寫這個主題就會被解雇。


DW: 所以你關於911的意見明顯不是什麼"手持刀具(劫機)的阿拉伯人"。你遇到這麼多麻煩,你能否對此做一個推斷?你明顯不支持官方關於911的論調。

BF: 我認為這個故事正如那個標語所說:這是內部人作的案。壓倒性證據表明這不是由一班拿刀具的沙特恐怖分子乾的。

大部份人遇到的問題是,如果不是這樣劫機,那其中的含義簡直不可思議。這牽涉到大量的人員和策劃,如此多的內部人士,以致人們會否認(這個陰謀)。這個陰謀大到不可能實施。他們的思想就這樣關掉了。

DW: 我在大學主修心理學。我當過自殺熱線的實習醫師,我有等同於碩士的教育。我們研究了,尤其是在危機咨詢時,關於PTSD,創傷後壓力心理障礙。這表明當一個人心理受到嚴重傷害,他們會在思維中創造一個分離的區間,就像用來處理這些創傷的分離人格。他們會變得很保守(defensive)。典型地如果你告訴他們會引起PTSD的,觸動到心理創傷的信息,他們會攻擊那個傳信者。這種創傷是如此嚴重以致他們會做任何事情來避免重新經歷它。

BF: 他們也一直製造虛假事件來讓人們互相殘殺。你回顧歷史事件,人們其實沒有相關的創傷。比如,如果你研究為何美西戰爭(1898年)會發生,你會意識到這是一起偽造事件。 (注:1898年2月15日,美國派往古巴護僑的軍艦“緬因”號在哈瓦那港爆炸,美國遂以此事件為藉口,於4月22日對西班牙採取軍事行動。)炸掉緬因號,並歸咎於西班牙。說起來真押韻哈。

DW: [笑]是的。

BF: 70年之後,他們說:是我們自己炸的。

DW: 對。

BF: 但如果你生在那個時代,說這是美國人自己乾的,他們就會在街上處決你。

DW: 你也提及一個關於泰坦尼克號使人迷幻的信息。

BF: 還記得一年前出版的,關於一艘叫"泰坦"的,在自己的處女航行時沉沒的船的書嗎?(David注:這本書其實在泰坦尼克號沉沒的14年前出版)

DW: 對。

BF: 他們一下子除掉了600個反對美聯儲接管的實業家。JP.摩根說:我們(坐船)過大西洋的時候談談吧。當然,他在最後一刻"錯過"了那班船。而他們(實業家)在槍口威脅下被阻止登上救生船。


BF: 有很多事情將要揭露出來。

BF: 我的推論非常令人難以置信。故事要追溯到Sabbatai Zanth,300多年前一個自稱是猶太彌賽亞的住在土耳其的人(注:彌賽亞,猶太人所期待的救世主)。他說他是彌賽亞。說執行猶太托拉律法的預言是猶太人自己的工作。我們不應該等待上帝來做。土耳其的蘇丹叫他來說:如果你是真正的彌賽亞,請展示一些奇跡。如果你做不到,要不就歸順伊斯蘭教,要不我們處死你。他展示不出奇跡。所以他假裝改信伊斯蘭教。取而代之他們在內部顛覆土耳其政府。這最終變成青年土耳其黨。

DW: 那之後變成了奧斯曼帝國還是其他什麼 ?

BF: 就是他們破壞了奧斯曼帝國。阿塔圖爾克(Ataturk)就是他們其中一個成員,現代土耳其的創立者。有數百頁文件支持我所說的。我不是信口雌黃。

BF: 關鍵就是羅斯柴爾德喜歡這個主意。這個組織,大約100萬成員,他們相信預言是無法避免的。沒有人能阻止他們,他們積極地把預言實現出來。這就是令人難以置信的部分。對大部分人來說這太大太荒謬而無法理解。但證據是壓倒性的。這些預言提倡一次在兩個大國,哥革和瑪各之間的戰爭。就是(聖經的)善惡大決戰(注:預言受撒旦迷惑在世界末日善惡決戰中對神的王國作亂的兩個民族)。90%的人類會在這場戰爭中被殺。剩下10%就會被猶太人奴役,每個猶太人有2800個奴隸。記住,我兩邊都有猶太祖先。這不是主流猶太人的想法。這是個別猶太人的想法。

DW: 他們是不是Sabbatean猶太人?

BF: 對。我叫他們做Sabbateans。我甚至不會叫他們做猶太人,因為他們的信仰系統不是真正的猶太信仰。

DW: 是的。

BF: 那些以色列報紙...他們嘗試在蘇聯和西方之間建立這場戰爭,這本應該被實現了。他們在古巴導彈危機中幾乎成功了。我剛好在當時住在古巴,我只是個嬰兒。

DW: 噢。

BF: 然後就是我們陷入其中的冷酷的金融歷史,國際金融條約等等都有文件檔案記錄。世界上很多國家說這簡直是發瘋了。他們不想這麼做。

BF: 我把你拉回來一點以便人們能明白現在所發生的事以及我們採取的對抗這個狂熱組織的特別法律行動。

DW:  好的。我讀過了完整111頁的文檔,就好像這是一份我自己要簽的合約那樣。我很高興交流一下這個問題,你繼續。

BF: 我已經看過了很多很多與之相關的文件。但都與那個訴■無關。

DW: 是的。

BF: 本質上,1930年代日本入侵中國。他們的目標是拿走黃金,充公中國的黃金。

DW: 當時日本是不是想要建立他們說的大東亞共榮圈?

BF: 是的,但日本仍然和英國有聯繫。這很複雜。 有很多衝突的組織懷著相互衝突的目標。這不是一個完全統一的故事。有著不同的故事不同的演員。

DW: 日本從中世紀到1877年,當摩根船長用炮艇猛攻日本海岸,基本上意思就是:不西化就亡國。(David注:我太匆忙記錯了,應該是馬修.培裡准將,時間是1868年。譯者注:資料顯示"黑船事件"應該是1853年。)日本那時開始急速飛奔,之後就是空前的工業增長。

BF: 不是摩根船長,但總之羅斯柴爾德把日本建設成一個軍事殖民地用來控制中國。

DW: 從1800年代開始?

BF: 再後一點

DW: 那就是他們一西化就開始。

DW: 所以明治家族,就是明治維新那個。明治一族顯然還是孩子。這是年輕的反叛。你是說羅斯柴爾德給這些年輕人提供資金來捧他們上位?

BF:  他們(羅斯柴爾德)接管了薩摩和長州的南方部族,然後給他們現代武器,利用他們征服日本。

DW: 所以直到那時日本還是封建制度。

BF: 無論如何,這是一個有趣的故事,但我們還是回到今天發生的事情上。

DW: 好的。

BF: 我們需要回顧到1930年代。日本入侵中國。這些土匪由一個叫兒玉譽士夫的人掌控。(譯注:日本右翼運動家,戰後於韓戰時期在美國CIA掩護下致富,捐資成立自民黨。)他們進入一個城鎮,奪取黃金和洗劫財寶。然後日本軍隊就走出來說:我們聽說你們有匪患,我們來保護你!那個時候黃金全都運送到東京,後來又運到菲律賓。

DW: 很聰明。

BF: 國民黨政府不想他們的黃金被日本人搶走。1938年,7艘美國軍艦裝載著中國黃金和白銀回到美國。回顧到1920年代很多黃金之前已被運出中國。中國被給予60年期債券。我們主要談1938年那些債券。他們被給予60年期債券作為他們把黃金送到聯邦儲備局(Federal Reserve Board)的交換。

DW: 我稍微說一下。你意思是羅斯柴爾德某程度上仍然在這些偷竊黃金的犯罪背後?

BF: 美聯儲背後的美國家族想攫取黃金,羅斯柴爾德也是。這是一次黃金侵奪,不同的人為了他們和他們的組織來奪取黃金。

DW: 那麼日本某程度上就作為一個代理人。

BF: 對。

DW: 好的,這點很重要。

BF: 很多黃金被運到美國。中國被給予很多美國政府債券,天文數字的面額,作為那些黃金的交換。

DW: 你提及到當時國民黨是政府。

BF: 中國國民黨那時是掌權的。蔣介石。

DW: 他們是共產黨人還是其他?

BF: 不,他們不是共產黨。他們是共產黨接管大陸後敗退台灣的人。

DW: 台灣,這個小小的國度有那麼強大的經濟實力。這就是為何中國似乎一直想要打過去收回來。你是說那時就是一切的開始?

BF: 台灣人在出逃的時候帶走很多財寶。他們在台灣有一個很著名的博物館。博物館後面有一些山。他們每年都改變博物館的展品。他們這麼幹了50年。他們還沒有展示出所有藏在山裡面的寶物。

DW: 我的天。你意思是山裡面有地下倉庫?

BF: 這些都是中國古代帝國的財寶。

DW: 哦。

BF: 在那裡的只是眾多財寶中的一部分。

DW: 這些財寶從蒙古人來的?這些財寶來自的第一個地方是哪裡 ?他們是征服人們搜刮回來還是怎樣得到?

BF: 比如,如果你看看舊檔案和歷史書,你會發現羅馬人從中國買絲,陶瓷,香料,用黃金來支付。

DW: 天。

BF: 西班牙人也是。他們把所有從阿茲台克和印加偷回來的黃金都花在亞洲。

DW: 天。

BF: 過去數千年大約85%的世界黃金的流到亞洲。

DW: 我明白了。真令人驚訝。繼續。

BF: 二戰的其中一個部分就是要奪取這些黃金。

DW: 噢。


DW: 在台灣那些山周圍有軍事防禦嗎?顯然他們有廣闊的守衛,如果那裡有很多資產的話。

BF: 是的。當中國(大陸)入侵台灣的時候他們的大計就是從山後面帶著黃金快速溜走。

DW: [笑]

BF: [笑]說回到那個話題....

DW: 國民黨從中國退到台灣。


BF: 當時的西方世界,我們叫他們西方寡頭政治集團,計劃從所有私人手中把黃金都拿過來。

DW: 我們現在哪個時間框架?1938年?

BF: 1930年代。記住,1934年,羅斯福禁止私人擁有黃金。

DW: 對。據他說因為大蕭條和(拯救經濟的)需要。

BF: 是的。猶太人不想放棄他們的黃金。這就是他們被圈起來送到集中營的其中一個原因。亞洲人也不想放棄他們的黃金。這就是為何他們派日本人來帶走它們。

DW: 聯儲局方面,基本的想法就是羅斯福說的:每個人都要放棄他們的黃金。一些如果那麼無知的話仍然不知道這件事。聯儲局充公了所有人的黃金。即使你在銀行裡面有個保管箱,他們也會洗劫箱子拿走你的黃金。是嗎?

BF: 是的。他們現在也這麼做。

DW: 真的!

BF: 如果你有黃金在銀行保管箱還沒拿的話,現在就去拿。

DW: 噢。

BF: 無論如何,我們說回到歷史。

BF: 1944年,他們定下布雷頓森林協議。在這個協議中,以黃金作為支持的國際金融體系被建立起來。大部分沒有被西方控制的黃金都從市場上移除了。

DW: "從市場上被移除"是什麼意思?

BF: 拉黑名單,藏在山洞,埋在海底沉船裡。

DW: 你是說這些權益沒有計入創造出來的世界貨幣中。

BF: 沒有。從市場上拿走了。這是一個控制的問題。比如,泰國王室有很多黃金。它們不允許兌現,即使現在也是。波斯黃金在伊朗國王倒台後也同樣被運到了泰國。但再一次,我們還是說回那條線索。著重談談那個陰謀。我們回頭再說這些。

DW: 明白。

BF: 1944年,英國,法國和美國控制了全球金融體系50年。一個50年的授權。他們應該開發和使這個星球現代化。然而,羅斯福被下毒謀害。他沒有死。這是一次法西斯政變。軍事工業聯合體那些人,不發展這個星球,他們想要美蘇冷戰。這就是哥革/瑪各計劃的一部分。

DW: 對。

BF: 在1955年,不結盟國家,這是一個77國組織,包括中國,印尼,南斯拉夫,印度說這太瘋狂了。我們不想成為冷戰的一部分。他們對亞洲財富有歷史上的權利。

DW: 是不是大部分亞洲國家都參與了不結盟運動?

BF: 是的,幾乎所有。

DW: 南美如何?

BF: 是的。很多國家也在其中。巴西是不結盟國家的其中一個。

DW: 非洲呢?

BF: 非洲仍然是一個代理殖民地。

DW: 好的。

BF: 關鍵是這77國,我現在沒有名單,但包含了星球上大部分人。不計蘇聯和北美-歐洲的人口。他們說想要為支持亞非的馬歇爾計劃提供資金,來使這些地方現代化。

DW: 這是不結盟國家想要的。

BF: 對。他們集中他們的財富來支持這計劃。

BF: 那些要深究的人可以查找一個國際條約。它叫Hilton Green Memorial 希爾頓格林紀念碑。

DW: 對。我看過你說的那個條約。

BF: 這是他們想要支持馬歇爾計劃發展亞非和世界其他地方的條約。

DW: 他們有作為資產基礎的在泰國的,被拉黑名單的黃金?

BF: 是的。所有這些資金的簽名人是印尼總統蘇加諾,他碰巧與至少在亞洲的大部分王室家族有聯繫。

DW: 哦,所有為何就是印尼。因為他與這些人有血緣關係。

BF: 是的。他們指定他為簽署人。

BF: 當古巴導彈危機到來,世界幾乎走進核戰,一個叫本傑明.弗裡德曼的人走了出來。他基本上認同這個瘋狂的哥革-瑪各計劃。在美國,肯尼迪和很多人說:得了吧,這太瘋狂了。我們不做這秘密社團的狂熱分子。他同意與不結盟國家合作結束冷戰,支持亞非發展。為了讓軍工聯合體的人高興一下,他打算派人登月-做這類事情。

DW: 本傑明.弗裡德曼揭發了古巴導彈危機的內幕?這是你提及這件事的原因?

BF: 他說他們嘗試搞這場戰爭以讓他們接管這個星球。有很多相關的證據。

BF: 肯尼迪從印尼得到了黃金。他發行肯尼迪債券和票據,就是由美國財政部控制的美元,不是美聯儲控制。

DW: 那就是11110號總統令?

BF: 對,差不多。

BF: (肯尼迪)被殺了。然後蘇加諾從權位上被趕走。

DW: 被誰趕走?誰趕走蘇加諾?

BF: 被西方。被軍工聯合體。被陰謀集團。被那些擁有美聯儲的人。這些Sabbatean。


DW: 亞洲社團難道不能指派一個新的簽署人把黑名單的資金拿回來,創立能和美元抗衡的新貨幣嗎?

BF: 他們沒有那樣的軍事力量。

DW: 噢。

BF: 他們做的就是轉入地下。他們沒有簽讓任何東西。

BF: 蘇加諾的侄子,他現在已經簽字把權利讓給我們了。我們待會再談。

BF: 在1968年,他們搞出一個冒充的繼承人,一個假冒的簽署人。

DW: "他們"是亞洲社團?

BF: 不,不。是指亨利.基辛格,洛克菲勒和所有這些人。布什家族,那些躲在謀殺肯尼迪幕後的人。就是那些Sabbatean陰謀集團的成員。

DW: 他們搞出一個假冒繼承人來幹什麼?

BF: 他們偽造權利來使用那些錢作為發行貨幣的基礎,創造美元。他們對85%的世界黃金沒有歷史權利,這是屬於亞洲的,但他們偽造權利。他們偽造文件聲稱他們有這個權利。

DW: 所以他們想在布雷頓森林會議召集前遣返這些他們從市場上拿走的黃金。

BF: 一些黃金由國際商業信貸銀行,大通曼哈頓銀行,黑鷹信貸和其他這些組織洗錢洗出來。就是這些非法從亞洲洗出來的黃金為那些黑色行動和各種秘密事情提供資金。

DW: 那這就要回到你說的1930年代,日本軍隊從國民黨那裡沒收黃金。

BF: 是的。那些黃金送到菲律賓或者日本。首先送到日本,然後當它變得可疑(iffy)的時候,他們就運到菲律賓。

DW: 現在那些不由美聯儲代表那些國家以任何形式擁有的黃金,就是被私人貯藏的完全未計入賬的黃金。

BF: 它們被藏起來了。有大約125個已知的收藏的地方。

DW: 噢。

DW:  我們討論的是多少噸黃金?這些黃金有多少?

BF: 我被告知的是。我們被告知的歷史上已開發出來的黃金可以填滿一個或兩個奧林匹克游泳池....這完全是謊言。市場外的黃金至少9或10倍於官方可交易的黃金。

DW: 天。

BF: 其中的一些,正如我所說,被CIA之類的洗出來給各種事情提供資金。現在,我想離一下題。我聯絡的其中一個亞洲秘密社團越戰期間在"金三角"一帶活躍。

DW: 哪裡?

BF: 那是中越之間的一個區域,他們當年在那裡製造海洛因。

DW: 哦。

BF: 他們把海洛因賣給CIA。然後CIA賣海洛因來支持他們的黑色行動。

DW: 比起他們本來支付,他們有頗高的利潤。

BF: 這是不受政府控制的大生意。那些亞洲社團聯繫他們的老CIA聯絡人。他們問:你們這些人到底在幹什麼?為什麼你們要散播疾病,嘗試打第三次世界大戰?所以很多這些CIA的壞人都站出來,開始幫助我們。這真是一種諷刺,但仍然歡迎他們。

DW: 可能他們想避免死刑,對不?[笑]

BF: 他們意識到他們一直被虛假的反共主義愚弄了。他們不喜歡被愚弄和利用。

DW: 我和一個曾在CIA工作的人談過,他實際上也幫助其中一位近代美國總統進行可卡因走私。他向我解釋一些細節,為何他們覺得有必要嘗試控制可卡因的流動的背後基本原理。他們有這些合理化理由。"我們不想人們死於壞可卡因。""如果我們能控制可卡因,我們能準確知道它流動到哪裡。"

BF: "另外我們還有這些瑞士銀行賬戶和所有這些金錢。"

DW: 對,正確。

BF: ...(這些理由)給你的良心加一點潤滑劑。

DW: [笑]

BF: [笑]

BF: 無論如何,我們還是回到主題上。1994年,布雷頓森林的授權過期了。

DW: 是的。你說這是從1944年開始的60年期委任。

BF: 一個50年期的委任。之前,他們從外幣存款,蘇聯的美元外幣存款那裡偷錢。

DW: 不好意思,我想問個愚蠢的問題。你說1944年,但二戰結束於1945年。

BF: 布雷頓森林會議在1944年。他們已經知道二戰結果是什麼了。這是公開的歷史。布雷頓森林是一個公開的秘密。

DW: 你說授權在1944年之後50年過期了。

BF: 是的。授權沒有更新。


BF: 他們說:嗨,法國,美國和英國。你們沒有使這個世界現代化,你們沒守承諾。

DW: "他們"是指誰?

BF: 是指所有其他國家。記住,200個國家仍然有主權。

DW: 於是他們不得不批准協議更新。他們不得不未經簽署而認可(延長授權)。

BF: 是的。所以從那時起在世界金融體系的最高層面上沒有真正的協議。

DW: 所以為何改變不加速的唯一原因是他們沒有軍事實力來對此做點什麼。

BF: 這是其中一部分原因。克林頓總統,他開始...這些人在想:我靠,我們剛想打第三次世界大戰殺了這些人以使我們走出這個泥潭。克林頓開始允許100倍槓桿。100倍投機。所以每1美元,你可以買價值100美元的東西。如果它從100升到200元,那麼你這1美元(本金)就增長百倍了。他們把金融系統轉變為極端的賭博。

DW: 他們有沒有用從國民黨沒收過來的黃金來支持這些做法?

BF: 是的。他們沒有任何合法的儲備,但他們無論如何要一路走下去。1998年,中國向美聯儲提出請求。他們說:你要把黃金還給我們。"我們有這些合約。我們給了你黃金。60年過去了。把黃金還回來!"

DW: 為什麼他們多等了4年?為什麼是1998年?

BF: 1938年,7首滿載黃金的軍艦從中國駛回美國。

DW: 哦。

BF: 有很多次運載,但在1938年,7艘戰列艦把中國黃金從中國運回美國,避免被日本人拿走。他們給中國人這些美聯儲債券,承諾60年後把黃金還回來。

DW: 有沒有歷史記錄?

BF: 是的。中國有詳盡的文件,這就是為何會有整個訴訟。

DW: 有什麼文檔是公開的嗎?

BF: 在那場訴訟中將會公開,一旦訴訟開始就會公開。我看過很多圖片。我不清楚,我不是閱讀這些難懂債券的專家,但...

DW: 但作為一個金融記者你一定與經濟學家有聯繫。一般西方經濟學家知不知道這些1938年的黃金運輸?

BF: 是的,這將會是新聞頭條。我肯定如果你查找一下新聞檔案,你會找到這個故事。

DW: 很好。

BF: 這是你可以找到的。去查查檔案文件吧。我肯定你會找到關於中國黃金被抽空的故事。

DW: 所以這是美軍為保護國民黨黃金不被日本軍隊拿走而乾的。

BF: 是的。

DW: (日本方面)也就是羅斯柴爾德。

BF: 我們暫且放下不表。

DW: 好的。


BF: 關鍵是1998年,黃金的中國所有者要求美聯儲說:把黃金還給我們。美聯儲的人爭辯說他們不需要歸還黃金。因為他們在1970年代給了毛主席一堆黃金,當時美國與中共更新了關係。

DW: 你能不能專門解釋一下...."一堆"?指的是什麼?

BF: 我相信是20萬噸。

DW: 天。但20萬噸黃金就能裝滿7艘軍艦?

BF: 這就是關鍵所在。他們吃虧了。(lost the case)

DW: 是的。

BF: 聯合國國際法庭說:你們這些人必須把拿走的黃金還回來。他們說:好吧。他們應該歸還的第一船黃金應該在2001年9月12日出發。

DW: 天啊!

BF: 當然,正如你所知,世貿中心在9月11日被炸倒了。在地下室的黃金不知所蹤。坎托·菲茨傑拉德證券公司,就是那間負責文書的工作的公司,也被炸了,600個雇員全部被殺。

DW: 在世貿中心7號大樓?

BF: 不,在其中一座雙子塔上。7號樓,就是金庫警察和所有這些人所在的地方,也被炸掉,全部的文件被燒毀。基本上,他們意思就是:我們不會歸還黃金!

DW: 這導致一個推論,如果在世貿中心建設的時候就付了錢,我相信是1970年代建的,是嗎?

BF: 你看,我不是想....有大量的證據。布什總統的兄弟負責世貿中心保安。那裡進行著很多基建。

DW: 我在為聽眾著想。我們現在談得很快,有些事情讓聽眾們如墜霧裡。當他們聽到這個事情會很頭暈。你在揭露一個絕對是難以置信的,顯示出比其他電影更咄咄逼人的,我曾聽說過的世貿中心為何倒下的原因。大量的黃金藏在世貿中心地下,他們偷偷拿了出來,我猜通過某種路軌或者其他什麼,用火車裝?

BF: 它們被運到加利福尼亞,然後我相信又運到巴拉圭。

DW: 天。那麼中國一定知道他們被耍了。當他們看到世貿中心倒下,一定馬上起疑心。

BF: 他們當然知道。他們說:這些王八蛋不打算還錢。他們要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

DW: 啊!

BF: 他們把這個假冒的反恐戰爭的美軍預算增加5倍。

DW: 是的。你知道那個《愛國者法案》,5寸厚的文件很不自然地擺了出來。

BF: 是的,這與納粹憲法沒有分別。

DW: 天。

BF: 更為重要的是他們...有很多與之相關的內部證據。他們這個計劃用來再次開始這場哥革與瑪各的末日戰爭。這次的計劃牽涉到一個伊朗和以色列之間有限制的核戰。他們將利用這戰爭作為一個藉口,在7國集團裡面實施軍事管制。

DW: 當這個被計劃進行的時候,你說的是什麼時間框架?

BF: 他們嘗試了很長時間,從2001年甚至更早之前。

DW: 現在來擺個棋盤,我們正處在後911時代。中國知道他們被耍,這些黃金再一次被偷走。中國想拿回黃金。同時,美國洛克菲勒派系....

BF: 他們建立了他們的武裝。他們嘗試把西方國家變成完全軍事化來準備第三次世界大戰。

DW: 他們想幹什麼?他們想削減人口,並消滅中國人?

BF: 他們不想失去控制權。他們不想失去權力。他們仍然有著他們的彌賽亞,法西斯,邪惡狂熱的註定要統治人類的信仰。以色列報章公開把中國,俄羅斯,伊朗稱為瑪各,5國集團和7國集團就是哥革。他們想讓所有這些國家自相殘殺,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我看過一幅地圖,他們想把中國分為6個國家。

DW: 就像分割為小國。

BF: 那是後三戰的時代。五角大樓完全明白他們的劇本,如果他們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90%的人口將死亡,包括他們大部分人。所以他們不願意乾了。他們不斷阻止對伊朗的攻擊。他們阻止以色列空襲。他們入侵格魯吉亞阻止以色列從那裡攻擊伊朗。他們不想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因為他們明白這太瘋狂了。

DW: 你現在是說(2008年)南奧塞梯戰爭?

BF: 是的。這是以色列空軍基地用來攻擊伊朗和開始整個計劃的。

DW: 哦。

BF: 簡直是發瘋,但證據就擺在你眼前。正如我所說,以色列報章《國土報》公開談論,明擺出來說的。現在的事情是反陰謀。他們派這些人兌了美聯儲給他們的一百萬億美元債券。

DW: 你意思是那些亞洲秘密社團?如果被送回他們能控制足夠的黃金,這將會是數千萬億美元,這在法律文件中有提及...

BF: 是的。

DW: 他們給這些人裝了個圈套....

BF: 與CIA一同,他們曾經在東南亞合作過。

DW: 他們不想讓這些當權者操縱局勢。

BF: 是的。他們意識到他們的瘋狂和無能。他們(CIA)比這些人低一個級別,並知道他們瘋了。

DW: 我們會把這次談話轉成文字放在我的網頁上,我將為人們加上一些視頻和Bloomberg.com上的原始文章。這顯示出主流媒體,在一個有限的程度上,因為幾乎沒有人接觸到這個故事,說這些人在意大利邊境被扣留,我相信他們手持1934年的1345億美元債券。對嗎?

BF: 是的。

BF: 現在這點很重要。當他們嘗試為這件事創造虛假信息時,你需要讓人們明白幾件事。

DW: 好的。

BF: 那些人的名字...我與他們兩個人談過。山口和渡邊。我牽涉進去,因為我被P2共濟會lodge拜訪過。我與逮捕他們的意大利國庫警察談過話。首先,他們說債券是偽造的,但是山口和渡邊都沒有被捕,他們被釋放了。然後意大利人說審問過他們,但沒有審訊記錄。沒有這些被官方沒收了的債券的記錄。我們有證據表明貝盧斯科尼總理想兌現它們。我們有證據表明潘基文,聯合國秘書長,走出來說:我們給你1億美元滾蛋,忘記了這件事。[David注:這是不正確的。Keenan在這篇博文發出後給我發郵件說是Giancarlo Bruno想一次過付1億美元]

DW: 天。

BF: 我們也有達沃斯世界論壇。換句話說,我們可以證明聯合國秘書長,聯合國,達沃斯世界論壇和貝盧斯科尼總理所有這些人都牽涉到這起盜竊。這是可證明的案件。這些人被跟蹤。他們被錄音和攝像。這全部在法庭上可證,這就是為何我們要展開這次訴訟。

DW: 但我們要澄清一件事。這些債券由美聯儲是1934年發行。但在1934年,他們肯定如果中國想用這些債券,兌現的時候他們就敗露了。

BF: 是的。有一些故意的印刷錯誤。他們的數額是天文數字。你要明白世界上有兩個金融系統。在書本上的資料說,根據官方政府統計,世界GDP是63萬億美元,對嗎?

DW: 嗯。

BF: 然後這些債券應該價值371萬億美元。這就對不上了。

DW: 什麼債券價值371萬億?

BF: 由龍族(Dragon Family)持有的總數。85%的世界黃金和財寶。它們就估價這麼多。

DW: 好的。所以這些就是布雷頓森林之前被拉黑名單的財富。

BF: 這就是蘇加諾的侄子給我們委託書來起訴的事情。

DW: 這份委託書特別交給了Neil Keenan,正如你文件所引用的那樣。

BF: 是的,還有Keith Scott。 就是說:你們這些人偷了不屬於你們的黃金和財富。這起訴訟讓那些掌管世界金融系統的人害怕的是,他們現在有合法的權利打開"黑色屏幕"。這是秘聞。你要記住,95%的世界金錢只存在於電腦上。只有5%以現金形式存在。

DW: 就好像大部分人的銀行賬戶那樣。除非你取錢,否則只是在電腦上。

BF: 是的。否則你只有一本印有數額的賬簿。

DW: 是的。

BF: 有一些高級代碼允許你輸入....你經過一些秘密的過程,輸入登錄代碼什麼的。然後你輸入10億美元數字,OK,你有10億美元了。如果你手上有這麼好的東西,你就能明白為何這些人不肯放手。

DW: 這些人是指西方權力集團。

BF: 不只西方權力,還有在西方權力上面和背後的Sabbateans。我說的是洛克菲勒,羅斯柴爾德和所有這些人。

DW: 所以這些黑色屏幕是由布雷頓森林創造的同一個金融體系的一部分。

BF: 這是當前的版本。這可能是所有金錢藏於其中的終極高科技電腦網絡。問題在於最上層沒有人負責,沒有協議,不同的組織開始創造荒謬的金錢數字。我聽說他們已經把幾個quintillion那麼多的美元輸入進這個系統。(譯注:quintillion,在美法指百萬的三次方,在英德指百萬的五次方)

DW: 我也聽說過。

BF: 這比現實世界經濟還多33個數量級。所以這個系統壞了。 在最高層面中出現數學故障。

DW: 我曾聽說過的其中一個內部消息是...這是我之前從來沒有公開的,但這很重要。我對布雷頓森林會議結果的理解是,中央銀行禁止直接與另一間中央銀行交易。他們需要有持債的民間中介人,就是那些在自己私人賬戶裡保管著這些權益的人。布雷頓森林其中一部分是這些人應該存起80%的收益,因為這些錢是無中生有的,用到人道援助的項目上。你同意嗎?

BF: 我聽說過一些關於這件事的消息。我知道至少有幾個人做著政府間的交易。我知道國際清算銀行裡面其中20個人被授權做這種事。我直接跟他們談過。

DW: 是的。

BF: 問題是如果他們打開這些屏幕,現在我們有登入代碼了,他們就會知道這些錢大部分沒有用到人道主義的意圖。它被偷去了用作軍工用圖。

DW: 當你說"打開黑色屏幕",這與你稱之為來自印尼蘇哈托的Maklumat賬簿(Book of Maklumat)是相同的東西?

BF: Maklumat賬簿是幾個物質賬戶入口之一,允許人們打開這個一團糟的東西,證明那些錢被偷了。

DW: 它只有一份副本?

BF: 不,在世界各地藏著很多副本,因為這是如此敏感的事情。

DW: 誰有權審判這些人?這是其中一個問題。

BF: 這就是問題所在!我們身處某種未知領域。我們現在沒有任何架構。聯合國由一班黑幫來管理。很多世界領導人都被收買或者敲詐來服從這些人。現在的事情是我們進入某個真空區域。我們需要建立新的架構,新的系統,新的管理這個星球的方法。

DW: 但如果歐元和美元崩潰了,人們將非常憤怒,那些改變將會很快發生。

BF: 歐元已經破產了。你看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它應該是地球上最高的金融實體,它說他們沒有錢了。

DW: [笑]真可怕。

BF: 當年俄羅斯破產,IMF拉了他們一把。現在所謂的IMF沒有錢了。因為他們沒有合法的授權。這在1994年已經過期了。他們只不過是一班聲稱有權的人。沒有人給過他們權利。

 DW: 這表示這些你提到的不結盟國家,他們不再接受在電腦上創造出來的泡沫金錢。他們不接受那些權益?

BF: 全都拉進黑名單,置於系統之外。那就是為何美元還沒....美國還沒有惡性通脹。那些錢沒有被放到系統中。否則,所有這些由美聯儲宣布的數字....如果你算一下,就知道應該有惡性通貨膨脹,但卻沒有,因為那些錢不允許進入系統中。這是一團糟的,但這裡有個關鍵點。創造金錢,在某種程度上就是一個我們作為一個種族未來將會幹什麼的決定過程。它被宗教狂熱分子控制了,他們想實行舊約聖經的預言。這真是瘋癲又令人難以相信。我們大部分普通人,比如美國小姐候選人,或者你在街上找個什麼人,會說:結束貧困,停止環境破壞,使每個人富足和快樂。諸如此類的話。這不是火箭科學。我們想要的未來不是當前這些領導人腦袋裡想的那些。他們想打第三次世界大戰殺掉40億人口,用精英統治奴隸。我們不想要這些!

DW: 在這個訪談中我們透露了一些我之前沒有公開聽你說過的事情。那些黃金的數量...所有羅馬帝國沒收的,從那些古代的地方搶過來的。然後黃金不知怎麼地流向中國,因為絲綢貿易,這個那個,鴉片貿易。

BF: 是流向亞洲。通過香料,絲綢,陶瓷....

DW: 是的。可以有大量的黃金可以使我們回到金本位制,這樣貨幣就綁定於真實價值上。

BF: 金本位的問題,如果你與那些...有個支持我們的組織,他們是那些曾經控制黃金的人。他們關心的"黃金法則"就是:誰有黃金,誰定規矩。

DW: [笑]

BF: 對硬通貨來說(金本位)真不是一個可行的方案,如果你問我。

DW: 在理。

BF: 我個人支持我們需要多個不同的有某種未來的計劃職能的組織。不管他們做什麼都要以存在於真實世界的事情為基礎。要有你無法逃避的現實紀律。如果你種小麥,小麥就存在了。然後你就能寫一張收據,說:這是小麥。但是,如果你寫一張沒有任何東西作為支持的收據,那就什麼都不存在。這就是事實的本質。我80年代來到日本,當時日本首屈一指。這是一個未來的國度。他們有這個星球上我所見過的最好的體系。他們有經濟企劃廳。他們會寫一個5年計劃說明要做什麼。每個人都被咨詢。人們說想要更多的道路,更多的下水道,更多的學校,一個空間站或者其他。然後他們會草擬規劃。日本中央銀行四處奔走,計算他們需要印多少以現實物質為基礎的紙幣,而不引起通脹。以現實的物質為支持是指不動產,黃金,大米,任何現存的東西。然後由私人企業落到實處。他們數十年來有快速的經濟增長,每年接近10%。他們有發達國家中最小的貧富差距,可能是地球所有國家裡最小的。美國人到來,威脅並強迫他們拆除這個體系。這就是過去23年他們經濟停滯的原因。中國仍然使用老日本相似的體制,這就是為何他們仍然有快速經濟增長。

DW: 哦,好的。

BF: 我意思是你需要一些選出來的人,因為他們聰明,通過了考試,應給予一個能以現實的方式來貫徹人們的願望的任務。所以人人都說:"這是我想世界5年後變成的樣子。"然後這些人嘗試通過集中在數字和其他可被完成的事情上把它實現出來。我不是說我們想要一個整個星球的單一規劃機構。我是說可以由許多相互矛盾的組織中的其中一個嘗試創建未來的新計劃。CIA以及我跟他們交談的人,還有幫助我們的羅斯柴爾德派系如果想幫助我們,他們想有自己的新離岸中心,在那裡他們可以為這個星球實施他們自己的計劃。那是沒問題的。[David注:Fulford澄清這隻能在他們進行不傷害這個星球和人類的前提下才被允許,並且他們應該被小心監控]

BF: 我不認為我們需要一個中央控制網絡。但我們確實需要確保存在的任何事情遵守現實紀律。它需要以真實存在的實物為基礎。這個系統應該是如果某人用一塊木頭雕刻成圖騰柱,他們才能創造出金錢。

DW: [笑]是的。

BF: 而不是一些人用一台電腦,或者一些強大的寡頭政治家用一台電腦輸入幾個數字,舉止像神那樣,而這就是我們現在的情況。另一個事情是,如果你看一下現實情況,事實是歐洲國家,美國和澳大利亞從世界其他地方索取的要比給予的多。

DW: 是的。他們唯一出口的就是"金融產品",基本上就是泡沫財富。

BF: 還有武器。

BF: 美國仍然有世界一流的大學。他們有聰明,受良好教育和勤奮的人口。他們還有以所謂國家安全為藉口而壓製的高科技。所以如果我們能把美聯儲的這些人渣趕出來,解放人們,那聞所未聞的繁榮潛力就在那裡。都準備好了的。但首先,我們不得不讓舊系統崩塌。這些人不打算靜靜地離開。他們還在威脅要打仗。他們仍然嘗試攻擊伊朗。我有報告說他們正在東京離岸海床部署核武器發動另一次海嘯。

DW: 天。

BF: 他們一直忙於各種陰謀詭計。我們要阻止他們。

DW: 你先前說其中一支開始活動執法武裝是五角大樓的,由於你已展開這個訴訟。五角大樓的好人在某個時候可以進行大規模逮捕,正如你所說,用槍指嚇那些我相信大部分的眾議員和參議員。因為這些人都在梵蒂崗銀行有私人賬戶,他們都被收買了。

BF: 是的。

DW: 你也談到一直控制傳媒推行這一議程的五大媒體企業的總裁。這些人正準備在某個時刻進一步行動,是嗎?

BF: 他們還不太肯定下一步做什麼。這是問題所在。有太多的困惑。就好像說:"好的,現在把這些人抓進監獄",然後又問:"好了,現在怎麼辦?"還沒有一個下一步要做什麼的連貫計劃。Keenan和他的同志們有他們的想法。我有自己的想法。其他人有他們自己要推行的計劃。儘管如此,但我相信,是的,你需要徹底剝奪這些罪犯的權力。把他們軟禁起來。你不一定要把他們抓進監獄。他們大部分人...這是其中一個系統。我不知道你看沒看過那套電影《蝎子王》。電影講述主角走上金字塔頂,用劍擊敗那個傢伙,在階梯頂展示他的首級,每個人都向他鞠躬,"哦哦哦哦哦"

DW: [笑]

BF: 大部分這些人習慣於那個金字塔制度。如果頂層易主,他們就自動跟隨新計劃。他們說:嗨,我只不過跟隨法老而已。

DW: 是的。

BF: 所以這可能是一個你不需要把其他人投進監牢的系統,你只需說:我們現在改變計劃了,有一個新遊戲。現在不要蓋什麼金字塔,你們去蓋大學吧。他們說:好的,乾吧。 但話又說回來,有很多無能的匪徒就在權力的最高層,他們不應該待在那裡。他們不知道如何管理一個國家,他們不知道如何管理一個星球。 他們不適合那工作。我尤其指奧巴馬。他的記錄證明了一切。

DW: 我認為他被他身邊的壓力團體摺疊了很多次。

BF: 他只是一個傀儡。那是事實。我們盡快需要的是一個公開的辯論。我們想讓每一個人蔘與進來,這樣我們才能問:我們下一步要幹什麼?這是除掉舊系統的一個要素,但如果你什麼都沒準備,那你將以混亂告終。以文明的失落和秩序的崩潰而告終。這是我們全部同意不想要的結果。一定要有一個朝向更好地管理這個星球的方式的過渡,不是毀滅,而是建設。

DW: 我在這裡不想做什麼惡魔的擁護者,但亞洲秘密社團和不結盟國家已經施加了壓力。正如我們的訪談,11月28日,新聞說歐元堅持不了10天。我們沒有太多時間來做那些決定了。當這些崩潰的時候人民將會蒙難,你們顯然在幫助設計最終的崩潰。

BF: 不幸地,因為美國,華盛頓,華爾街和歐洲的當權者非常頑固,他們就像希特勒在二戰結束時那樣:"我從權力寶座走下來之前將先讓德國崩塌。"依目前來看,美國和歐洲將有一個嚴峻的寒冬。這些人不打算和平安靜地離開。他們不同意我們需要在如何管理這個星球上來一次根本性的改變。這就是為何將會有一個寒冬,除非你趕快把這些人趕出去。

DW: 他們打算進行難以置信的強大虛假信息宣傳,使盡渾身解數讓你變得像一個傻子,那麼你說的所有事情都是謊言了。

BF: 當然!

DW: 他們會說如果這個(亞洲秘密)社團成功了的話,就是世界新秩序,就是光明會,就是法西斯主義,就是軍事管制,聯邦應急管理局營地和所有他們嘗試做的就是讓人們害怕。那麼你如何回擊?

BF: 現狀比宣傳的要更猛烈。他們想說什麼就讓他們說吧。他們可以說:我現在有1quadrillion美金(譯注:百萬的四次方),1quintillion美金啊,看,在我的電腦裡。"然後試著花出去。會發生什麼?你有多少能耐?布什嘗試逃跑到巴拉圭,他們阻止了他。當他拿出他的黑卡(譯注:額度無上限的信用卡)或者其他什麼,去到商店,店員會說:抱歉,你買不到任何東西。一旦資金被凍結, 他們就會成為街上的垃圾。而資金正在被凍結。

DW: 現在你說五角大樓內部對何時或者是否進行大規模逮捕還沒有共識。

BF: 我不知道。我所知道的是這些五角大樓的人一直告訴我他們等待著這個訴訟作為觸發點。現在很多人都說:"好吧。我們明白這個系統腐敗和破損了,但我們不太肯定下一步怎麼辦。"有很多幕後的談判和四處奔走。照目前的情況,不幸地似乎在這些人的思想足夠地集中在他們準備開始建立新體制,新協議來分享這個星球之前,事情會變得更為混亂。

作為一個操作原理我的基本想法是西方和亞洲文明需要從一個剛好50/50的交易出發,強調不管怎樣我們都在(崩潰了的)舊體系上面開始建設。我們不想,突然地,歐洲和美國人聽命於亞洲人。亞洲人也討厭被歐洲人使喚。我們需要有一個論壇來達成共識。我們雙方都要同意,"是的,這是一個好主意。"建一個太空殖民地如何?"是的,好主意。"

DW: 所有伊斯蘭國家在這個50/50里面屬哪一邊?

BF: 伊斯蘭國家基本上和我們一起,除了一些仍然被假裝成穆斯林的狂熱分子控制的殖民地。本質上,他們很害怕有卡扎菲那樣的下場,所以他們保持低調,但他們本質上和我們一起。

DW: 好的。

BF: 我們現在真正需要做的是讓猶太人明白到他們的領導人,他們大部分人,是瘋狂的狂熱分子。他們不應該允許這些人代表人民說話。就是同一幫人躲在大屠殺的幕後,你知道嗎。

DW: 是的。這個暴行對太令人驚奇,多數人的思想無法適應。

BF: 正確。 這正是他們所指望的。對多數人來說這陰謀太大致使思維適應不了。但所有事情是可證明的。

DW: 對。

DW: 我們結束這個採訪前有件事情我想確認,就是這份法律文件的描述。這個檔案上的法律事務所是Bleakley,Platt and Schmidt LLP,白原市,紐約。背後的第一代理人是William H.Mulligan,Jr。我上過他們的網頁。他們確定是一個非常誠意的法律事務所。我還沒有打電話給他們,但我計劃打電話給Mulligan,問一下他來證實這個訴訟是不是真的。

這是一份超級複雜的文件。有很多數字,檔案和姓名。我仍一直收到人們大量針對你的可憎評論。我希望這份文件會大量緩和那些關注,因為它太廣泛了。

BF: 你要記住。那個訴訟背後的人是一個在西方支持朝向一個更瘋狂的國際金融體系邁進的組織,他們並非唯一的組織。很多人知道有些事情需要被完成。正如我說,這是當前的形勢。我的理解是混亂是最好的詞彙來形容當前西方世界的領導圈子所發生的事。我會把日本也包括在內。有很多混亂。人們不知道下一步怎麼辦。進行許多公開討論和真相揭露實在是重要,這樣人們就能作出知情決策。我認為不應該再閉門造車了。我認為應該公開給公眾。如果人們有什麼具體的認為我不是錯了就是瘋了的問題,我很高興回答一下。 對誹謗的回應毫無意義,但如果有真正的辯論,我很高興聆聽。

DW: 當我對這份文件做我的調查時,我最大的關注,也發表在你的論壇上,就是在第33章,有一段關於世界經濟論壇的8個句子。當我關注這份文件是否合法時,我在維基百科上查找了世界經濟論壇。維基上的句子幾乎完全和法律文件上的一樣。

BF: 當然。寫這份文件的人說:好的,我們知道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因為有錄音帶記錄了一段和Giancarlo Bruno的談話,他是世界經濟論壇金融服務的領導人。所以我們有證據,適用於法庭的證據表明他們有關聯。這就行了,那麼世界經濟論壇到底是什麼?於是律師上維基百科複製粘貼了8句。當然,人人都會這麼做,甚至是律師在寫法律文件的時候。

DW: 我另外一個公開錯誤我想更正一下,就是在文件中提到的國際財富管理辦公室(OITC)。我寫評論的時候沒有細心地閱讀,我看到在這份法律文件中,OITC的合法性以及它宣稱聯合國憲章要受到挑戰。換句話說,他們攻擊OITC。在這之前,當你看到OITC的網頁,真是苦逼業餘。它讓我不得不在32位模式下裝載瀏覽器。那些視頻是用Power Point做的。網頁上有很多語法錯誤。簡直是個笑話!

BF: 是的,這是笑話。那個叫RC Dam的人,估計是被擺放上去的負責人,是柬埔寨的...他現在跑路了。人們不知道他去了哪裡。他被CIA提拔上去。只不過是掛名負責人。

DW: 如果你實際地查一下OITC,維基百科上的國際財富管理辦公室,你會發現這些人大量的騙局,假裝做OITC,據他們說持有世界銀行的權益,向斐濟行騙。他們宣稱要贊助斐濟數十億美元,顯然沒有實現。一個慣常的騙徒不會有這個臉皮嘗試去欺騙整個國家。

BF: 這些人大概意識到那些實際控制金融系統的人也是以欺騙為基礎。所以他們就有樣學樣。這是我的解讀。我想強調的是即使Keenan和Scott現在有授權書,他們也不應該負責管理這個星球。

我們需要一個涉及很多人的公開討論。這個討論將會在117個國家論壇上開展,摩納哥協議,同意設立一個新的金融系統。我們需要讓5國集團和他們的衛星國家參與到這些討論中,以便我們能盡快地提出新的全球架構取代腐敗墮落的聯合國,世界銀行,國際清算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以更能代表地球人民的組織來取代。我意思不是一個全球政府。我是說一套共同的規則來管理我們共同分享的星球,共同呼吸的空氣和共同利用的海洋。不是指某些中央集權的世界新秩序控制網絡。

DW: 對的!

DW: 現在進行著馬來西亞戰爭罪行法庭,裁決布什和布萊爾犯有戰爭罪行,這與117國聯盟有沒有關係?

BF: 沒有,這是人類覺醒的另一個標誌。他們厭倦了被這犯罪陰謀集團操控。但是,關於下一步要怎麼辦還沒有共識。無論如何,我可以這麼說。很多人支持我的觀點,成立一個新的國際經濟規劃機構來進行諸如沙漠綠化,恢復海洋生態,停止環境破壞。不是作為一個世界政府,而是簡單地作為一些組織來實行大的,長期的,大範圍的有益於人類和這個星球上的生物的計劃。

DW: 是的。我認為很多在這些組織裡面的人不想為壞人做事,他們想輓回顏面。

BF: 是的。他們全部都想拯救這個星球,所以一起努力吧。我要走了,但感謝你和我談話。

DW: 非常感激,Ben 。這是一次偉大的採訪。我支持並為你們祈禱。有另外一件事我想簡單說一下,關於世界財富管理辦公室。我公開做了一個錯誤陳述。當我回過來閱讀你們的文件,它清晰地表明這是一個欺騙性的組織,但聯合國也有錯因為他們允許這個組織繁榮起來而不是公開地駁斥他們所宣稱的憲章。

BF: 那是因為潘基文,聯合國秘書長,利用我們談到的欺騙性文件嘗試接管非洲國家,就正如他們嘗試使用同樣的欺詐文件來接管歐洲。

DW: 天。

BF: 他引用"7個家族"作為他的權威。這7個家族就是創立美聯儲的人。他們沒有任何權力。他們是一堆惡棍和匪徒。我們要踢他們出去!

DW: 謝謝你,Ben.

BF: 我不想留下什麼不愉快。我們真正需要做的是終結貧困,停止環境破壞,為這個星球和所有的物種創造一個偉大的新未來。

DW: 我們都支持你,我們期待著新消息。謝謝你,Ben.

BF: 謝謝。

DW: 好的,保重。

※中譯轉載自:http://qun2012.blog.163.com/blog/static/8944601520111123619475/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