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大家好,我是克里斯。

我從2013年開始研究非主流訊息,至今已告一個段落。當一個人已經漸漸了解了這個世界的情況,他就不能僅僅繼續停留在資料的研究,而需要再跨出一步,採取實際的行動去創造和成為自己想要看到的改變。現在我選擇了「凱史科技」作為我下一個階段投入的領域,作為我創造改變的支點和工具。

現在我已經把心力轉移到我新創建的《Plasma Lab:Keshe社群實驗空間》,而《地球未來》網站的資訊更新將會變少。

歡迎有興趣的朋友,與我一起投入凱史科技的學習和研究。或加入各地自發組成的凱史社群(台灣香港)。

另外,第一次造訪本站的朋友,建議先閱讀〈歡迎:新手引導〉補足相關的背景資訊,以便理解其他文章的內容。也提醒讀者:本站無法保證所蒐集之訊息的正確性,請自行評估求證。

2015年11月15日 星期日

現實與夢境

我們總以為,這個世界有著同樣的現實。因而那些未能與我們共享相同的視野與對現實的認知的人,就很容易被我們排斥或視為異類。

然而所謂的現實,恐怕是區域性、局部性,甚至個人性的。

我們人類有著如此強而有力的能力,去創造自己的現實。然而糟糕的是,很少人能夠真正意識到,自己是如何的活在自己創造的現實裡,是如何的創造了自己的現實。尤其是當人們聚集為一個群體,而進行了某種共同的創造時,這種自我創造現實的過程,又更難被其中的人們所意識到。

於是,我們反過來被自己所創造的現實所說服,將這樣的現實當成最終極的唯一真實。於是我們就陷入了自己所創造的夢境,困於虛幻的牢籠,並且深信著自己是清醒且自由的。

一個人如何醒來?我要如何知道自己是醒的?

這是我不時會問自己的問題。

而我想,除非,我們能夠真正清明的看見自己創造現實的過程,我們才能停止繼續為自己創造一層又一層,難以自拔的夢境。

也許我們今天創造了這樣的宗教,也許我們明天創造了那樣的政治理念,也許,我們已經習慣了目前的生活方式,而不再相信有其它的可能。
也許,我們已經相信了現有的價值觀念,而不再相信有其它的可能。

對我來說,這就是一層又一層的夢境。這個夢境之深,超乎我們的想像,到最終恐怕連我們自己的身分和名字都不是真實的。

在夢裡,有些人說他醒了,卻還鼾聲大作。

和平會到來嗎?我說,只要人們還受困在各自的夢裡而不自知,就不會。

我不敢奢望每個人都能醒來,更不敢說我就多清醒,但我只希望人們都能開始試著注意到,自己是如何的在沉睡,都能開始聆聽到自己的鼾聲,注意到自己是如何創造了自己的夢境。

然而,是醒是睡,你醒還是我醒?你睡還是我睡?要作分辨,得要先有個參考點。

這個世界的混亂,不在缺乏參考點,事實上,你會看見,有各式各樣的人,各種各樣的組織,提出不同的主張,爭相扮演你我的參考點。

你相信了他的話,他就是你的參考點,你相信了這個觀點,他就是你的參考點。以它為參考點,你認為你是醒的。但是,如果這個參考點本身也是個夢,你又該如何判斷?以夢境為夢境的參考,終究仍受困於夢境之中。

語言很好用,卻也迷惑人心。我用這句話指向那裡,或許於你是截然不同的方向。我用這句話指向那裡,卻只通往我創造的現實夢境中的地點,也許在你的世界裡,該處未曾或尚未存在。

所以我從不輕言「現實」二字,充其量,我只能定義我所看見的現實,至於你是否與我共享同一個現實,老實說我並無把握,事實上我我的感覺是,幾乎沒有人共享完全相同的現實。因此我認為我更沒有資格,要求任何人必須以我的現實為基準。也因此,我所說的話和所傳達的語言,從來就只能代表,我從我個人的現實所看到的觀點。

那麼,在一個由無數個人所創造的無數現實觀點所創造的夢境世界中,我們是否有可能找到一個可以安放生命,找到自身定位,甚至幫助自己變得清明,得以分辨自己是睡是醒,的一個絕對的、真正真實的參考點呢?

我想是有的。當我們有情緒、當我們有想法,哪怕是再怎麼真實的情緒,再怎麼有道理的想法,最終都只是夢境的一部份。

可是在情緒的背後,有一個可以感受、意識到情緒,卻從沒有情緒的意識存在著。在想法的背後,有一個可以觀看到這些想法,卻從沒有想法的意識存在著。他總是寂靜的看著一切的發生,看著情緒的來去,看著思想一個接一個的升起,卻從不發一語。

夢境可能是假的,但是意識到夢境的意識本身卻假不了。

當我們意識到這個意識本身,夢境與意識就自然的被區隔開來了。從這裡,生命找到了安放的根源。夢境才開始得以被辨認。

這時我們才真正成為夢境的主人,而非受困、迷失於自己所創的夢境中而不自知的無辜角色。

※本文由克理斯撰寫並刊載於《地球未來》網站,如需轉載請保留本行文字,並附上來源網址:http://non-mainstream-research.blogspot.com/2015/11/reality.html

熱門文章